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越节晚宴笼罩着神圣和古老的光环。

晚上的庆祝流程基本如下:在逾越节的第一个晚上,一家或多个家庭的人聚集在一起,讲述《出埃及记》的故事,大家在欢乐的氛围中一起享用家庭盛宴。

庆祝形式起源于当以色列人离开埃及时逾越节的首个晚上。先知以赛亚时期逾越节的特点也是如此,他曾说:“一个神圣节日的晚上”(《以赛亚书》30:29)。这是逾越节在第二圣殿时期的基本性质,当时著名的圣人希勒尔“用无酵饼和苦菜把(逾越节祭品)包起来吃掉。”

同样地,在圣殿毁灭后的黑暗日子里,以利以谢、约书亚和他们的同伴在除酵节的晚上欢聚一堂。这一节日在诗人雅奈(Yannai)的时代也得以延续,在拜占庭统治下生活的他曾写下赞美诗Az Rov Nissim 。此外,拉比约瑟夫•吐夫-埃勒姆(Yosef Tuv-Elem)时期也会在法国北部以这种方式庆祝逾越节,并一直延续到中世纪末,谱写了经典歌曲Ĥad Gadya。

逾越节一直以来的庆祝不仅保留了节日的基本形式,其细节也历久弥新:问四个问题的孩子(无论他们能否把话说准)说出来的话几乎和近2000年前圣殿仍矗立在耶路撒冷时在逾越节晚宴上提出同样问题的孩子一模一样。

因此通过不断复述,逾越节家宴让每一代家庭成员都能模仿他们先辈的行为。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体会犹太民族昔日的显赫,每一个细节都充满追思和意义。拿起和放下杯子、打开和盖上无酵饼、打开门和撕开无酵饼,所有这些行为都是既定仪式的组成部分,也许是犹太人世世代代延续下来的最古老的庆祝仪式。

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尽管逾越节有其神圣性、仪式和典礼,逾越节晚宴不是华而不实、冷冰冰的仪式,也不是在按部就班、依照繁文缛节重复已经反复庆祝了数千年的节日。像其他犹太节假日一样,每次逾越节晚宴都是严厉和亲密、严肃和活泼的有机结合体,在特定的主题下有着无尽的庆祝变式和风格。

虽然逾越节晚宴的外部形式是固定的,但不是死板的,其目的在于适应变化,作出新颖的解读,而这种方法是非常理想的。多年来,《哈加达》文本不仅偶尔会有各种各样的补充以及加入新的部分,而且文本本身其实也得到了逾越节晚宴参与者的完善。

在每一代人中,犹太父母和孩子必须重新思考《哈加达》传达给他们的消息,必须讨论在埃及受到奴役和得救逃出埃及的主题。经过研究之后我们会发现,我们生活中的许多方面都与《哈加达》中的逾越节相符合、一致和巧合。从本质上讲,所有参加逾越节晚宴的人都需要对《哈加达》作出补充和改进,至少要“在逾越节整个晚上讲述出埃及的故事……”。

因此,我们没有设定严格的规则来规定应该如何或者由谁阅读《哈加达》。如果大家同意,家庭成员可能会让一家之主朗诵和解释《哈加达》,或者他们可以齐声朗读。如果愿意的话,也可能一家人吟唱《哈加达》,或者只是默读,不唱出来。不管谁想问问题——无论是聪明、顽皮还是单纯的孩子,也无论是老是少,都可以提问。而且谁都可以回答、参与讨论,越多人参与越好。

正如哈西德派一位大师所言,逾越节晚宴充分展示了犹太教的特点。《托拉》写道:“你们应该成为我眼中的圣人。”(《出埃及记》22:30)。这是何时?当你的神圣显示出人性的时候。因此逾越节晚宴不应该出现不敬或不正经的行为,而应该弥漫着尊重和神圣,但也要体现出人性的一面。大家可以笑,可以提问,可以玩得开心。无酵饼被“偷”了,重现出埃及的情景,而现在正在庆祝逾越节晚宴的犹太家庭重新建立了与世世代代经历过各种流亡的整个犹太民族的联系。“在一个神圣节日的晚上,当这里应有歌声为你响起”(《以赛亚书》30:29),我们回忆过去,感谢上帝的良善,哀悼不幸,期盼未来的救赎。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