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每隔几个月,内塔尼亚胡就有能耐“搞一个大新闻”。这几天,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Yad Vashem)、德国联邦政府、美国白宫、各路学者、政治社团、媒体都在忙着谴责内塔尼亚胡,为政治利益而篡改历史。而这次他引火上身的原由是,在上周二召开的第37届「世界锡安主义大会」上,内塔尼亚胡在致辞中表示,巴勒斯坦民族领袖、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穆夫提指逊尼派中能解释「法特瓦」── 伊斯兰教法、发布教令的德高望重的学者,他们常参与所在政体的重大政治决策,也具有绝对的宗教文化权威)阿明·侯赛尼,才是二战中屠杀犹太人的罪魁祸首。内塔尼亚胡称,正是侯赛尼,在与希特勒1941年11月28日下午四点半的柏林会晤中,怂恿后者把犹太人赶尽杀绝的。鉴于还没有相关的中文消息,我先翻译引用BBC的报道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正受到批评,因为他声称,是一位巴勒斯坦领袖怂恿纳粹施行犹太人大屠杀的。内塔尼亚胡先生坚持,阿道夫·希特勒原本只想要把犹太人驱逐出欧洲,但是,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哈吉·阿明·侯赛尼告诉他:“烧死他们”。

Der Grossmufti von Palästina vom Führer empfangen. Der Führer empfing in Gegenwart des Reichsministers des Auswärtigen von Ribbentrop den Grossmufti von Palästina, Sayid Amin al Husseini, zu einer herzlichen und für die Zukunft der arabischen Länder bedeutungsvollen Unterredung. 9.12.41 Presse Hoffmann

希特勒1941年11月在柏林接见侯赛尼,图片来源:Heinrich Hoffmann Collection/Wikipedia

因为媒体报道常常有断章取义之嫌,所以我索性把内坦尼亚胡讲话中相关段落暂译如下(括号内内容是我补充的),然后,结合他的文意和以色列近况,尝试解读一下他何出此言。诚然,内塔尼亚胡指责大穆夫提负有对纳粹种族灭绝政策推波助澜的责任,是毫无根据的,记录希特勒和侯赛尼会晤的历史文档,并未能证明这一说法。熟悉当时纳粹德国政治状况的人也清楚,这其实并不可能,希特勒不会让一个他称为“狡猾的老狐狸”的阿拉伯人── 一个非雅利安人── 直接干预德国对犹政策。但是,内塔尼亚胡为什么要在大屠杀发生七十余年后的现在,把近代欧洲最大的恶行归罪到了1974年就去世的侯赛尼身上?他的目的何在?侯赛尼又和希特勒、纳粹德国有什么牵连?

在上周二的会议上,内塔尼亚胡

第二(个谎言是),我们除了变动了在圣殿山祷告和非祷告的安排,还妄图破坏阿克萨清真寺。这十分可笑。要不是因为这桩事是悲剧性的,这会是可笑的。我的祖父在1920年来到了这片土地,他落脚在雅法,不久后,他去了雅法出入境管理局。而几个月后,它被暴徒烧毁了。这些袭击者,阿拉伯袭击者,杀害了好几个犹太人,包括我们的著名作家布伦纳(Yosef Haim Brenner,现代希伯来文学先锋作家)。

 

而这次袭击和1920年、1921年、1929年对犹太人社区的袭击,都是在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哈吉·阿明·侯赛尼的号召下引起的。由于在酝酿「最终解决方案」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侯赛尼在纽伦堡审判中被追究战争罪行。他曾飞去柏林。希特勒那时候(内塔尼亚胡指1941年侯赛尼去柏林与希特勒会面,寻求后者支持阿拉伯人的独立运动)还并不想灭绝犹太人,他只想驱逐犹太人。而哈吉·阿明·侯赛尼去到希特勒面前说:“如果你驱逐他们,他们都会来我这里(英属巴基斯坦托管地,以色列国的前身)。 “”那我应该怎么做呢?”他(希特勒)问。他(侯赛尼)说,“烧死他们。”尔后他(侯赛尼)在纽伦堡审判中被起诉究责。他逃脱了制裁,后死于癌症,在战争结束后,在开罗死于癌症。但是下面这句是哈吉·阿明·侯赛尼说的。他说:“犹太人妄图摧毁圣殿山。”我的祖父在1920年的时候,试图摧毁…什么?阿克萨清真寺?所以说,这谎言是都快有一百年的历史了。它挑起了许许多多的袭击暴行。但圣殿山还在。阿克萨清真寺还在。但谎言也还仍然持续存在。

