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日,G-Trip考察团继续考察行程,当日最重要的安排是与《人类简史》的作者——46岁的教授尤瓦尔·赫拉利展开深度交流。赫拉利凭借《人类简史》这本书一炮而红,这本书在全球多地成为最畅销书,在中国互联网的大佬们的圈子里,也常常获得推荐。而参与交流的大佬们,几乎都是《人类简史》的粉丝。

000

图:尤瓦尔·赫拉利在与G-Trip团员分享

在交流过程中,尤瓦尔·赫拉利介绍了人类的历史与未来,也谈到了新一轮的科技创新带来了新的危机与问题,以及我们是否可以在经典中找到答案,还是需要创造出新的故事来解答这些问题?

以下是《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与G-Trip成员有关人类历史与未来的分享,他还表达了对人工智能等当今热门科技趋势的解读(部分有删减):

提起人类,我们要追溯到10万年前,那个时候我们的祖先是不被重视的物种。那个时候各种物种都是一样,不管是大猩猩、金鱼还是我们。今天,人类已经成为主宰,未来也在我们手里。

今天我想与大家分享的是,我们如何从非洲的黑猩猩发展到地球的主宰的整个过程。我们在寻求我们这个物种成功的秘密,我很想去相信我们的物种具有独特性,是优于其他物种的。但是作为独立个体,我并不认为我们优于其他的物种。如果把我与一只黑猩猩都放在一个孤独的岛屿上,无法确定谁会生存下来。所以,人类并不是绝对优于其他的物种。

其实对我们来说,成功的秘诀并不是个体,而是更高层面的东西。具有灵活性的合作方式是人类成功的重要方式。像金字塔、长城、登月这些人类伟大的工程,它们并不是某个人的成就,而是成千上万人努力的结果。

自然界还有一些其他社会性的物种,比如蚂蚁、蜜蜂,但是它们的合作并不灵活,如果出现了新的危机,它们并不能马上找到新的体系来解决新的问题。比如蜜蜂,并不可以把蜂王赶下神殿处决掉,成立自己的共和国,因为它们没有基因层面的基础来进行灵活的协作。

也还有其他社会型的动物以更灵活的方式合作,但是它们不可以以大数量的方式合作,比如黑猩猩。它们的合作基于非常亲密的关系,比如你是黑猩猩,我也是黑猩猩,我需要在个人层面非常了解你,才会与你合作。而人类是不一样的,是独一无二,可以以巨大数量、灵活的方式合作,而且在陌生的情况下合作。一个人不一定可以打败一只黑猩猩,但是1000个人却可以打败1000只黑猩猩。

如果你把1000只黑猩猩放在华尔街,它们只能制造混乱的局面,但是把1000个人放在华尔街,他们会创造出非常复杂、灵活的合作方式。今天的活动就是人类协作的很好的例子。我此前不认识你们任何人,但是通过活动我却可以向你们阐述我的观点。

合作并不永远是令人愉快的,比如军队、集中营也都是合作的结果,而其他的物种没有类似的产物。

那么是什么力量使我们产生如此的合作方式呢?答案是出乎意料的——想象力。我们可以用想象力去讲故事,并让别人相信我们所讲的故事。大家只要继续相信同一个故事,就可以合作下去。这是人类独有的,你无法让一只黑猩猩确信,你死了之后就可以去黑猩猩天堂,那里有很多香蕉等着你。只有人类才会创造出这样的故事,并让别人相信。

人类之所以建立大教堂,是因为用同一个虚构故事可以让大家相信这个故事。不管是殖民,还是其他都是因为人们相信这个共同的故事。比如,在政界,国家是最重要的实物,但是国家只是我们脑子里虚构出来的东西,山河是实际存在的,国家不是客观存在的,这只是一个大家相信的故事。

在法律界,律师们创造出了人权的概念,这不是客观存在的,这是虚构的概念。人权不是客观存在的,你可以在一个人的身上发现心脏、神经元、荷尔蒙,人类有人权,但是黑猩猩没有所谓的“人权”,生物之间并没有差别,只是人类想象出来的东西。

在经济领域,最重要的概念是金钱和合作,这些都是虚构的。当你想到经济合作,到底什么是合作,这只是律师在法律上的虚构。公司并不是工厂、工人,是律师在法律上构建的概念。把一个公司的工厂毁掉,工人都解雇,但是它还是存在。

金钱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故事。如今90%的金钱只不过是电子数据,并非实体。金钱并不是实际的东西,你不能用它充饥。如今世界上最会讲故事的人是银行家、金融家。你可以拿着“没有任何价值”的钞票,告诉别人可以用它来买东西,只要大家都相信,这个故事就会继续存在下去。

