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任不久的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加迪•埃森科特(Gadi Eisenkot)在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会议讲话上列出了他理解中的区域局势图,以下是他讲话的五个重点:

1.“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会一直存在下去。ISIS是个念头,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恐怖组织。无论你是单打独斗还是小规模武装组织,都能按照自己的方式把这个念头变成现实,没有组织,也没有命令或指挥系统。就好像是用3D打印机打印恐怖。ISIS还只是巴勒斯坦民众之间不太令人担忧的边缘现象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例如,在加沙,萨拉菲圣战组织是唯一能与哈马斯抗衡的反对势力,而他们又是此刻唯一在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的组织。(笔者按:其中很多加入这个类似ISIS新组织的成员前身都是哈马斯恐怖分子,他们不喜欢今时今日的哈马斯,希望能够找到另一个“更加纯粹”、更加“坚定”的组织)。

2. 以色列国防军仍是强势独立的个体,尽管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说辞不全然一致,也不惧怕表达自己的声音。在过去,这是不言而喻的,但我认为今天有必要再提出来。

3. 甚至我会说,以色列国防军是奥巴马的盟友。美国现任政府在中东地区主要取得了以下两项重大成就:与伊朗签署核协议以及敦促叙利亚销毁化学武器。埃森科特表示,上述成就有利于在现阶段和短期内保证以色列的国家安全。据以色列国防军预测,“伊朗”核地区将在“未来五年保持平静”。话虽如此,需要着重指出的是,以色列国防军和中东地区其他军事机构一样,与美国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4. 因为伊朗核问题由其他国家接手处理,以色列现在和众多阿拉伯国家一样,主要把注意力转向了阿拉伯世界与伊朗的傀儡战争。这就引出了每个人都在试图回答的问题:伊朗亿万富翁的资产会到哪里去?埃森科特预测,尽管需要1-2年的时间(目前还有更紧急的问题需要解决),但无论是通过增加真主党预算还是加强哈马斯武装部队力量,最终其中部分资金都将用于打击以色列。

5.我们仍不认为这是巴勒斯坦暴动。而且我们还是对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一无所知。巴勒斯坦暴动发生三个月来,以色列国防军仍称其为“暴力浪潮”,仿佛把它当作不可抗力,希望有一天它会自动消失,正如它猝不及防的开始。无疑,这场暴动主要是由草根阶级掀起的。过去三个月已经发生了过百起恐怖袭击,而以色列情报部门提前知晓的袭击几乎为零。以色列国防军认为应该加强经济措施,改善巴勒斯坦民众的生活水平。但显而易见的是,巴勒斯坦经济在经过数年的相对改善后,约旦河西岸的局势又一次恶化了。此外,这次(非)暴动是阿巴斯已经谈论数年的“民族反抗”的延伸表现。从行动层面看,巴勒斯坦武装组织法塔赫、哈马斯和巴勒斯坦伊斯兰圣战组织联盟后的局势更易处理——真是荒谬至极。由于恐怖袭击“私有化”,传统恐怖组织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很可能真的会出现上述情形。

再者,似乎只有以色列国防军才发出了理性和节制的声音,特别是和以色列满是教条主义的政治体制相比。然而,大家应该思考,到底以色列人在地区骚乱中适可而止的担心是不等同于思维僵化、毫无新意,还是,转述埃森科特讲话中最重要的一句话——最危险的心态莫过于太乐观?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