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天前与几位坚定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们重访戈兰高地。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戈兰高地了,每次来戈兰高地,同行人的类型不同,收获也不同。以色列是一个极度多元化的社会,不同类型的人来戈兰高地,他们看到的、思考的和讲述的完全不一样。虔诚的犹太教徒们往往从上古的犹太第一位女先知底波拉讲起,讲她如何帅兵攻下戈兰高地的最高峰-赫蒙山,讲述犹太教3000年历史上最著名的拉比迈蒙尼德为什么最后葬在戈兰高地的脚下……。不信教的早期的社会主义开拓者们讲述19世纪末、20世纪初如何在阿拉伯人的袭击下、艰辛地在这里建设基布兹……。不信教的新移民们和刚刚入伍的年轻战士眼望被叙利亚在六日战争和赎罪日战争丢弃的坦克、讲述当年的战事如何惨烈……。传统的犹太人参拜拜占庭时期犹太人遗址,讲述那时的人们如何在这里生活……。还有,一批批来自世界各地的基督徒们讲述耶稣为什么只在戈兰高地脚下的加利利湖北部活动……。我来以色列已近30年,很少和阿拉伯人接触,我猜想,若阿拉伯人来这里讲述的大概是他们的先知穆罕默德在这里如何如何……。

戈兰高地南北长71公里、中部最宽处约43公里、面积1,800km2,平均海拔600米。历史上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先后有犹太人、亚摩利人阿兰人亚述人、巴比伦人、波斯人、罗马人、蒙古人为争夺此地,血腥厮杀,今天再次落入犹太人之手。作为军事要地,谁能控制住戈兰高地,在很大程度上也就控制住了整个巴勒斯坦地区(即当今的以色列全境)。戈兰高地还以巴勒斯坦全境的“水塔”闻名于世。目前以色列全国40% 的淡水资源来自戈兰高地脚下的加利利湖。如果以色列把戈兰高地还给叙利亚,加利利湖将变成界湖,单凭水资源一项,以色列将无法生存。

这次来戈兰高地,主要是沿着埃里·科恩的足迹,缅怀这位以色列民族英雄,他的英名紧紧地与戈兰高地联系在了一起。

埃里·科恩是谁?他是成功打入叙利亚顶层的以色列间谍。一度成为叙利亚国防部的首席顾问,作为哈菲兹的铁哥们(哈菲兹后来成为叙利亚总理),埃里·科恩曾一度被提名为叙利亚国防部副部长。埃里·科恩窃取了大量情报,特别是戈兰高地的军事部署,使得以色列在六日战争中相对轻易地拿下了戈兰高地。可惜,由于疏忽,东窗事发。以色列政府上上下下全力营救,并托西方许多国家元首说情,试图免于死刑。叙利亚政府可能觉得这事在国际上太丢人,一个间谍居然能成功打入叙利亚政府的最高层,最后,气全都(也只能)撒到了埃里·科恩身上。1965年,埃里·科恩在大马士革的马耶广场被当众绞死。

埃里·科恩,1924-1965。

埃里·科恩是人们对他的爱称。他的全名是埃里亚胡·本·沙乌勒·科恩( אֱלִיָּהוּ בֵּן שָׁאוּל כֹּהֵן‎ )。“科恩”是他的姓,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祭司”。今天在西方凡是姓“科恩”的人都是古犹太祭司的后裔。1924年埃里·科恩生于埃及的亚历山大,出身于一个虔诚的犹太复国主义家庭。他父亲于1914年从叙利亚的阿勒颇移居到那里。1947年1月,他参加埃及军队。在以色列建国之后的几年里,许多犹太家庭离开了埃及。 尽管他的父母和三兄弟在1949年离开了埃及、移居以色列,但科恩为了完成电子学学位,留在了埃及。其间他积极参与犹太复国活动。 1951年,埃及发生军事政变,发起反犹浪潮,科恩被捕,但很快释放。

科恩在20世纪50年代秘密帮助受迫害的犹太人移居以色列。1955年,以色列秘密警察招募一批在埃及的犹太人,策划并实施了苏珊娜行动,炸毁美国及英国在埃及的设施,嫁祸埃及民族主义分子,旨在破坏埃及与西方国家的关系。这个在国际上称作“拉翁事件”的两名爆破者被埃及政府判处死刑。科恩涉嫌,但埃及政府最后没能找到他与涉案人员的任何联系

苏伊士危机之后,埃及政府加大了对犹太人的迫害,并驱逐了许多犹太人。 1956年12月,科恩被迫离开这个国家。 在犹太人机构的协助下,转道意大利的那不勒斯,移居以色列。

1957年,科恩被以色列国防军招募,被安置在军事情报部门,任反情报分析员,他很厌烦这项工作。他试图加入摩萨德, 但遭拒。一气之下,辞去了军事反间谍情报分析员的工作。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在特拉维夫保险公司任文件员。 1959年,他与伊拉克裔 – 犹太移民纳迪亚·马加德结婚, 育有三个孩子。

