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不要命的我去跑了马拉松,在圣地耶路撒冷~

人生的首马,戏剧地开场,戏剧地收场。

0320_3           耶路撒冷街上的海报~  

早上7点准时开跑,6点半要寄存物品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带号码牌和计时器,没有它们不可以参赛!!!天打五雷轰!!!我别无选择地快跑回青旅拿上号码牌再跑回起点,我知道一定晚了。我对自己说,要不算了吧,可能这次真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我交了85美金,还订了青旅,还雄心勃勃呀,我尽力了吗?不管怎么样,就算晚了,我也要跑!跑回起点的时候,选手都不见了,摄像机、啦啦队已经懒洋洋了,我找到工作人员,告诉她我迟到了该怎么办,找不到更高级的负责人,她说“或许你可以自己跑。”是啊,我不是为成绩而来,我不是为名次而来,有没有官方的成绩并不重要。所以,我在迟到10分钟之后开跑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起跑没有掌声,有的只是怀疑的眼神。别针丢了,号码没办法夹在衣服前,只好把它夹在裤腰;起跑晚了,一个年轻人混迹在老年组,似乎不太光鲜。我来不及想这些,只沉浸在能够开跑的喜悦中,感谢工作人员没把我踢出赛道。开跑得很慢,因为还要从刚刚的快跑中调整节奏和呼吸,我提醒自己,不要着急,这是马拉松,一切拼的是耐力。跑过十几公里,开始看到人群,我不再是一个人孤单地跑了;同时小腿和脚踝的酸痛感消失了(酸痛是因为报名成功的当天实在担心,跑了一次长距离想测试一下自己的实力),但是屁股开始痛,实在不知为什么,“好在腿算是进状态了,还不错!”跑到25公里左右,屁股不痛,腿开始没力了,这个时候我开始想村上春树,想他在《当我在跑步时我在想些什么》写的那些话;他说30公里左右会有一个平台期,过了就好了。我想加上我早上旅馆的跑步距离,是该到这个坎了。很好,我的平台比别人早来到,再往前跑一会儿就好了。果然,被春上说中了,我很开心。在这个阶段,我超过了很多人,即使在爬坡,我也没有停下来走路,不管多慢,也要跑着,这也是村上教给我的。跑到34公里左右,我第一次进食,从路边的小摊上抓了两小节香蕉,算是除了水之外的能量补给了。这两小节香蕉一直支撑我到39公里处,本来以为可以一马平川了,谁知道在接近终点的时候还有爬坡!耶路撒冷你真是够了!那一刻我多么想还有一节香蕉啊。我期待着,说跑吧,继续吧,香蕉就在前方!果然,香蕉在终点出现了!还有能量棒!还有橘子!还有酸奶!还有巧克力蛋糕!哇塞!好开心!只悔恨在路上没吃到甜甜的椰枣,像是吃了人生最大的亏!

跑到终点的时候,看到时间牌显示4小时57分,我想一下自己晚到的时间,估计人生首马耗时4小时45左右。最终官方成绩是4小时50分35秒,差不多。因为迟到,虽然有成绩但是无效,没有号码在胸前没办法在官网上找到自己的照片,我的首马仿佛就这么无痕地飘过了。一点点失落,但是完成最重要!

哇,我竟然跑了马拉松!我做到了!哈哈哈!

td_img_4072.b2a4915c-c66c-4ebc-86cd-5c3d994eeef5            在网站上搜啊搜,终于找到一张,实在有点丑

开跑十天前,是physician的同学帮忙签了健康证明,赶着末班车成功在网站上报了名。虽然平时经常锻炼,以前在健身房的时候也有过四五个小时的持续锻炼,但跑步的最远距离也只有13公里,很多人都建议第一次,跑半马就好。纠结良久,想着下一回在耶路撒冷,又恰好逢着马拉松的几率能有多少呢?索性就全马吧,反正跑不动还能走,走不动还能停下来。这么着,我就成了16815分之1!

真的报名成功的那一刻,我一下子怂了。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神经紧张异常,我质问自己,为什么要报名!!!找死吗!!!

老马Murphy说,太棒了!每天跑3-5公里,不需要长距离训练,保存体力!

上学的路上,遇到来以色列交流的奥地利学者,不知怎么的就聊上了,聊着聊着,竟然说到他在10年前跑了马拉松,赛前跑步的最长距离也只有16公里。他说,我可以!

终于,这种紧张在好朋友和陌生人的鼓励下淡去了。我开始准备比赛,每天早上花20分钟跑步4公里,拉伸、放松,依然不知道比赛当天究竟会发生什么。

开跑前一天,四点多从公司下班,带着大包小包,坐着蛋蛋公司的大巴去之前预定的青旅。除了我的运动装备,少不了的是大罐小罐的食物,身为吃货的我实在很担心周五赛后安息日,商店关门饿死自己。

领到t恤、号码牌和计算器后,在青旅的厨房准备食物,早早吃饭后和厨房相遇的台湾同胞和韩国友人放松聊天就早早休息了。设置了凌晨4点的闹钟,赛前三小时进食,开始让自己的身体活跃起来。

跑步了,吃饭了,睡觉了,生活了~

pap             奖牌长酱紫,哈哈哈~

一切像梦一样,过得像做梦一样!

可能很多年后,我已经忘记是如何跑过这次马拉松,但我会记得专门从北京赶来参赛的Panny,还有来旅游的同时顺便跑个马拉松的Julie,还有专门从伦敦赶来参赛的孟加拉裔的“能聊哥”,还有深圳的土豪大叔,还有为了跑马拉松在以色列住了3个月的荷兰姑娘Tina,还有青旅相遇的小学弟、台湾同胞、香港同胞,还有号码信封在我腰间留下的疤痕……

0320_1

在青旅相遇的我们,两岸三地呢

0320_2

     安息日在青旅的厨房给大家做pasta吃~好吃!好吃!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