 

这就是内塔尼亚胡周二演讲的一小部分。在这回演讲中,内塔尼亚胡为犹太人举列了,当今社会有关以色列的“十大谎言”,而他关于大穆夫提的荒谬看法,是在他在第二个谎言中顺口说的。为了把这个说法放到上下文中理解,我把内塔尼亚胡在演讲中指明的“十大谎言”都列出来了:

1.以色列要改变圣殿山的「现状」(圣殿山一直被耶路撒冷的穆斯林控管,非穆斯林教徒能在规定时段访问圣殿山,但不能在圣殿山上祈祷。「现状」(Status quo)指关于处理圣殿山宗教问题的一个历史惯例,保证穆斯林自己治理穆斯林的宗教场所)。2.以色列要毁灭阿克萨清真寺。3.近期以色列暴力冲突升级,是因为犹太人定居点增多。4.以色列在处决巴勒斯坦人。5.以色列过分依赖武装力量。6.暴力冲突升级还因为与巴勒斯坦的和平谈判陷入僵局。7.阿巴斯是温和派。8.只有国际观察者(内塔尼亚胡指联合国)才能还圣殿山以安宁。9.现状暴力冲突持续是因为没有一个巴勒斯坦国家。10.中东问题的核心是巴以冲突。

第四、五、九、十号“谎言”是对以色列屡见不鲜的批评,从以色列建国伊始就有了。内塔尼亚胡说不说,这些批评也都在那里。第三、六、七号谎言可以理解成以色列总理对近期地区形势的看法 ── 如果熟悉内塔尼亚胡的政治倾向,他列出的这两大谎言也算是多此一举。也许是为了刻意唤醒大众潜意识中的摩西“十”戒,内塔尼亚胡先生硬生生把“谎言”数量凑数凑成了十个。其实只有第一、二、八号“谎言”才是这次讲话的时新内容,直指最近以色列发生的十分重要的政治事件:十月份以来,以色列发生多地巴勒斯坦人针对犹太人的恐怖袭击事件,多名犹太人遇刺身亡,数十人受伤,也有一名犹太人为报复杀害另一名巴勒斯坦人。由此,挑起了更多巴以在加沙地区的摩擦,伤及众多平民。

最近的暴力事件可以被看成是近达一个世纪的巴以矛盾的一部分。但同时,它们的直接导火索,却是一个与圣殿山关系密切的漫长复杂的政治文化现象。历史文献记载和现代考古发掘显示,位于耶路撒冷老城的圣殿山,是早期犹太文明第一和第二圣殿的所在地,西墙(哭墙)是第二圣殿的一部分遗址。在第二圣殿被罗马帝国毁灭以后,穆斯林分别于7世纪晚期和8世纪早期在第二圣殿原址和周围修建了圆顶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圆顶清真寺是现在能见于世的最古老伊斯兰建筑之一,而阿克萨清真寺也在建立后几个世纪里,经过几番地震和重建后,伫立至今。圆顶清真寺被认为是穆圣「夜行登霄」之处,对于全世界穆斯林来说,是最重要的伊斯兰圣地之一。

The_Western_Wall_and_Dome_of_the_rock_in_the_old_city_of_Jerusalem

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西墙,背后金顶的建筑物即为圆顶清真寺 图片来源:wikicommons

去年这个时候,以色列当局曾一度限制巴勒斯坦人去圣殿山上的清真寺礼拜,激起了众多巴勒斯坦人的抗议。最近,又有民间说法,称以政府要改变圣殿山的现有格局,使它对更多的犹太人开放,允许犹太人在圣殿山上做祷告。更有甚者,呼吁要在圣殿山上重建圣殿,恢复往昔犹太文明的光辉。于是,在巴勒斯坦人之中,也再次流传开了一个经久不息的谣言,那就是以色列准备要改变「现状」,结束圣殿山穆斯林宗教自治,甚至,直接捣毁阿克萨清真寺。九月底,在阿克萨清真寺门口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警察发生冲突。这个月早些时候,《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火上浇油,又公开质疑了圣殿山犹太历史的可靠性和现实性,激起了世界各地犹太人的极端不满。