摩萨德总干事迈尔·阿米特一直想物色一名特工打入到叙利亚政府,但没找到合适的人选。当他再次查看落选人档案时,觉得科恩很适合。经过两周对埃里·科恩的秘密观察,摩萨德最后决定招募他。随后科恩接受摩萨德的为期6个月的强化训练,成绩优异。最后化名卡麦勒·阿明·萨阿比,以叙利亚裔的阿根廷富商的面孔于1961现身阿根廷。

经过摩萨德的精心策划,科恩很快与叙利亚高层政治家、军事官员、有影响的公众人物和当地阿根廷外交界建立起联系。

科恩投身阿根廷社交界,听各种政治八卦,还常在自己家中举行party派对。邀请一些叙利亚部长级高官、巨商,同时招来一系列漂亮女性,国防部女秘书、女影星、空姐等。他们豪无顾忌地谈论他们的工作和军事计划。佯装半醉的科恩认真听取他们的谈话。科恩贿赂许多高官,许多高官渴望他的贿赂。1962年2月科恩回归叙利亚。回归后,据说他在叙利亚最高军政界拥有17位漂亮的情人。但他一直恪守自己的间谍职业,未做超越间谍工作以外的事。最后他与后来成为叙利亚总理的阿明·哈菲兹成为铁哥们。

科恩在四年(1961-1965)间谍期间向以色列陆军提供了大量广泛的情报。科恩通过无线电,秘信,还偶尔(三次)亲自秘密来以色列汇报。

他最大的成就是刺探到叙利亚在戈兰高地的防御工事、军事部署。对暴露在阳光下的士兵们表示同情,科恩在每个位置都种上树。以色列军方在六日战争期间将这些树作为定位标记,使以色列在两天内相对容易地占领了戈兰高地。科恩多次访问南部边境地区,刺探叙利亚阵地,拍照、绘图。科恩刺探到叙利亚在戈兰高地有三道防线,搞清了在哪些地方布有掩体、炮弹阵地、及陷阱等。此前以色列一直认为叙利亚在戈兰只有一道防线。

新任命的叙利亚情报头目、上校苏艾达尼不信任任何人,也不喜欢科恩。科恩担心暴露,并希望在1964年11月秘密潜回以色列期间终止他在叙利亚的任务。 这次访问有双重目的,一是是传递情报,二是见证他第三个孩子的诞生。但是以色列情报机构还是要求他再次返回叙利亚。

1965年1月,叙利亚加紧搜寻高级鼹鼠。使用苏联制造的无线电跟踪设备,并聘请苏联专家协助。他们跟踪的一个无线电信号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恰逢科恩回以色列期间),发现这个信号又开始活跃了。通过大量的反干扰信号过滤、分析,终于找到了信号的源头。 1月24日,叙利亚警察冲入科恩的公寓,当场抓获正在发报的科恩。

叙方多次严刑拷打科恩,最后军事法庭判处科恩死刑。

以色列立即展开一场全球范围的国际营救活动,在时任以色列外长果尔达·梅厄(Golda Meir)的领导下,动员国际势力给大马士革施加压力,试图取消死刑。以色列总理和教皇保罗六世亲自出面呼吁,甚至外长梅厄还恳求苏联高抬贵手。尽管国际上有法国,比利时和加拿大等政府说情,最后叙利亚政府仍维持死判。于1965年5月18日在大马士革的马耶广场被当众绞死。

1965年5月15日,科恩在写给妻子的最后一封信中说:

“……我求求你,亲爱的纳迪亚,不要花时间为已经过去的事情哭泣。保重好自己,期待更美好的未来!”

在处决当天,科恩希望有位拉比陪同自己奔赴刑场。 最后由80岁的叙利亚首席拉比尼森姆·安达波陪同。

科恩从此成为以色列的民族英雄。 许多街道和街区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1977年,在他的儿子13岁成年礼时,以色列总理贝京、国防部长魏茨曼、总参谋长古尔及摩萨德的领导人等许多政要都出席。

2016年9月20日,科恩被处决的一段录像被一个名叫 “叙利亚艺术宝藏” 的不知名的叙利亚组织张贴到Facebook上。 以前人们并不知道有录像存在。

多年来以色列政府及科恩的家属一直要求叙利亚归还科恩的遗体(骨),但遭拒绝,叙利亚对科恩真是恨透了。

他的事迹被拍了电影《不可能的间谍》,描述了他的间谍生涯。

科恩曾在戈兰高地的最南端的约旦河谷温泉旁建有一个三层楼的高档会所。专为叙利亚高官们提供高端服务,同时也为自己可以经常从北到南贯穿整个戈兰高地提供方便。这里低于海平面150米,每小时有600立方52℃的热水喷出。据说从罗马时期就有热水记载,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这座会馆目前不开放,在庭院的大门口,有英语和希伯来语的讲解器。按一下按钮,开始讲解。一批批来这里默默聆听讲解的人们,心中充满了对英雄的敬仰。

 以色列在距离科恩会所约500米处、开辟的冬季温泉旅游胜地。后方的山崖就是戈兰高地的前沿。

 冬季富饶的戈兰高地,远处的雪山是荷蒙山(海拔2600米),此山当今由以色列控制,图中有叙利亚丢弃的坦克。

 在加利利湖的南端,从西向东望,远处的山就是戈兰高地。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