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文献给第三个中国国家公祭日

罗伯特·杰伊·利夫顿(1926.5.16——),出生于美国纽约布鲁克林,毕业于康奈尔大学纽约医学院,是美国耶鲁大学著名的心理学系教授、精神病学家,他以直接参与社会政治层面的精神治疗和分析工作而享誉学术界,主要研究领域有精神病学、心理历史学、精神控制、思想改造等。到目前为止,他获得过至少12个荣誉学位,以及大大超过此数量的相关学术奖项,取得举世瞩目的学术成就。其广受好评的众多著作,包括《虽死犹生:广岛的幸存者》(美国国家图书奖)、《断裂之联结:死亡与生命的延续》、《多变之人》、《革命的不朽:毛泽东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美国人的启示》、《拯救正在毁坏的世界》等。

%e5%9b%be%e7%89%871个人简介

1926年在布鲁克林出生,父母是Harold A 和 Ciel Lifton。

1941年12月,利夫顿15岁,时年美国对日本和纳粹德国宣战;

1942年,16岁的利夫顿进入康奈尔大学;

1944年利夫顿考入纽约医学院,于1948年毕业;

1948年-1949年,利夫顿便在布鲁克林的犹太医院实习;

1949年-1951年,利夫顿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州南部医学中心接受精神所训练;

1951年-1953年,利夫顿在日本和韩国担任空军精神病学家,由此勾起了他对战争和政治的浓厚兴趣。

此后,利夫顿分别在华盛顿精神病学学院、哈佛大学和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担任教师和研究员,在那里他建立了人类暴力的研究中心。担任主任期间,利夫顿研究专题涉及种族灭绝、纳粹医生、原子武器、死亡象征、广岛幸存者、中国的思想改造和文化大革命、越战经验与越战老兵问题等多种领域。

%e5%9b%be%e7%89%872

1952年,利夫顿与儿童作家贝蒂简柯式结婚,此后两人育有两个孩子。

2010年11月19日,贝蒂简柯式因肺炎的并发症在波士顿去世。

受妻子影响,利夫顿称漫画是他的副业,他已经出版了两本关于鸟类幽默漫画的书籍。与此同时,他还是国际执行管理委员会(一个与政治、科技和道德知识有关的领导组织,致力于构建一个和平、公正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世界)的成员。

维尔福利特心理史学组

1960年代,罗伯特•杰伊•利夫顿和他的导师埃里克·埃里克森及麻省理工学院历史学家布鲁斯•马兹共同建立了一个关于应用心理学和精神分析历史的研究小组。相关报告会议在利夫顿的家乡——马萨诸塞州维尔福利特举行。维尔福利特心理史学组开始在学界闻名,被认为主要关注战争、恐怖主义的心理动机和种族灭绝的历史。

1965年,他们接到美国艺术和科学院的赞助,由此开始将心理历史学作为一个独立领域来研究。1975年,维尔福利特心理史学组的研究论文合集出版,论文主要涉及心理历史学的探索。利夫顿在这个领域的研究,深受埃里克森关于希特勒和其他政治人物的相关研究,以及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对旧有意识形态的关注,尤其是对待死亡的态度,二者的影响。

%e5%9b%be%e7%89%873

利夫顿思想改革研究

从1953年开始,利夫顿采访了在朝鲜战争中被俘的美国军人,以及1951年之后被关押在中国监狱里牧师、学生或教师。 除了采访25个美国人和欧洲人外,利夫顿还采访15个成功逃亡后在中国大学接受教育的中国人。1961年,利夫顿年出版了《思想改革和极权主义的心理学:在中国的“洗脑”研究》一书,在书中,他正式为洗脑下了一个强有力的科学定义,为了这项研究,他专程来到香港,采访被中共释放的战俘和传教士,幷在书中用实例详细分析了洗脑的方式、意义和影响;从此,洗脑一词从街头巷尾的调侃,正式步入学术殿堂;后来,洗脑一词又从英文翻译回了中文,在中国社会开始流传开来,不过人们对洗脑只限于字面的熟悉。而基于本研究,利夫顿又开展了一项关于强制性技术在中国的使用的相关研究,他将其称为“思想改造”或“洗脑”,但利夫顿更喜欢前者。利夫顿研究发现,当美国战俘回到美国后,他们的思维很快就能恢复正常,相反的,经过洗脑的人很难回到之前的思维状态。