内塔尼亚胡在周二的演讲中,趾高气扬地抗议道:“圣殿山是我们的最神圣的所在,它是所罗门王三千年前在那里建造的,比伊斯兰的诞生早了1500年”。内塔尼亚胡语气中暗含对伊斯兰的贬低,而他也丝毫没有提及,是以色列国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中从约旦手中夺取了东耶路撒冷,占领了圣殿山,而后将管理权交给了耶路撒冷的穆斯林的。(当然,反之,这段侵略历史也并不能为如今圣殿山上穆斯林赤裸裸的反犹言行开罪。)

在周二内塔尼亚胡发表他惊世骇俗的言论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又兴冲冲地来凑热闹了,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以色列尊重巴勒斯坦人在圣殿山的权利。而且,以色列应把西墙(哭墙)当作阿克萨清真寺的一部分,交给穆斯林管理。毫无疑问,这激起了无数反对的声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随后知趣地撤销了这一决议。

圣殿山确实有复杂的历史和社会背景。尽管如今坐落于以色列的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和圆顶清真寺的实际庇护人其实是约旦国王阿卜杜拉。「现状」制度其实是十八世纪奥斯曼苏丹的政治遗产,从中还可以一窥奥斯曼帝国是如何管理其帝国下诸多宗教人口。不过再多说就偏题了,且打住。

这就是内塔尼亚胡周二在「世界锡安主义大会」上讲话的政治背景。正如我在后文会解释,从历史上看,近期在以色列发生的重要事件其实都和阿明·侯赛尼有重大关系。不过,很明显,内塔尼亚胡的讲话本身,并非针对侯赛尼,他也没有要故意「翻旧账」的意思。这次风波也许是一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内总理,在举例修辞时不小心说漏了嘴,展示了他真实的想法。只不过这次他可能不小心太放肆了,淡化希特勒和纳粹党的历史罪行,同时暗示是侯赛尼专程飞去柏林参与大屠杀的,这可触碰到了欧美政坛最敏感的道德神经。

由此可见,一方面,犹太人大屠杀已经过去七十年,这个历史事件在西方依然具有巨大的政治话语权和影响力。另一方面,放在巴以冲突的背景下看,内塔尼亚胡恶意的指控,不仅显得他居小人之心,而且,作为国家领袖,他对历史极不负责的态度只会让目前的巴以局势恶化,也令亲以色列的国家对以色列产生更多非议。

周二内塔尼亚胡话音刚落,犹太人大屠杀研究的重要学者们,如Christopher Browning和Timothy Snyder,就纷纷旋即撰文反驳,极力谴责内塔尼亚胡利用大屠杀的历史。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秘书长埃雷卡特也在第二天发表了声明:以色列领袖对其邻居竟如此仇恨,到了他都愿意赦免希特勒杀害六百万犹太人的程度。

而内塔尼亚胡则在他耸人听闻的言论成为众矢之的的第二天,也飞去了柏林(怎么都爱飞柏林#:#)。和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谈后,两人一起回应了舆论。默克尔坚持称,无论如何,德国仍要为大屠杀负全部责任。内塔尼亚胡则稍稍放缓了一点之前的莽言,重申希特勒和纳粹的罪行当然不应该被赦免,但同时,他还是对侯赛尼死不改口,仍然认为其与纳粹高级战犯希姆莱和艾希曼一起狼狈为奸,在「最终解决方案」中发挥了的“重要作用”。内塔尼亚胡给出了自己说法的来源,是在纽伦堡审判上被定罪并处决的Dieter Wisliceny的证词。根据该证词,侯赛尼与艾希曼关系密切,曾知晓并帮助设计大屠杀。有关系,大概没错,但参与设计大屠杀,恐怕不可能。大多数历史学家都摒弃了Wisliceny的证词,认为其并不可信,侯赛尼多半是Wisliceny想为自己和希特勒脱罪而找的替死鬼。

