BRI(国际清算银行)框架强调加强同级国家之间的关系和广泛的政策协调,促进无障碍贸易和稳定的投资环境。这些概念反映在以色列和非洲国家伙伴关系发展方面。非洲和以色列之间的合作不仅促进了BRI的核心目标,而且随着以色列专业技术和安全经验渗入非洲次大陆,也会让中国直接从中受益。这些重要地区在以色列的支持下更稳定,将会积极影响到在非洲有大量投资的中国经济。

从1957到1973年,以色列和非洲各国之间缔结了深入的外交和经济关系。然而因为阿拉伯国家施压和1973年的石油外交,这些外交关系暂时被中止了。从那以后,以色列的私营领域仍一直在非洲开发一系列的业务,引入水和农业技术。近来,多年来的商业发展终于成为弥补以色列与非洲国家之间几十年隔阂的外交和政治桥梁。这种发展形势部分由于安全环境的改善,部分也是因为整个中东政治力量变化的结果。

按照以色列外交部的说法,“在以色列开创精神和团结一致的背景下,以色列和多个非洲国家之间最近取得良好进展,部分因为双方共同利益混合作用的结果,部分在于政治、军事和经济因素。一直承受歧视和外来统治的人民之间享有一种共同的命运感。” 这里“外来统治”对以色列来说指的是犹太人在整个欧洲、俄罗斯和中东地区多个世纪以来被虐待和排斥的痛苦历史。

战略伙伴关系、多样化合作和成果

2016年7月6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开启了对非洲国家的密集访问,包括肯尼亚、乌干达和埃塞俄比亚。据报道内塔尼亚胡还非正式访问了非洲其他一些国家。内塔尼亚胡总理带着很清楚的认识来到非洲,因为安全方面的合作将对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和商业开发的重要工作形成补充。以色列总理会见了各国领导人并提议与非洲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使他们受益于以色列的科技:从农业和生物医学到战术安全。除了以色列有名的尖端创新方案,总理还带来了一系列从反恐到农业发展等领域的更多战略合作机会。

带着内塔尼亚胡总理的愿景,以色列整个夏天都在与非洲各发展中国家进行富有成效的对话。因此,以色列已经开始将其专业知识应用于解决基本医疗和安全问题,解决恐怖主义之类的外部威胁以及食品安全之类的内部威胁,这对非洲大陆来说大有裨益。以色列正在解决非洲国家的农业效率问题。对中国来说,这意味着许多领域的实际效益,从更安全的石油资源到中国工人更安全的生活环境以及在非洲人中更健康的市场。

在促进以色列政策制定者和非洲领导人之间进行更广泛的对话方面,内塔尼亚胡总理的非洲之行为在国家之间培养政策协调层面的重要论坛提供了催化剂。通过以色列的深入交流,结果已经显现出来。非洲农业产量显著增长和资源管理都非常成功,这也扩大了直接投资选择项并稳定了区域商业环境。

以色列-非洲关系如何得到加强?

随着内塔尼亚胡总理的访问,以色列外交部总干事多尔•戈尔德(Dore Gold)开启了第二轮非洲访问,开创了很多重要的里程碑意义的以色列-非洲关系。多尔•戈尔德取得的一些最具影响力的进展包括与几内亚恢复外交关系;坦桑尼亚在以色列设立大使馆;与乍得的高层会谈以及与索马里之间卓有成效的交流。这些都表明以色列在增进同级国家关系方面进展迅速。

通过在重要的非洲市场整合以色列的理念和技术创新,经济、国防和农业方面关系更密切可以为中国投资打造一个更稳定的环境。以下是一些已经在非洲大陆起作用的整合以色列方案的案例:谷物保护技术‘Mul-T Lock’、提供滴灌解决方案的‘Netafim’以及用于农业管理的‘Hazera Genetics’。

以色列和非洲大陆之间合作的改善为简化农业生产的物流协调铺平了道路,并在国家安全方面提前做准备。在创造一个更有活力水平的战略组织方面,以色列非洲合作阐释了实施BRI的核心目标,即‘同级国家关系’和‘政策协调’,如何能够为大家带来双赢解决方案。

对以色列来说,其中的双赢之一就是非洲次大陆国家中投票模式的转变。一些一直在联合国大会等国际机构投以色列反对票的非洲国家现在转投弃权票。内塔尼亚胡总理说“即使这个过程需要时间,毫无疑问这是一段漫长旅程的开始,改变在国际会议上自动多数反对以色列的过程,而这些自动多数的国家主要依靠这些非洲国家的选票。

