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世界的中心

以色列掠影 (二)

年轻而古老的国度

在到达特拉维夫本古里安机场时,机场大厅里布置着色彩丰富的宣传画,到处悬挂着以色列国旗。一问才知道,原来刚刚过完以色列建国68周年的国庆日。1948年5月14日子夜,以色列国正式宣布成立,因此5月14日便是以色列的国庆节。

要说起以色列的建国历史,那可是很复杂的一个故事,相关的历史资料也非常多,五次中东战争更是一些军迷朋友津津乐道的。但在这次旅行之前,我对以色列的兴趣,其实仅限于对耶路撒冷以及相关的宗教文化的好奇。零星的信息里,也仅仅了解到以色列是中东唯一一个自由民主制度的发达国家,以色列的农业、科技、教育十分先进,世界上有无数优秀的犹太人影响了世界的历史、科技和文化等等——而这都是些抽象的知识,甚至在我的脑海中,耶路撒冷和以色列几乎是不同时空维度的两个国度一般。

但是,几天旅行,使我对这个国家有了实实在在的感受。从建国的历史来看它很年轻,但这个国家却建立在一片最为古老的土地之上。从现代国民的角度来理解,以色列人属于一个年轻的国家,但犹太民族的历史,却几乎和人类的历史一样古老而漫长。

我们所到的很多城市都是一些新兴的现代化城市,有着现代的建筑、街道、公共设施,到处生机勃勃文明有序。然而在这些城市之间的荒原中,或者在每一座新城的旁边,甚至在现代化的建筑之下,往往就保留着几千年前的城市,在古城之中保留着几千年的古迹,延续着几千年的传统。旅行的过程中,古老和现代不断交织,历史和现代文明交替呈现,我们仿佛一直在时间隧道中穿梭旅行,那真是一种迷人的感受!

海法和内坦亚

海法和内坦亚是地中海边的城市,也是我们最先造访的两座城市,它们的美丽让我始料未及。

海法是以色列第三大城市,中东重要的石油输出港口。小城依山而建,一座座米白色的小房子随山势迤逦铺陈,掩映在绿树和花草丛中,充满诗情画意。巴哈伊空中花园位于城市中心的Garmel山顶,俯瞰着蓝色的地中海,绵延千米,精美绝伦。对称齐整的花园洋溢着浓郁的波斯风情,中心的金色穹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巴哈伊空中花园

俯瞰巴哈伊花园

从Garmel山顶俯瞰海法

海法街景

内坦亚是以法国移民为主体的城市,一派法国的浪漫情调,街道干净整洁,建筑明亮通透。人们温和有礼,不急不慢,悠闲度日。傍晚时分,海里还有许多年轻人在冲浪、游泳,海滩上满是人,散步的、跑步的、打球的、遛狗的,享受着生活的美好。看着金色的太阳一点点坠入海中,让人几乎忘记了两年前的战争离这里不过一百多公里,以为它一直就是这样的和平和安宁。

内坦亚街景

地中海落日

萨法德

萨法德位于上加利利山区,与耶路撒冷、希伯伦、太巴列并称为以色列犹太教的四大圣城。十五世纪末期,大批西班牙裔犹太人逃到萨法德,并在这里建立了犹太教神秘主义哲学教派(Kabbalah),至今这里依旧是Kabbalah教派的中心,很多人来到这里学习犹太传统。在这里你可以见到最正统的犹太教徒,他们一身黑衣,头戴黑色圆礼帽或者镶嵌皮毛的高帽,留着大胡子,双鬓垂下长长的发卷。

街巷中的犹太青年

典型的犹太家庭

这也是一座充满艺术气息的小镇,2012年被CNN评选为全球最美小镇。20世纪五六十年代起,萨法德被众多犹太艺术家发现,他们纷纷来到萨法德开设工作室和画廊,使这里迅速成为以色列艺术之都。