Großmufti Amin al Husseini, Heinrich Himmler1943年希姆莱接见侯赛尼 图片来源:wikicommons 拍摄:Kurt Alber

内塔尼亚胡滥用大屠杀历史的首要原因,还是属他故意淡化的巴以冲突。毕竟抹黑敌人是再常见不过的政治手段。根据他在讲话中的说法,巴勒斯坦人应该为以色列所有正在发生的悲剧负责,而以色列,两手空空,一身轻松。没有任何责任的以色列,相反,好像还应该收到国际社会的褒奖似的,因为作为“中东地区的唯一民主国家”,以色列维护了公平正义的秩序。哎,这当然是内塔尼亚胡一厢情愿的想法。尽管他周二的讲话里有许多是很有道理、有说服力的,但以色列的自由民主博爱,并不能成为它排挤巴勒斯坦人的开脱借口。同理,为了诬蔑巴勒斯坦,而不惜扭曲欧洲犹太人在二战的惨痛遭遇才是真的贻笑大方。

谴责归谴责,其本身除了占据道德高地外并没有太多意义。不管怎样,内塔尼亚胡的言论既然已经引起了轩然大波,我们不妨考察和反思一下他如此“不拘一格”想法的来源。事实上,把侯赛尼当作「犹太人最终解决方案」的幕后黑手曾有许多先例,散见于一些捕风捉影的二流学术作品和网络谣言,内塔尼亚胡可能就是受它们影响。真正的问题是,耶路撒冷的大穆夫提到底是谁?他去柏林找希特勒干什么?他为什么和那么多里宾特洛甫那样的纳粹高官见面?

虽然中东以外的普罗大众,也许并不熟悉名不见经传的侯赛尼,在中国,他也不如阿翁那么有名,但作为耶路撒冷20年代的大穆夫提和巴勒斯坦民族主义的奠基人,他在阿拉伯世界直到今日都声名显赫、备受尊崇。侯赛尼具有明显的亲法西斯、亲纳粹倾向,巴勒斯坦人却依然把他看作巴勒斯坦的国父之一。不过,大概是他从不吝惜展示自己和希特勒还有纳粹高层的良好关系,学术界、还有犹太人大屠杀的研究者们,很早就熟悉侯赛尼的名字和他在中东传播反犹主义的重要角色。阿伦特在她半个世纪前发表的、现在看来过度享有盛名的那本《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中,就短暂提及过侯赛尼。尽管她的书问题斑斑、对艾希曼的评价如今看来也颇有偏差,但对侯赛尼,她的把握却十分准确。阿伦特看来,侯赛尼与纳粹合作并不是什么秘密,也从未想隐藏,但他这么做是出于阿拉伯民族主义的考量,而侯赛尼和艾希曼的关系并没有多深,也谈不上是欧洲屠犹的战犯。

于今年5月19日去世的希伯来大学欧洲史教授、反犹主义研究的执牛耳者Robert S. Wistrich,在他五年前出版的洋洋巨著《致命的妄想:反犹主义 ── 从古典时代到全球吉哈德》(A Lethal Obsession: Antisemitism – From Antiquity to the Global Jihad)一书中,也用整整一个章节详述侯赛尼与纳粹政府的密切合作的前因后果。这也是本文主要的参考资料。

巴勒斯坦的同情者们不应再抱有幻想:阿明·侯赛尼的确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犹主义者,既在政治上反对锡安主义,又在文化上敌视犹太人。作为希特勒的拥护者和铁哥们,侯赛尼是纳粹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友。除了在阿拉伯世界猛烈宣传纳粹主义,侯赛尼在二战中还大力鼓动了东南欧的穆斯林加入纳粹德国的党卫队,参与对抗苏联红军,甚至是屠杀犹太人的暴行。可见,内塔尼亚胡关于侯赛尼与希特勒走得近的说法,是受到历史学家认可的。但是,这位身负诸多其他罪行的巴勒斯坦领袖,在1941年11月与希特勒的会面中,并没有唆使希特勒“烧死”犹太人,也无力促成「最终解决方案」的形成。一向自负又心狠手辣的希特勒,并不需要侯赛尼帮他下定决心给犹太人最后一击。