两个重要事件表明非洲在与以色列之间的合作方面兴趣渐增。首先,在多哥总统Faure Gnassingbé的邀请下,以色列受邀参加了西非-以色列峰会,多哥、贝宁、科特迪瓦、加纳、喀麦隆和加蓬有可能参加。通过该集中于在技术和安全方面促进合作的峰会,以色列有机会在非洲实施资源管理创新方法,降低包括中国在内的投资国家的成本和风险。

第二个事件标志着以色列非洲更紧密关系的附加价值,即卢旺达-以色列园艺技术中心的建设。这是以色列外交部的“马沙夫计划”(以色列国际合作计划的希伯来语缩写)与卢旺达农业委员会之间的合作项目,将于2016年底完成建设。该中心位于基加利以西12公里,将作为农业培训的中心,引入以色列农业技术以适应本地需要,增加水果和蔬菜生产力。通过形成同级国家之间的关系和促进创新想法的自由流动,以色列也在增加农业产出和节水效率。通过加强伙伴关系,以色列正在帮助创造一个更稳定和更有经济活力的非洲大陆。

从经济影响到加强协调与合作

正如我们在SIGNAL关注#11中提到的,沙特阿拉伯逐渐向以色列开放,增进外交关系和安全协调,便于形成对中国投资更有利的环境。与以色列合作创造广泛合作平台的国家都享受到了以色列科技和创新的优势。而这又促进更好的表现,在以色列合作伙伴国家的经济数据中体现出来。以非洲为例,增加与以色列之间的交流也能促进在出口自然资源方面有更安全的路径,并增加基本产品和服务的国内农业生产。

以色列在非洲国家的安全和经济方面的贡献能够改善国际投资大环境。正如“一带一路”倡议目的是促进自由贸易和全面政策协调一样,以色列外交近期在非洲所做的努力与BRI的许多核心结构设想相吻合。在一具进一步发展更加稳定非洲,以色列的务实进入将为中国提供更多的附加价值,因为中国希望在这个次大陆上投资并实现其长期的跨越整个大陆合作愿景。

与中国的相关性?

中国一直致力于在非洲进行投资。根据去年秋天举办的沃顿非洲商业论坛援引的数据显示,中国在次大陆上的投资近年来从2008年的70亿美元飙升至2013年的260亿美元。此外,论坛还提到习主席在12月份向非洲提供了“巨大”的600亿美元贷款和援助计划。随着非洲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资源中心,成本效率、分配、食品和水的生产以及安全越来越重要。在所有这些领域,非洲与以色列创新思维的合作以及实际解决方案对中国市场呈现出巨大的附加价值。

一些最具影响力的项目已在进行中,包括在南苏丹创立的示范农业村,教授当地农民以色列的关键农业方法和技术,如何能够帮助羽翼未丰的非洲国家增加蔬菜产量。在以色列国内,北部的非营利机构“加利利国际管理学院”在过去20年间一直在培训尼日利亚军团。

与中以关系的相关性?

中国对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一直在增加,中国的企业和投资者会注意到以色列和非洲之间更好的关系将为贸易和投资创造更稳定的环境。以色列在水和农业技术方面的贡献会为中国集中经济合作的领域服务。通过它的影响改进非洲地区安全,以色列正在帮助未来的“一带一路”获得成功打下基础。简单而言,以色列在非洲的专业知识也是对中国企业在非洲大陆上需要的补充。

正如以色列在逊尼派阿拉伯国家中扩展外交关系,在对中国有利益的地区创造提升稳定和增长的环境,同样,以色列和非洲国家之间合作增多也会为中国在那里的权益创造更稳定的基础。以色列和非洲大陆之间关系的改善反映出同级国家之间关系的改善和更广泛的政策协调,这也是BRI最重要的两个宗旨。随着以色列与非洲国家加强外交关系和在国际会议上获得非洲国家的支持,中国和以色列之间的投资和政策协调也会更有活力、更加没有外交阻力。

值得注意的是,与19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不同,现在以色列已开始被穆斯林国家所接受。以色列与这些非洲穆斯林国家的外交成就已经产生了积极的结果。正如在波斯湾以色列外交关系介入的例子一样,与逊尼派非洲国家之间更紧密的合作会为以色列的参与增加途径,减少一直以来与穆斯林国家的传统冲突。在实践中,以色列与穆斯林非洲国家的交往会带来更广泛的与非传统伙伴之间的国际合作,同时减少其他与以色列关系密切国家的风险。所有这些因素都是中以关系进一步深化的好兆头。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