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读经】Devarim

跟摩西学斥责艺术-如何有效指摘别人
所读圣经段落《申命记1:1 – 3:22》

翻译 天佑(Amit),Dan
编校 Dan, 天佑(Amit), 邹云鹏

犹太文化长期存在的一个特色就是不少的批评和责备。从古代以色列的先知到当代的以色列社会的讨论,这一特色一直都存在。

许多人会惊奇地发现在《妥拉》里面批评这个特点却是用来克服人与人之间的疏远和仇恨的:“不可心里恨你的弟兄,总要指摘你的邻舍,免得因他担罪 ”(《利未记》19:17)。拉比Shmuel Ben Meir说,禁止仇恨的戒律和指摘之间存在关联,即指摘会带来和平 。指摘也是爱的表达:“因为上帝所爱的,他必责备” (《箴言书》3:12)。

再说,在《妥拉》中提到“要指摘”之后就提出了“要爱人如己” (《利未记》19: 18)。而在“指摘你的邻舍”之前,是“不能与邻居为敌,流他的血”(《利未记》19:16)。在这里,这两句话紧邻意味着不指摘他人的问题,相当于看到他人在流血,却不拯救他的生命。

但令人悲哀的事实是,在今天,指摘被扭曲,是因为批评和责难造成了相反的结果——加深人之间的裂痕。批评者很容易给予负面和畸形的责备,但发出的责备本应带领听者到积极的方向,不使听者感觉被伤害或者被冒犯,并借助这个指摘继续向好的发展。

所以,指摘者和听者都需要在很精确的角度上进行对话。批评者的善意只是成功进行对话的条件之一,况且在许多情况下缺乏这类条件。为治疗社会,需要不断进行批评,但要学会把批评引导回其原来的目的:

修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增加爱与和平。

《申命记》的开头就有摩西对以色列子民的谴责。摩西的话语尖锐却中肯。我们来一起看看摩西的劝诫,主要来看其形式而不过多分析其内容,并试图从其中学习斥责的艺术。

1. 时机是关键

关于训斥,时机和批评内容一样重要。如果你批评已经泄气的人,训斥只能让他更加自卑和忧郁。摩西精心选择他的批评时机。《圣经》谨慎地指出摩西的批评时间是在一次伟大胜利之后:“那时,他已经击杀了住希实本的亚摩利王西宏,和住以得来,亚斯他录的巴珊王噩。(《申命记》1:4)”。谴责恰恰是大胜利之后、民族有精神振奋感觉之时。

谴责的时机也很重要,正好是听者愿意做出改变的时间。当人被例行琐事禁锢的时候,他很难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在这里,摩西的责备特别合适,因为此时正好接近以色列子民进入以色列之地的时机,是一个新篇章的开始。

此外批评也要考虑听者和谴责者的关系。摩西说出这些批评时,以色列民族和他本人都知道他很快会去世,这一点确保以色列子民会聆听他的话。

2. 少即是多

考虑到时机问题之后,要讨论批评次数的问题。其他行为或许次数越多越好,但在批评这里却完全相反。《出埃及记》《利未记》和《申命记》几乎都没有提及摩西进行过谴责。只有责备少而精,人们才会对其仔细聆听。当它成为常态,人就会堵住耳朵。一个从事教育的朋友曾经跟我做过一个比喻,训斥就像只有两发子弹的枪,人在一年里只能使用两次。那么很自然,使用者就会在发射之前更加审慎。

3. 先抑后扬

如果批评的目的是帮助人提高自己,批评就应该建立在积极的基础上。《申命记》的开头是摩西的训斥,但结尾是摩西的祝福。该《圣经》段落的Haftarah是一个尖锐的指责(Haftarah是在安息日的早上,读完《妥拉》段落之后所读的内容,来自于摩西五经之外的部分,本周所读为《以赛亚书》第一章),但之后七周的Haftarah却包含安慰和对拯救的希望。

4 该指责谁?

令人惊讶的是,摩西并没有谴责犯罪的人,而是对着罪人的子孙批评其父辈。而犯罪的祖先们,离开埃及的一代,他们已经去世了。最难以理解的是摩西说:“并且你们的妇人孩子,就是你们所说,必被掳掠的,和今日不知善恶的儿女,必进入那地。我要将那地赐给他们,他们必得为业”(《申命记》1:39)。

很难理解为什么是他们,而不是他们的父亲,接受《妥拉》最主要的批评性长篇大论。

责备是纠正的措施。荒野出生的这一代要重担被弃置的责任,而且实际上只有他们才能够解决这问题,而非他们的父辈。有一条在犹太法典中的原则如是说道,“如有戒律要求应说出别人可以接受的批评,同样有戒律要求不可说出他人不能接受的批评”(《巴比伦塔木德》Yevamot)。批评不能接纳训斥的人只会对他造成伤害,就像《塔木德》所引用“不要责备亵慢人 ,恐怕他恨你 。 要备智慧人,他必爱你 (《箴言书》9:8)”。

不幸的是,很多时候,我们看到人们毁掉自己的生活。若喜爱某人,则其自然反应是试图让此人睁开眼睛找出自身问题的根源。但是,如果责备很显然不会被接纳,那么最好保持沉默,并给他们提供他们唯一可以得到的,即不去评断的温暖。如果一直保持这个标准,责备就会变成相当鼓舞他人的行为。

5. 用爱指摘

一个人在谴责之前应该扪心自问。如果他意欲谴责,那他应做出与想法相反的举动——不应进行谴责。但是,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他应该鼓起勇气进行批评。背后的原因是这样一个问题:我批评究竟是为了我还是为了别人。 “为我”意味着要发泄愤怒和紧张,或者提高自我优越感,感觉我比别人好。 “为他人”是指帮助别人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如果我意欲谴责,或许是因为我觉得这一点符合我的利益。当我不愿意谴责,因为我怕伤害他,或者担心我的批评会让别人不爱我,但我还是觉得需要指摘他,是因为他真的需要我的帮助。在这种情况下,责备很可能是出于谦卑,并可以保持敏感与准确,这样这肺腑之言就有希望进入他人的心。

批评别人的冲动经常是来自傲慢的心理。所以,我们在批评对方之前要先问自己,什么样的批评会帮助对方向前迈进一步。不要让别人感觉到自己是没有价值的,而是要给予别人更多力量和关爱。

——安天佑

拉比介绍

拉比雅科夫•纳根

拉比雅科夫•纳根(1967年–)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犹太哲学博士,Otniel(俄陀聂)塔木德学校的教师。他有很多关于犹太精神、律法、哲学及塔木德等方面的论著。他积极与基督教、佛教及穆斯林的导师进行深度的交流。同时,他还研究东方哲学和理论,认为犹太教中也包含东方文化的因素。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