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绿洲

说到以色列,“基布兹”和农业是必须要提到的话题。

什么是“基布兹”?这是以色列独有的一种经济形态,基布兹在希伯来语中是“集体定居点”的意思。一个基布兹其实就是一个集体农庄,在这里,大家共享财物,一同拓荒耕种,一起学习技术、教育子女,共同商议农庄事务。社区里的人没有私有财产,工作没有工资,衣食住行教育医疗都是免费的。——怎么样,咱们中国人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熟悉的感觉?

对,基布兹的诞生正是共产主义运动在全世界风起云涌的二十世纪初,然而基布兹并不是单纯的共产主义乌托邦社区实践的结果,而是犹太人在回归故土的过程中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自从公元70年被罗马人逐出耶路撒冷后,在长达1800年的时间里,犹太民族成了失去故土的流浪民族。在世界各地,他们不断成为政治、宗教迫害的受害者。而到了十九世纪末,犹太人在俄国、东欧受到的迫害越来越厉害,时常有屠杀犹太人的惨案发生。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了近代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参与这个运动的既有犹太知识分子,也有犹太商界人士,既有企业家,也有工人,有学生,也有家庭主妇和孩子们,他们所追求的就是有一片真正属于犹太人的土地,建立自己的国家。

自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起,犹太人就陆续开始了向巴勒斯坦的移民。他们从阿拉伯人手中买下一块又一块土地,开始是以分散的家庭形式出现,但因为自然环境恶劣,同时还要抵御敌视犹太人的阿拉伯人的骚扰和破坏,于是为了生存,他们便以集体农庄的形式组成拓荒团体,集中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白天垦荒夜晚防御。当时的条件非常艰苦,从阿拉伯人手中买下的土地,有的是疟疾横生的沼泽地,有的是寸草不长的盐碱地和干旱地,但第一批集体农庄的创建者们,凭着对属于自己土地的热爱,以及建设家园的执着信念,在恶劣的环境中顽强地生存了下来。

第一个基布兹是在1909年建立的,到1948年以色列建国时,犹太人总共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了177个基布兹。基布兹不但为源源不断的新移民提供了落脚点,也为日后建立独立的以色列国奠定了经济基础,还培育和训练出了一大批热情勇敢、踏实能干、富有理想的犹太青年,孕育了许多未来的国家领导人。

到2013年,以色列共有274个基布兹。它的耕地面积为全国耕地的35%,其农业产值却占全国总产值的40%,以色列全国50%的小麦、55.4%的牛肉和80.4%的棉花产自“基布兹”。它的工业产值占全国的7%,近些年“基布兹”还大力发展旅游业,建立了许多旅游景点。在军事方面,每个基布兹都是一个准军事组织,基布兹成员都配有武器,平时生产,战时打仗。

这次的以色列之行,我们拜访了两个基布兹。一个在以色列西部,一个在戈兰高地。

第一个基布兹是以色列最早的基布兹之一,成立于上世纪20年代。来到这里,仿佛穿越了时空。一座80年代风格的食堂是基布兹的社区中心,一楼被架空作为活动场地,二楼用于就餐,宽大的餐厅可以容纳几百人。在这里一切都得自助,我们像在学校食堂打饭一样排队就餐,吃完后自己把盘子送进厨房分类放好。有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在餐厅维持秩序,在厨房帮忙。

基布兹的社区活动中心

基布兹食堂

这里也算是开放为旅游景点的基布兹,有小型的博物馆陈列着各种物品和照片,还原当时的生活场景,记录着这里的历史,10分钟的小电影讲述了人们建设家园的故事。基布兹的工作人员带我们乘车参观了农场,看过去的农业机械、谷仓、宿舍和现代化的养牛场。穿过一片片良田,在清凉的林荫道上行走,两旁是参天大树,只觉得一派田园风光十分惬意。

博物馆内景:基布兹的发展历程

博物馆内景:早期基布兹的活动中心

早期的谷仓和水塔

马厩

早期的宿舍

仍在出产粮食的农场

位于戈兰高地的另一个基布兹,有二百多个家庭生活在这里。大片的果园里,遍地是苹果树、梨树、樱桃树,葡萄园几乎无边无际,为酿酒厂提供着优质的原料。正是麦子收获的季节,田野里麦浪翻滚,让人觉得这真是一片富饶的土地。开着吉普车带我们参观的小伙子指着旁边的小小水库告诉我们,在这里还有不少类似的水库,这里没有自然的湖泊河流,全靠农庄的人们在干旱的旷野里一点点挖掘,艰难地筑起堤坝,蓄积雨水和雪水,灌溉这万亩良田。

乘车穿越戈兰高地的农庄

酒庄

基布兹的水库

葡萄园

从戈兰高地远眺基布兹

可是这些场景当时并没有让我觉得有多了不起,感觉就是一个农场而已,甚至认为在行程里加上这么一个环节有些无聊,我更愿意多看看古城或者教堂。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随着对以色列历史和现实逐步深入的了解,尤其是在看到南部约旦河西岸地区大片的荒漠之后,我突然领悟到,我们之前所看到的,绝不是简单的农场,那简直是拓荒者们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所创造的奇迹!

且不说把一片不毛之地改造为良田的艰辛,单是在这片水比油贵的土地上,看到鲜花遍地绿树成荫,你可知道那需要怎样的智慧和付出啊!

在以色列,只要稍加留意就能发现,几乎在每一株植物下面,都盘着一根黑色的、细细的水管,那就是以色列人创造奇迹的方法——滴灌技术。滴灌技术可不是简单的控制灌溉,而是电脑自动检测植物的生长环境,根据需要自动启闭水泵,把掺入肥料、农药的水渗入植株根部。

这项发明使得以色列的农业在世界上遥遥领先。以色列的农业不但能满足国内95%的粮食需要,还大量向欧洲出口农产品(蔬菜、瓜果、花卉),并向世界60多个国家输出农用物资设备,传授农业生产技术。你能相信吗?以色列的一个农业人员可以养活90人。要知道这里可不是什么“鱼米之乡”的国家,它仅仅拥有20%的可耕地面积,其余均是寸草不生的沙漠和干旱贫瘠的土地。

椰枣是以色列的一种主要经济作物,我们一路上都能看见大片的椰枣林。有的高大有的低矮,果实累累,全靠机械采摘。你知道吗,这可是经过几代农业学家的不断改良,最后才变成现在这样成熟快、产量高、易于采摘的品种,成为主要的出口作物。据说人工种植的椰枣树,还是以色列在建国过程中,突破边境封锁偷运进来的树苗——这里的一草一木,果真是来之不易呀!

约旦河西岸的椰枣林

随着和平与对外开放,基布兹也在改变。我们这次参观的两个基布兹,除了农业外还发展了旅游业。其它的基布兹,有的逐渐私有化,有的转变为科技创业基地。基布兹里出生的年轻人,也不再像父辈那样坚守在一片土地上,而是走向外面更为广阔的世界。然而我想,这样的形态应该会一直保留下去,因为它不仅仅是以色列的一种经济发展形态、一种生产制度,它还承载了一个国家开拓的历史,而后者也许更为珍贵。

(未完待续······)

—————————–

注:本文首发公众号“耶路撒冷三千年”

280461396893798915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