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以色列高科技世界非常有趣,以下是其中的八项大事记:

天使投资法

2016年初以色列对“天使投资法”的修订案阐明了私人投资人对早期初创企业投资的税率优惠范围,厘清了该法的模糊之处。天使投资人对以色列早期初创企业研发阶段的现金投资可被认为是税收的可减免开支,投资人在三个纳税年度中最高可被免投入500万谢克尔。该修订案目前还是临时法案,将于2019年底正式生效。

未来股权简单协议(SAFE)

在硅谷盛行、由Y Combinator推出的新投资工具“未来股权简单协议”(SAFE)在以色列越来越被认可。“可转换票据的未来发展”不是债务工具,没有确切的利息,无法抵押和偿还。它其实是延期的股权投资。有人认为SAFE对于创业者来说太过友好,其他人指出可转换票据所提供的保护意义不大,因为如果初创企业倒闭,贷款人也很难进行追索。

高科技人才流失

以色列经济部的首席科学家、以色列创新局主席艾维·哈桑(Avi Hasson)提出了担忧称:“7年的大好时光已经结束了,我们正在接近天花板。”他解释道,除非政府立即采取行动培养理工科的学生,否则未来十年以色列将面临工程师和程序员的缺失。

非以色列VC投资减少

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IVC注意到,2016高科技融资领域中的非以色列投资者尤其是风投资本有所减少。IVC和毕马威的报告显示,今年第三季度,以色列风险投资VC交易量为6.62亿美元,环比下降41%,同比下降24%,创三年以来新低。然而,IVC研究中心CEO科比·西玛纳(Koby Simana)表示,这并非以色列本国独有的现象,而是全球经济下行趋势的体现。

来自远东的关注增加

远东地区对以色列高科技领域的关注持续升温。今年有数百名来自远东地区的投资人和创业者来到以色列发掘人才,成立各种孵化器、加速器和基金,其中包括太库及已向以色列视频分析公司Agent Video Intelligence(Agent Vi)投资430万美元的光启GCI基金。今年,索尼以2.12亿美元价格收购了牛郎星半导体公司,而本月台湾的HTC公司和广达电脑也对以色列增强现实公司Lumus投资三千万美元,此前6月中国的盛大集团和浙江水晶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对这家公司进行了1500万美元的投资。

IPO遭遇低谷

IPO正面临着低谷,几乎没有高科技企业选择上市来作为退出策略。不过仍有例外:估值1760万美元的分析公司trendIT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中融资590万美元,智能视频点播公司Vonetize在特拉维夫证券交易所融资1600万谢克尔。但这与2015年Mobileye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时的10.2亿美元融资金额及53亿美元的估值仍有着天壤之别。

众筹新规

以色列正为众筹松绑,将允许小型初创企业在无需提交招股书(昂贵且耗时)的情况下就能进行众筹。虽然适用法规的出台将十分缓慢(一年),但证券机构对该趋势还是持支持态度。目前证券机构希望,每位投资人单笔投资达到1万谢克尔、合计每位投资人达到每年2万谢克尔的投资可被豁免提交招股书。此外,相关公司每年可通过众筹融资的总金额或将被限制在数百万谢克尔。出于保护公众利益的考虑,每次众筹将至少要有一位有资质的投资人参与,通过互联网门户网站开展,并由证券机构进行监管。

金融科技新执照出台

为了打击金融犯罪和洗钱行为,监管新兴的金融科技领域,以色列于八月出台了一项新的《金融服务控制法》。新法规定,授信机构和金融资产服务提供者须具有执照(时间分别为2017年6月及2018年6月前),同时还会受到新的金融管理者监管。执照的获取有包括最低资产水平(30万谢克尔起)以及公司要求(例如董事会结构)等特定的门槛,。

让我们共同期待2017年!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