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犹太人的逾越节刚刚过去。逾越节是犹太教的最为重要的传统圣节之一。源于圣经的《出埃及记》,三千多年前,犹太人在埃及受奴役和迫害,上帝得知后命令摩西率领犹太人出走埃及,返回圣地,但埃及法老百般阻挠刁难,上帝决定给埃及人带来十个灾难迫使法老放行。“逾越”是指上帝在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前给埃及人第十个灾难,灭命使者“越过”了门框上涂了羊血的犹太人家庭。为答谢上帝的拯救,犹太人上千年来一直庆祝逾越节,以示感恩。每年逾越节时,每家犹太人都要重述这段历史。其中最为隆重的活动是逾越节晚餐seder。吃饭时有许多规矩,吃无酵食物和其它象征意义的食物,并诵读《哈加达》Haggadah, 一本逾越节专用晚宴指南,不忘历史,忆苦思甜,感恩和庆祝上帝恩惠,使之摆脱苦难获得自由。

我先生是来自纽约的犹太人,我凑热闹也去参加我们这里犹太社团逾越节晚餐。逾越节晚餐,看似复杂,象征性极强。例如,所吃食物包括鸡蛋纪念带去献祭被杀的祭牲、纪念圣殿被毁;苹果、干果、枣子、干果和苹果制成果酱,纪念先祖在埃及制造砖瓦;苦菜(芥末之类)纪念先祖在埃及吃苦和精神和肉体受压迫;芹菜纪念在埃及当年用以把羊血涂在门楣上的草。盐水纪念在埃及为奴的先祖所留的眼泪和汗水,还有无酵母的煎饼、甜酒等等。

在地球另一端,我的纽约犹太好友在北京也过逾越节。对他而言,逾越节更有特殊含义。他这样写道:

“我在距离天安门广场不远的家中举行逾越节家宴。客人们带来了葡萄酒和逾越节菜肴:坚果沙拉是在外交公寓的家里赶制的,土豆布丁是在汉语课下课后出炉的,无酵母煎饼是从以色列进口的。近年中国吸引各类外籍人士。来中国的老外往往是商业人士,但来中国的犹太人很多是记者、学者、还有大脑发达喜欢破译中国政治并会说中国资本主义话语的企业界人士。他们其中一些学会了普通话,而另一些同中国人结婚,定居下来。中国现在就如同是地球公民遇到流浪的犹太人的聚集地,而来参加我逾越节晚餐的客人的背景也正反映了这种时代精神。我们这些犹太老外在中国,只有在逾越节时才分享我们的犹太传统,而这一节日在中国背景下有着特殊意义。逾越节讲述的是恶与善的较量,是专制与异类的抗衡,是自由与奴役的抗争。需要说明,中国人不是当年的以色列人,他们不是枷锁下的埃及奴隶。但逾越节的精辟之处在于它的寓意在我们的现代世界产生共鸣,不分国界。逾越节我们吃苦菜,提醒我们祖先的痛苦。而当中国人用语言表达自己生活的苦,中国人说“吃苦” – 农民,农民工,中产阶层,没有权势者,普通人。 尽管有黑暗,但是也有希望和光明。

来我家吃逾越节晚餐的一位朋友后来告诉我,他的中国妻子告诉他这个晚餐让她失望。她抱怨说,“你们的这个大餐所做的就是花一个小时谈论苦难,让大家都感到内疚”。相比之下,中国的节假日,吃喝喜庆,大家竞相花钱摆阔。还有此时的清明节这个中国古老的节日,人们祭祖缅怀先人,扫墓追忆故人,同时中国人会祈求甚至烧纸钱纸作的LV奢侈品给先人。也许这展示了犹太人和中国人的不同传统和缅怀先人的差异。对中国人而言,对家人慷慨是家庭义务,救赎是交易性的。对于我们而言,拯救是大家集体做的,是基于行动的。只有面对我们的共同历史,才能改变现状。精神上的贿赂没用。对我而言,逾越节之本是八天的净化,让我们的家和心灵都净化升华。这个节日让我有机会思考自己的人生和想做什么样的人。”

在逾越节晚餐之前的祈祷中,我读到这样的解释:祈祷不是一大长串儿的请求,请求上苍赐给你荣华富贵钱财或其他物质的东西。相反,祈祷是一个个人反思的过程,思考人生,考虑自己想做什么样的人和如何实现人生目标。也是一个让人静静思考人生中孰重孰轻的时刻。换言之,祈祷不是一个讨价还价的捷径,让人们靠祈祷不劳而获。这不禁让我也想到了很多国人希望上天保佑升官发财生儿子之类的习俗。尽管如今全球化地球村,但每个文化的确有很大的不同,思维方式和行动方式各异。

在逾越节晚餐的最后,犹太人会一起说“明年耶路撒冷见”,这也是一个古老的传统,犹太人上千年来不论流落在世界哪个角落都会如是说。我犹太朋友却说,‘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说,“明年北京见。” 或许吧!

这些剪纸图来自一个名叫Dvir Bar-Gal的以色列作者的Haggadah在中国一书。

出埃及

逾越节家人晚餐

来年耶路撒冷见!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