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欢庆妥拉节”上犹太人刚刚诵读完每周《妥拉》(תורה)的最后一个段落,就又立马回头读起了第一章:“起初 神创造天地……”他们说,这么做是代表着神的祝福是循环不断的!

乍一听,挺难理解的——就好像一个中国人刚刚读完了《论语》,立马又翻回到第一页大声朗读起来:“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然后告诉旁边的人说,这么做是代表了老祖宗的训诲是学不完的!

若真有这样的人,他很可能会被视作一个书呆子,因为经典古籍,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都是上一代的东西。但对于犹太人来说,老祖宗传下来的这20多斤《妥拉》书卷却承载了整个民族的生命!

根据《妥拉》的记述,以色列支派中的利未支派和历代的君王被明确要求学习《妥拉》,而这个惯例到以色列人的第一圣殿被毁后发生了点改变。

公元前537年,被掳到巴比伦的以色列人开始回到耶路撒冷、重建圣殿。根据希伯来圣经《塔纳赫》(תנ”ך)里《尼希米记》八章的记载:当以色列人修筑完新的城墙时,正临犹太历的新年,众人召集一处,请文士以斯拉将上帝藉摩西传给以色列人的《妥拉》(中文《和合本》译作“律法书”)带来。于是,以斯拉就向会众宣读《妥拉》,众民听后明白过来,就都哭了。

这极有可能是因为他们深深领悟到了,他们的列祖就是因着轻视了《妥拉》的诫命、反其道而行之得罪了上帝,而上帝切实地在执行着《妥拉》上记载的“福祸制度”,以致于最终他们被赶散在列邦中,因此“上帝的选民”若要重新回到“应许之地”,首先要紧的就是学习《妥拉》!逐渐学习《妥拉》成了每一个以色列人一生都要做的事。

他们开始将《妥拉》的内容分成54个段落(最早期分为55个),在每周的安息日去到会堂里诵读。“欢庆妥拉节”这天就是庆祝他们读完了这一年的第54个段落,随后的第一个安息日又从头开始,就这样每一年每个人都会听、读完一次完整的《妥拉》书卷。可见《妥拉》会对他们的生活产生多大的影响。

你能想象你上学时,师长要求你每年读完一次《论语》,你的感受吗?或且不说读完,若只要你读一段呢?

可能不会有太多人感到兴奋吧,但是对于一个犹太孩子来说,能够参与会堂里的《妥拉》诵读则是件兴奋的事——这是他成熟的象征!

按照犹太传统,男孩13岁步入成年,这意味着他要开始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了。为了庆祝这个重要的时刻,犹太父亲会在儿子13岁生日的那周或近几周里,为其举办隆重的成人礼,而当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让儿子在会堂里诵读当周的一段《妥拉》。因为按照传统会堂里的礼拜要由成年男性带领,所以《妥拉》的诵读是由7位犹太成年男性依次分别诵读一部分,来将当周的《妥拉》段落分为7段诵读完的。作为成年的象征,13岁的犹太男孩会成为7人中的头一位或是最后一位,当他读完自己的部分时,母亲与姐妹会向他欢呼并扔糖果——欢庆这个“甜美”的时刻。如果你有机会亲临现场的话,你就会知道那是多么快乐的日子!

现在想象一下:一个人打小就看着爷爷、爸爸研读《妥拉》;他在成人礼上就是要像爸爸一样地宣读《妥拉》;而他的配偶要在婚礼上和他互相宣誓忠于《妥拉》的训诲彼此结缔,然后互赠婚戒;他每周工作日后的安休日要专门去到会堂听读《妥拉》;就连他每年过的节庆都是在《妥拉》上记载好的!若换作是你,这个《妥拉》对你的生命会有怎样的意义?

就像汉字是我们华夏民族的一脉相承,《妥拉》就是犹太民族的根源。在几千年的流散里,正是因着不同地区、不同文化里的犹太会堂都保留着同样的、以《妥拉》为核心的宗教文化,使得被赶散的犹太人无论逃到哪里都能够迅速地恢复自己的信仰生活、适应当地的环境。就像中国人无论走到哪里,只要遇到了其余会说中文的人,就可以建起China Town来一样。

2015年10月13日

写于耶路撒冷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