有关金钱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它是全人类都相信的故事,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上帝,相信人权,但是所有人都认同金钱的故事。比如,ISIS占领了叙利亚、伊拉克某些地方的时候,他们会毁掉博物馆、商店,但是他们不会毁掉金钱。如果他们占领了一座城市的银行,他们不会烧掉美元。即使他们看到金钱上面印着美国总统的头像,他们还是不会毁掉这些钱,因为他们相信金钱的故事。

讲一个让大家都相信的故事并不容易,难点不是讲故事,而是让所有人都相信同一个故事。历史就是让大家相信这个故事,而不是相信另外一个故事。这就是我们会有无数的冲突与战争的原因。很多人认为人类会为领土、食物而战,与黑猩猩一样。很多真正是因为双方相信的故事是不一样的。比如巴以冲突并不是为了争夺土地,而是相信不同的故事。约旦河两岸有充足的土地供所有人居住,有充足的食物让所有人吃饱。但是问题是,他们的故事都是不一样的。

回想欧洲历史,欧洲曾互相残杀,这不是因为食物短缺或者土地不够。今天欧洲比较和平,不是因为大家的土地多了起来,而是因为他们界限划分的非常清楚了。欧洲人创造了一个新的故事就是欧盟,各个国家的人都相信同一个故事。

总结一下,人类可以统治地球,这是因为我们生活在双重的世界里。其他的物种只是活在客观的实体里面。我们也会在客观现实之中,但是我们还在此基础上构建了一些主观的现实,比如宗教。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发现虚构的现实对这个世界越来越重要。今天,这些实体可以存在下来都取决于这些故事,比如公司、银行等虚构故事的决定。

接下来我会介绍一些有关我对科技的观点。这些与科技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我们只有虚构的东西,这也会阻碍我们向前发展。你同时需要一个好的故事与好的科技。太强大的科技本身是不够的。人类发明了新科技,都会伴随新问题,会造成前所未有的危机与混乱。我们需要新的故事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200年前,我们经历了工业革命,人类掌握了新的能力,比如蒸汽机。这些新科技带来了新力量,但是也扰乱了我们合作方式,所有古老的意识形态已经不能处理新科技带来的问题。

人类面对新的危机和问题的反应就是回到过去,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人类恐惧不确定性和未知,遇到问题他们倾向于找到古老的解决方法。很多宗教都会利用一些极端方式去解决问题。宗教都会认为,所有现代人遇到的问题都会在旧的经典中找到答案。

19世纪最惨烈的战争是中国的太平天国暴乱。洪秀全创办上帝教,他告诉人们他是耶稣的弟弟,下到人间来解决社会问题,很多历史学家认为2000万人在这次暴乱中死亡。现代的人对这段历史却知之甚少。

新的科技的诞生需要新的故事来团结人类,科技本身不会告诉我们怎么去用它,你可以用科技去组织完全不一样的社会。你可以用科技创造完全不一样的社会形态,你可以去创造自由的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法西斯的社会,但是他们自己不会告诉你去怎样用它。

21世纪,我们面对新的问题,这些问题是前所未有的,工业革命让我们可以造出实物来。今天我们掌握了当今社会最重要的两种科技:生物科技与计算机算法,人类可以利用这些新科技做更多的事情,这不仅仅是用科技去找一些实物,或许用他们去设计新的思维模式和身体。人类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改变了环境,改变了社会,但是我们从未改变过自己。下一段历史,我们除了改造外在的世界,也会改造自己,我们会有新的身体和新的思维。

这种新科技会带来难以想象的新问题和巨大的差距,有钱人和穷人的差距,比如有钱人可以用科技来延长生命。人工智能在越来越多的领域超过人类,比如谷歌的AlphaGo打败了人类的围棋冠军。有人预测,20、30年内有一半的工作机会被机器人抢走,很多人会失业。

就像在19世纪一样,试图回到过去的经典中,找到新问题的答案不会成功的。不管是宗教经典还是工业革命以后产生的马克思主义这样的新思潮都不会解决新的问题。现在的社会需要新的故事,就像19世纪发生的那样,我们要相信新的科技,而不是回到古老的经典中。新问题会促使新的故事的出现。

所以,最有趣的地方是硅谷,除了最新的科技,硅谷会产生最新的意识形态,新的故事。

而新的故事是好的还是邪恶还是另外一回事。

除了聆听尤瓦尔·赫拉利的精彩演讲,高管们在21日还参观了以色列著名大学特拉维夫大学,并与特拉维夫大学校长进行了交流。

111图:G-Trip团员在特拉维夫大学校园合影

晚间,G-Trip成员参与了令人期待的GMIC 特拉维夫大会的Welcome Party,与以色列科技圈交流。

22日,GMIC特拉维夫2016正式举行,所有G-Trip考察团高管们都参加了大会,与来自中国和以色列的行业精英们展开更详细的沟通与交流。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