战争和暴行的幸存者研究

利夫顿的一些著作涉及人们在极端的战时环境下的心理适应情况:《生中之死:广岛幸存者》(美国国家图书奖)、《断裂之联结:死亡与生命的延续》、《纳粹医生:医学屠杀与种族灭绝心理学》等。关于广岛幸存者,利夫顿认为精神分裂现象是产生于和平时期由现代社会生活的压力和恐惧而导致的病态生活的一种极端形式。

%e5%9b%be%e7%89%874

他对参与战争犯罪的个体或团体进行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人性不是与生俱来就是残忍的,只有罕见的反社会者可以参与暴行而没有痛苦持久的情感伤害,这种犯罪不需要任何不寻常程度的个人邪恶或精神疾病,并在特定条件下(无论是意外还是故意安排)几乎肯定会发生,利夫顿将其称之为“暴行生产情境”。纳粹医生是第一个深入研究从早期阶段到最后的灭绝集中营阶段,医学专家是如何将他们参与大屠杀的行为合理化的过程。在对广岛居民和越南人进行的研究中,利夫顿还得出结论,很多人在经历过目睹大规模死亡和破坏后可能最终导致个人情感的蜕变,如果没有适当的支持和咨询,大多数幸存者仍将被困在虚幻和内疚的感觉中。简·方达在她2005年的自传《我目前的生活》中,将利夫顿与越南退伍军人,连同其他精神病学家Drs. Leonard Neff,Shaim Shatan和 Sharah Haley等人的工作描述为“不知疲倦的和善解人意”。

%e5%9b%be%e7%89%875

利夫顿是第一个在治疗精神分裂问题上让心理健康从业者和退伍军人面对面交流的组织者,他和聂夫博士成功地游说了将创伤后应激障碍纳入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他在《广岛幸存者》一书中,首创了政治心理学领域的“幸存者”这个概念,同时开创了一个独特且重要的分析范式,由此本书获得了1969年的国家科学图书奖。

%e5%9b%be%e7%89%876

极权主义和千变万化的自我理论

极权主义一词最初运用于思想改革领域,利夫顿第一次将极权主义解释成想要完全控制人类行为和思想的意识形态运动或组织。在利夫顿看来,尽管这样的尝试总是失败,但他们都遵循着一个共同的模式,即导致可预测类型的个人和社会的心理伤害。他发现两个常见的极权主义的运动动机:对死亡的恐惧,即用于针对对生存造成威胁的暴力团体,另一个则是对反动社会变革的恐惧。

利夫顿在他的著作《《思想改造与极权主义心理》一书中,就“什么是进行思想改造的环境的最核心因素”这个问题,提出了一套条件:对社会环境的控制,包括人的内心生活;操控者制造被赋予“更高使命”的神话,被操控者痛苦并快乐地接受;操控“纯洁”的定义,对不纯洁展开全面战争;对坦白的狂热,据此评判他人;存在一种绝对的科学思想,并与绝对的道德准则结合;不容思考的套话;强加于个人之上的教条,而教义从不犯错;生存权利的配给,只有一种生活方式是合法的等。

在他的后期作品中,利夫顿集中于定义为极权主义所极力反对的变化类型,为此他创造了千变万化的自我这个概念。在同名的书中,他指出,“多种个性”的发展是现代社会中的一个积极趋势,精神健康需要“持续的探索和个人实验”,这就需要愿意丢弃和减少先前建立的文化和传统的相对主义者的增长。

现代战争和恐怖主义批评

在开展关于广岛幸存者的研究之后,利夫顿成为忠实的核武器反对者,他认为核战略将可能引发种族大屠杀。尽管不是一个严格的和平主义者,但利夫顿一生中都在对美国的军事行动提出抗议,特别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他坚信在这场战争中美国的表现是非理性的。

%e5%9b%be%e7%89%877

1993年,利夫顿说:“恐怖主义被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概念化为所谓的‘种族清洗’,这个词意味着大规模杀戮,大规模搬迁,并构成种族灭绝.。”

利夫顿认为随着核武器和化学武器的扩散,恐怖主义将带来日益严重的威胁。然而,他又批评了当前“反恐战争”是“消灭所有漏洞”的一个错误和危险的尝试。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