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的一句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话,掀起了轩然大波。由于历史上耶路撒冷和中国文化交集不多,加上大多数华人对于以色列和犹太复国历史知识储备不够,所以很多人不知道该如何表态——有的人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而已,有的人根据个人喜好随便选边站队而已,而实际上他们未必知道传统上西方社会对于以色列和犹太人的复杂态度。

举例说吧,川普(又译特朗普)一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微信上就有个别中国“基督徒”高赞川普为“最伟大的总统,” 这就有点搞笑了。首先,耶路撒冷归属谁,都是神给予的荣耀(况且有句话说耶路撒冷成为“上帝的弃城”,因为上帝都无法裁判),此荣耀焉能属于某一说话不考量后果的政客?第二,人家梵蒂冈教宗都对川普的话公开表示担忧,西方基督教团体也都祈祷和平第一(只有锡安山福音派少数团体为犹太复国主义者,支持耶路撒冷归属以色列),您在这里高歌赞扬某一政客,公开表白一边倒的立场,岂不是制造仇恨吗?

果不其然,川普的一句话,为亚伯拉罕的子孙、一脉相承的犹太人和他们的阿拉伯兄弟带来了流血和冲突,为“和平之城”耶路撒冷带来了内忧与外患。

如笔者前面撰文所说,多数华人对于犹太历史以及耶路撒冷的历史知识储备不够,所以并不了解国际社会和基督教团体对于巴以问题和耶路撒冷归属问题的复杂的矛盾态度。

对于犹太人和以色列,很多华人第一误解是:现代犹太人属于西方人,不乏金发碧眼的,所以西方人和犹太人是一心的,西方都是支持以色列的,所以基督徒也都是支持犹太人的。第二误解是:因为耶稣是犹太人,所以基督徒都挺犹太人。

答案是,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欧洲社会传统上和犹太人是不共戴天的,历史上一直排挤和迫害犹太人,到了纳粹的时候达到了顶峰,而苏俄大规模迫害和屠杀犹太人也不是新闻。不要以为耶稣是犹太人,所以欧洲基督徒就挺犹太人;恰恰相反,因为耶稣是被犹太群众选择上十字架的,所以正因如此千年来在欧洲造成了对犹太人的集体仇恨,到了希特勒的时候演变成了空前的犹太人大屠杀。

第三误解是:对于巴以冲突,西方社会都是挺以色列的。答案是,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不信你去问问以色列犹太专家、媒体、政府首脑乃至平民百姓。他们会异口同声告诉你:不要相信西方媒体所说,因为他们一直在妖魔化以色列。的确如此,如果你仔细看BBC报道,在措辞上明显有意偏袒巴勒斯坦一方,甚至有一则报道引起了以色列官方的抗议,最后不得不更换标题!而当初在巴以分治上,英国的确没有给予犹太人更多支持。笔者从以色列回来,美国、加拿大白人朋友不乏有人问我道:“以色列对于巴勒斯坦人的压迫还那么严重吗?” 对于他们来说,长期受西方媒体的灌输,总觉得现在以色列犹太人对于阿拉伯人,就好比当初德国人对犹太人一样!

第四误解是:西方社会和以色列有相同的价值观和近亲般的宗教联系,所以都支持耶路撒冷全部归属以色列。答案是:未必。西方主流基督教社会其实更希望耶路撒冷国际化,他们并不希望耶路撒冷完全归属以色列并“犹太化”。当然,他们更不希望耶路撒冷完全归属阿拉伯人——穆斯林对于异教的态度之极端,历史上有目共睹,所以哪一天圣墓教堂被仇恨西方的极端势力给炸掉了,也不是没有可能。他们希望看到的是耶路撒冷如同梵蒂冈一样,从某一个国家中独立出来。但是,锡安山福音派是犹太复国主义者,他们是支持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

第五误解:当初西方支持犹太复国,证明他们支持犹太人,支持以色列。答案是:并非如此。首先,欧洲社会迫害了犹太人,有一种负罪感,所以难免会有一种补偿的心里,所以他们心想:“去吧,回到你们的故土吧。” 第二,二战以后西方和苏联等列强瓜分世界版图,对于中东石油的争夺念念不忘,所以英国虽然放弃对巴勒斯坦的控制,但是不忘在这里安插一个棋子以牵制中东,故而一方面支持以色列复国,另一方面又不忘对阿拉伯各国示好,提出了《巴勒斯坦白皮书》,对犹太人回归设置了很多人口与土地数量的限制。

第六误解是:犹太人回到巴勒斯坦,那里是他们两千年前的故土,没什么不应该的。答案是:历史的问题很难说得清。如果溯本求源,那么犹太人的故土是美索不达米亚。的确,犹太人后来迁移到了现在以色列这片土地,但是千年大流散,后来阿拉伯人又住在了这里。所以当犹太人重返故土,难免会发生战争冲突,也难免导致几十万巴勒斯坦难民。对于这个问题,政客和历史学家都很难说清,作为华人,和人家鲜有交集,焉能轻易表明一个立场?这就好比一个以色列人站出来就钓鱼岛问题表一个立场一样!

总之,对于棘手的历史遗留问题,我们一方面要加强自己的知识储备,另一方面不能草率地选边站队,那是政客的事情;我们能做的就是祈求世界和平,不希望有流血与杀戮。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和平之城永远和平和安宁!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