阿明·侯赛尼出生于十九世纪末耶路撒冷的望族,他的家族在巴勒斯坦南部拥有大量的土地,许多成员都曾在耶路撒冷身居要职。家族内把他们的祖先追溯到穆圣,侯赛尼也称穆罕默德·阿凡提·阿明·侯赛尼,其中,“阿凡提”是奥斯坦帝国下通用的贵族头衔。1913年,侯赛尼随母亲去麦加完成朝觐而获得了哈吉的称号,于是又叫哈吉·阿明·侯赛尼。

侯赛尼从小就在奥斯曼帝国多个政治中心求学,掌握了多门语言,他曾在一战中服役,并在奥斯曼帝国解体、巴勒斯坦转为英国控制后,担任耶路撒冷大穆夫提,成为英属巴勒斯坦内阿拉伯人的宗教政治领袖。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尤其是当锡安主义者疯涌到巴勒斯坦时,他领导了反犹太、反英国政权的暴力活动。侯赛尼挑起多次针对犹太人的骚乱,就是内塔尼亚胡口中的那些袭击。1929年,希伯伦的阿拉伯人对这个城市里历史悠久的犹太社团进行了屠杀,造成67人死亡。这些阿拉伯人正是基于“犹太人破坏了圆顶清真寺”的谣言而行动。这和今天,又何其相似?这种说法最终还要怪在侯赛尼头上。

1936年至1939年,侯赛尼领导了巴勒斯坦阿拉伯大起义,其直接原因就是涌入巴勒斯坦的大量犹太移民。英国随后镇压了起义。为了逃离英国的追捕,他于1937年逃离巴勒斯坦,并陆续在多地避难。在1941年11月会面希特勒之前,侯赛尼访问了罗马,并于10月27日见到了墨索里尼, 要求意大利和轴心国认同他的阿拉伯国家。而他和希特勒随后的会晤,则基本是这次和墨索里尼会面的翻版:侯赛尼要求对方承认一个没有犹太人的阿拉伯国家,两方就“反犹反锡安主义”达成了一致共识。侯赛尼认为,由于大部分阿拉伯人当时对德国都抱有好感,德国的公开声明,会在阿拉伯民众中产生不可小视的鼓动作用,对他自己的领导权十分有力。

二战期间,侯赛尼为了继续反对英国把巴勒斯坦划予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分治的计划, 建议并帮助纳粹德国的宣传机器一周七天不断地,以阿拉伯语在北非和中东传送反犹、反盟军的广播,持续时间1939年到1945年春,从不间断。侯赛尼战后辗转各地,晚年定居黎巴嫩。他1974年死于贝鲁特,而并非像内塔尼亚胡所说“死于开罗”。

内塔尼亚胡其实还有一点说得是在理的。1933年,希特勒刚刚上任、纳粹党刚刚统治德国的时候,尽管希特勒自己曾多次在自传《我的奋斗》和其他场合表示要把犹太人送上绞刑架,但是,德国政府和德国大众当时都并没能意料到,纳粹党后来会用死亡营、毒气室、小分队集体枪决的方式工业化、战略化地屠杀犹太人。希特勒也是在二战开始的第二个年头,才开始大规模地、有针对性地、系统性地杀死犹太人。直到1940年夏天,纳粹都还考虑过由艾希曼暂时负责的臭名昭著的「马达加斯加计划」,即,将欧洲当时的犹太人全部送往非洲以东环境十分恶劣的马达加斯加岛(时法国殖民地),让他们自生自灭。但这个计划在纳粹当时的经济状况下并不具有可行性,而且,1942年底,英国军队在马达加斯加挫败维希法国后,政治上这个计划也毫无可能了。

