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标题,很多人会立即答道,“是上帝,上帝名叫耶和华”。错!上帝没有名字。许多中国人认为上帝名叫耶和华,这纯粹是基督徒和圣经汉译者们的联手编造。在希文以及英文圣经中上帝没有名字,耶和华是希语对上帝的称呼。

在希伯来语中上帝(יהוה)一词由  4 个字母组成,这  4 个字母的名称依序是      yod(י)-he(ה)-vav(ו)-he(ה),拼在一起读作  Jehovah ,音译成汉字就是耶和华。该词是希文中动词 “存在” 的过去时、现在时及将来时三个时态组合在一起的缩写。它的最表层、最直接的含义是 “永恒的”,即上帝是永恒的,他永远和我们在一起。有许多专门的著作阐述该词的深层含义。耶和华是犹太人对上帝的称呼,绝不是上帝的名字。圣经最早由希伯来文写成,在向其他民族传播的过程中,这些民族误把犹太人对上帝的称呼当成了上帝的名字。这如同后来有些人误认为上帝名叫 “郭得”(God)一样地可笑。需要特别指出, 尽管希伯来文的上帝一词读作耶和华,但犹太人无人胆敢直呼上帝为耶和华。否则是对上帝极大地不尊重甚至亵渎。在古代,只有在圣殿时期全国最大的祭司在赎罪日帅众祈祷时才有资格把上帝称为耶和华。耶和华是对上帝最最神圣的称呼。神圣到了凡人根本就无资格称上帝为耶和华的程度。

犹太人通常把上帝称为 “阿多纳依 ”(Adona’i)或者 “哈筛姆” (Hashem)。

阿多纳依是由 “ 阿东” (Adon)一词演变而来。希语中人们称先生为阿东  ,对先生的尊称是 “阿东尼”(Adoni),本义是 “ 我的先生”。再在该词中加入元音  a,就成了阿多纳依(Adona’i),本义是 “我最尊贵的先生” ,经转义后成为 “我主” ,就变成了对上帝的专有称呼。  在依地什(意第绪)语中,也就是在北欧的犹太方言中,该词的发音是阿多若依(Adonoi)。同样需要特别指出,尽管阿多纳依的神圣程度远不及耶和华,但是历代哲人们仍要求大家在日常生活中不要直呼上帝为阿多纳依,只当大家聚在一起、进行正规祈祷时方可称上帝为阿多纳依,否则仍认为是对上帝的不尊重。哲人们要求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称上帝为 “哈筛姆”,意为 “尊名”。  在希语中 “哈” 是冠词,相当于英语中的  the ,筛姆的意思是名字。  这样哈筛姆的本意是 “这个名字”,转义后成为尊名,专指上帝。  总而言之,在希语中按神圣程度对上帝的称呼是:耶和华-  最最神圣,阿多纳依-  最神圣,哈筛姆-  神圣。

另外犹太人在日常中还经常把上帝称为  Eluhim ,意为 “宇宙之王”;或称为  Kadosh-Barhu,意为 “神圣的祝福”。此外还有许多其它的称呼。

需要指出,尽管在希伯来文圣经中有时会出现 “上帝的名字” 这样的词语。比如在申命记32:3 中说 “我要宣告上帝的名”。对此哲人们在塔木德中解释说 “上帝的名字是什么?是阿多纳依,还是Eluhim,或  Kadosh-Barhu?不,都不是,上帝的名字是由几十万字组成的托拉。”

对比汉语,情况十分类似。中国人把自己的上帝称为老天爷。老天爷实际上是三个 “最 ” 的组合词。  人类中老人最受尊敬,天地间天最高,辈份中爷最大。把这三个 “最”  组合在一起,就成了老天爷,老天爷是中国人最最尊敬的一种称呼。但我们绝对不能由此认定老天爷名叫 “老天爷”。可以设想,倘若圣经的最早版本不是由希伯来文写成,而是由汉字写成。西方人很可能认为上帝名叫老天爷。

在中国,由上帝的名字引出的错误还有不少。比如摩西十戒中的第 3 戒,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汉译全是 “不能妄称上帝的名字 ”  或类似的翻译,这很错误。上帝没有名字,哪儿来的妄称其名?中国的犹太学者们大多不识希伯来文,结果衍生出一系列错误。在希伯来文圣经中,这第 3 戒是 “不得以上帝的名义滥发誓言”。也就是说不能动不动就以上帝的名义发誓。哲人们在塔木德中列举了 4  类誓言属于滥发。  现摘录并引用哲人们的举例如下:1〕众所周知的颠扑不破的真理,比如说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敢向上帝担保:太阳是炽热的。” 2〕明显的谎言,比如说 “月亮绝对是由奶酪构成的,不信你问上帝。”  3〕背离了托拉,比如说 “完全可以吃猪肉,上帝绝对同意”   4〕不可能的事,比如说 “向上帝保证,我整个一星期都没合眼。”

在中国,犹太学刚刚起步,还有好长的路要走。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