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在健身房时,水吧上的大屏幕正在放第二频道的晨间节目。标题写着:“谁赢了战争?”,标题上方有四位男士在讨论。因为健身房里的各个角落的扬声器都大声放着动感音乐,所以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着他们皱起的眉毛,我知道他们并不同意彼此的看法。

停火协议签订之后,许多人都在问“这场战争谁赢了?”。这几周来,许多人因冲突而失去生命,或家园被毁,或整日担惊受怕,也难怪两边的人都想为他们的牺牲要一个结果。而两边的领导人迅速地给了各自民众相同的答案:“我们赢了,”不仅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办公室代表这样告诉记者,哈马斯领导人马哈茂德•扎哈尔(Mahmoud Zahar)用的也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字眼。但无论如何,“谁赢了”都是愚蠢的问题,不仅愚蠢,而且危险还不得体。

最简单的道理,一场杀害了成百上千儿童的战争,不管是对哈马斯还是对以色列国防军,都不能称为胜利。这个道理虽然重要,但只是“谁赢了”是蠢问题的原因之一。

问“谁赢了”这种问题,即是暗示我们将夏天的这场战争看作是安排好的赛事,有开始,有高潮,有结果,就像赛马或者总统选举一样。问这种问题就意味着,既然现在火箭弹、迫击炮和炸弹都没了,一切归于平静,我们就该算出总分来一较高下。多年来,以色列政府就是持着这种态度看待我们的战争。每场战争过后,权威人士就对将军和下令的政客做出评价,然后由退休法官带领的“大众评委”会接着评头论足。每一场战争,都被当成安排好的赛事,要么赢,要么输。

这种态度在近日以色列对待加沙问题上尤为明显,以色列经济部长纳夫塔利•本内特和其他内阁部长敦促内塔尼亚胡让以色列国防军把事情做完。一份广为流传的请愿上坚持要求内塔尼亚胡“让以色列国防军赢,”有人还建立了Facebook主页,同样要求总理让国防军赢得胜利。这个标语最初在以色列向加沙发起军事行动时出现,现在可能又会被贴在全国上下汽车的保险杠上了。

所有这些会让人们对加沙的战争造成误解,也就让人无法认识到如何从今夏的战争前进到更美好的未来。加沙冲突不是一场比赛。这场冲突不是今年夏天才开始的,也不是在开罗签署停火协议就会结束。尽管重归平静让人欣喜,却不是一切的终点。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

即便如此,此次加沙冲突除了造成影响人们数十年的不幸灾难外,同时也给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人带来了新的机会。此次冲突之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可能将重新在加沙地区获得影响力,而哈马斯的力量和影响范围则可能减弱。加沙地区的重建项目也将给反哈马斯的国际社会领导人扶持新的加沙民间政权的机会。同样不信任哈马斯的埃及高层将进一步参与到加沙问题中来,预示着加沙地区一个与过去不同的全新未来。虽然把以上这些加在一起还是不足以说服一个人相信以色列和加沙的关系会好转,但是它们的确表明了一点,那就是以色列应该进一步参与到加沙问题中,而不是脱离开来。如果我们真的聪明、活力、有创意、而且幸运(这些都是以色列人擅长的),那么这场战争将会成为一个转折点,未来将通向一个我们可以和平共处的加沙,甚至是和平共处的巴勒斯坦。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说过,要看一个人的孩子长成什么样,才能知道这个人活得幸不幸福。今日以色列的输赢也许需要依据未来而定。如果十年后,或是一代人后,加沙是繁荣的巴勒斯坦之中繁荣的一部分,与繁荣的以色列和平共处,那么问“2014年加沙的战争是谁赢了”便合情合理,也只有在那时候,我们才能回答:“所有人都赢了。”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