募捐箱都设计得那么好看

水表箱也要装饰一下

随处可见的雕塑

橱窗

可惜我们到的时候,刚好赶上犹太教的圣日,街上关门闭户,安静异常。信步走在幽深的街巷之中,踩着闪闪发光的卵石路面,看一扇扇美丽的门窗,和神秘的黑衣人擦肩而过。欣赏店铺橱窗陈列的艺术品,现代的玻璃窗上映出古老的建筑倒影。偶尔路过犹太教的教室,小小的院落宁谧安详,透过窗户,只见长胡子的拉比在里面专心阅读经文。阳光在斑驳的石墙上一点点缓缓移动,时间在这里,好像慢了下来。

艺术家的工作室

倒影

安静的午后

院落

小巷

凯撒利亚

这座2000前的辉煌古城,如今只余断壁残垣。公元前90年始建的犹太国城市,公元前63年被罗马帝国征服,成为罗马属地。自公元前22年始,由大希律王扩建成为地中海的重要港口。大希律王为了表达对罗马皇帝的忠诚,将城市命名为“凯撒利亚”,意思是“罗马皇帝之城”。

迎着海风,漫步在古城的废墟间,看着那些令人赞叹的深水港、灯塔、剧场、街道、公共浴场,路过国王奢靡的宫殿,欣赏依旧精美的马赛克图案,精致的喷泉、柱头、线脚讲述着曾经的繁华。古代的赛马场上,黄沙漫漫,似乎激烈的比赛刚刚结束……

街道

剧场

赛马场

希律王宫殿遗址

古老的城门

那是个天气晴朗的下午,蓝色的地中海美得耀眼, 2000年的沧桑,在这一片蓝色之中,无声地诉说。

古老的港口

米吉多古城

米吉多古城应该是我们此行见过的最古老的遗迹了,这片历经4000年的古迹,曾是连贯亚非的战略要地。

这里是《圣经》中所述的“末日大战”之地。根据《圣经》记载,哈米吉多顿(“哈米吉多顿”的原文是希伯来语,意思是“米吉多山”)是世界末日之时善恶对决的最终战场,全能者会在此击败魔鬼和“天下众王”。
现代考古挖掘出25个文化层,可见这座古老的城池至少经历了二十多次毁灭重建。公元前8世纪,亚哈王时期所建的地下水道更是工程奇迹。公元前1649年,埃及法老图特摩斯三世率军攻打米吉多,大军围城,米吉多硬是凭借着坚固的城池和隐秘的地下水源,坚守了7个月。顺着陡峭的石阶,我们下到隐藏在城池和山体下的水道,即使身在其中,仍难以置信这竟是数千年前的人工构筑物。

地下水道

地下水道考古复原图

古城遗迹

从米吉多山望去,看见的是一望无际的平原,那就是《圣经》提过的耶斯列平原。大片田野,种满麦子和向日葵。眼下正是麦田收割的季节,麦浪起伏,金黄耀眼。这样的安宁和美好让人不敢相信这里竟是酷烈的古战场和末日决战之地。

耶斯列平原

马萨达

来到马萨达,时间仿佛凝固了。一片荒漠之中,我只能想起“亘古洪荒”这一类的词汇。一片荒凉、寸草不生,黄色的岩石在骄阳下蒸腾着热浪,仿佛要烤干一切。死海如同一块巨大的蓝宝石,静静地镶嵌在荒漠中央。

漠漠荒原

马萨达远眺死海

马萨达——大希律王时代的要塞。这又是一个令人惊叹的宏大工程。一片孤绝的山巅,2000年前的建筑遗迹历历在目。巨大的粮仓、储水池、马厩、房舍铺满整片山顶,更不可思议的是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希律王的宫殿依旧奢靡,马赛克铺地、蒸汽浴室保存完好。悬崖之上,豪华的罗马风格建筑俯瞰着死海和漠漠荒原,和山脚的罗马军营久久对峙。

规模宏大的古城

峭壁上的宫殿

蒸汽浴室里的架空地板

公元66~78年,犹太人反抗罗马统治,马萨达经历了最为顽强的抵抗之后,在一个夜晚全体军民选择了死亡,留给罗马军队一座毫无生机的空城,以及“宁愿自由而死,不为奴隶而生”的尊严。自此,以色列的士兵在新兵训练时都会宣誓:马萨达将永不陷落。

峭壁之上,古道蜿蜒,有人循着古人的足迹艰难行走。鹰在山腰盘旋,乌鸦在坍塌的宫殿上盘桓不去,死海上吹来的热风,似乎带来千年前的讯息……

盘桓不去的乌鸦

耶路撒冷新城

似乎是刻意的,我把耶路撒冷新城和老城分开叙述。在我眼里,那完全是两个不同时空的世界。

耶路撒冷新城完全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宽阔的街道,整洁的居住区,漂亮的酒店,时髦的商业街,政府大楼、希伯来大学、国家博物馆、穿城而过的轻轨,以及和大多数城市一样的交通拥堵,无不显示它是一座现代化的新兴城市。

步行街(这辆摩托居然是救护车)

步行街两侧陈列待售的雕塑作品

穿城而过的轻轨

路过的大兵热情地喊:Welcome to Israel!

耶胡达步行街

商业街上保留的老建筑,每块石材都有编号

商业区街景

小花店

MAMILLA街,耶路撒冷新城比较高档的一条步行街,有不少奢侈品商店

拥堵的街道

以色列国家博物馆

我们到的时候,正赶上一年一度的耶路撒冷灯光节。夜色降临,到处流光溢彩。各种3D灯光展览、艺术雕塑、光影表演、艺术家作品展和大型投影秀,使人置身于一场绚烂的感官盛宴,忘记了这里是数千年的古城。

而每一年的3月,还会组织“耶路撒冷国际马拉松”,来自全球的马拉松爱好者在城市的街道尽情奔跑,展现着现代人的活力和自信。这对于喜欢跑步的我而言,似乎也是一种前进的动力哟!

特拉维夫和雅法

特拉维夫是我们行程的最后一站,它的现代化和开放、繁华程度,是我看到的以色列城市中最高的,它也是中东最开放的城市。

这里有其它城市没有的高楼大厦,沿着海滩是林立的国际连锁酒店。街上行人的穿着明显自由和随意得多(在耶路撒冷,几乎见不到穿短裙和短裤、拖鞋的人),也几乎见不到传统犹太教穿着的人。海滩上各种比基尼美女懒洋洋地晒着日光浴,完全是一座国际化都市的模样。

特拉维夫新城最古老的建筑,是位于中心地带的“白城”。这里云集了全球最多的“包豪斯风格”建筑,并因此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可见这座城市有多年轻。

远眺特拉维夫

海滨

拉宾纪念广场

游艇码头

白城的建筑

然而特拉维夫还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那就是雅法古城。仅仅穿过一条街,仿佛时光倒流,我们立刻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路牌上有雅法的介绍,这里竟是一座4000多年历史的古城!

古城历经千年的变迁更迭,各种不同宗教,各种不同年代的古老建筑混杂在一起,教堂、清真寺、古罗马时代的遗迹交替出现,历经沧桑的石墙、古旧的门窗仿佛都在讲述着那无尽的历史故事。但这里又是有着现代生活的艺术街区:一个个以星座为主题的门牌,流露着现代人的幽默,清幽的院落门口竟然用中文写着“欢迎”。精美的小商店前面是橱窗,后面是作坊,加工富有创意的首饰或艺术品,地下室却藏着一个小博物馆,陈列着店主当初装修时无意发掘出来的珍贵古董……

循着一阵悠扬的旋律转过街角,灰白色调的一家小店,陈列着现代雕塑,坐着一位优雅美丽的中年女士,轻轻吹着长笛……

古城与新城的交界

海边的清真寺

每一块石头都有千年历史

公共取水点

现代的商店和古老的杂货店

不同的语言表达同一个心愿

藏有博物馆的小店

以星座命名的街道

古巷悠长

寂静

这就是我眼里看到的以色列,古老而又年轻,历经沧桑但又生机勃勃。

(未完待续······)

—————————–

注:本文首发公众号“耶路撒冷三千年”

280461396893798915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