所以,三十年代中早期,纳粹政权的“当务”之急是把德国非犹太化(judenrein),其政治措施包括限制犹太人商业政治活动、大规模逮捕监禁犹太人、立法剥夺犹太人公民身份以及强制移民,而并非集体屠杀。二战前夕,一共约有三十多万犹太人由于德国的迫害而出逃,他们的主要目的地是美洲,或不受纳粹反犹政策影响的欧洲国家,如荷兰、法国、匈牙利等(后来也被纳粹占领)。由于英美等国的移民限额政策,还有几万被迫逃离的犹太人甚至不远万里抵达了东亚。伪满洲国、民国时期的天津、大连、上海还有日本神户,均在三十年代末接收过来自欧洲的犹太难民。

只有一个方案,从1933年纳粹上台到1939年二战开始,都在执行,那就是德国锡安主义联盟在希特勒刚掌权的时候,就主动向政府提出的「哈瓦拉计划」(Haavara Agreement),即把犹太人大规模地转移到英属巴勒斯坦托管地 ── 《圣经》中的应许之地。一心只想把犹太人送走的纳粹德国当时也欣然同意。「哈瓦拉计划」一共从纳粹德国转移了大约六万犹太人到英属巴勒斯坦。可正如Wistrich教授在《致命的妄想》中说明的,“纳粹支持犹太人移民巴勒斯坦,不应该看作是一种亲锡安主义”。事实上,“第三帝国的经济从这个安排中受益匪浅”,因为根据「哈瓦拉计划」,离开德国,犹太人必须暂时放弃他们在德国的所有财产,而他们在到达巴勒斯坦后,需要重新向德国把自己的财产“买”回来。换句话说,这批犹太人成为了纳粹德国在中东贸易出口中被屠宰的羔羊。在英国政府于1937年表示支持巴以分治和以色列建国以后,“纳粹宣传加强了对锡安主义的攻击,并公开对阿拉伯人反英反犹的‘自由斗争’表示支持。”在1936至1939年阿拉伯世界爆发起义后,英国张伯伦政府颁布了《1939年白皮书》。对阿拉伯人做出让步。巴勒斯坦可以建立一个独立主权的的以阿拉伯人为多数的双民族国家。同时,犹太人不再被允许大规模移民去英属巴勒斯坦托管地。(详见,R. Wistrich《致命的妄想:反犹主义 ── 从古典时代到全球吉哈德》,2010,666页)

这就是侯赛尼选择亲近希特勒的历史背景。正如前面说到了,他到德国的目的就是游说纳粹德国,希望后者能够正式表态支持阿拉伯人反抗英国统治,独立建国。而侯赛尼所幻想新阿拉伯国家,是一个从巴勒斯坦延伸到伊拉克的大国。根据著名的阿拉伯谚语“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而纳粹德国和谋求独立的侯赛尼代表的阿拉伯人又有相同的敌人;犹太人,英国人,还有侯赛尼口中“不信神”的共产主义者。(讽刺的是,纳粹意识形态其实也是反宗教的。)他们的联手也自然一拍即合。

但纳粹在德国国内的首要敌人,还就是犹太人。对犹太人大屠杀的基本动机,则是纯粹的种族主义和政治反犹,即认为犹太人秘密控制着世界,而且他们本身就是无恶不作的劣等种族。根据Timothy Snyder在他刚刚出版的新书《黑土》中的提法,希特勒眼中,也许犹太人根本就不能算作一个「种族」(race),而是个「非种族」(nonrace),或者叫「反种族」(counterrace)。因为希特勒的世界观,就是「人以“种族”分」、「适者生存」。他认为,一个种族会随天性为食物和土地战斗,而世界就是在这样的信条下运行的。犹太人的种种行径,颠覆了希特勒对“弱肉强食”的信奉,使他进而产生要灭绝他们的想法。

Snyder对希特勒的心理分析,在我看来也许有些过犹不及了,并不能对整体理解纳粹德国提供新的见解。不管希特勒本人怎么思考,在希特勒制造的第三帝国意识形态中,德国民众会受到这样的教育:所谓的高等种族,即雅利安人/德国人,要把犹太人、斯拉夫人和其他人统统踩在脚下,当然也包括罗姆人、同性恋者、残障者、不同政见者。这些都是劣等人,不应该生活在世界上。这种可怖的种族主义的想法是如此深刻,以至于希特勒在1942年七月曾这样形容侯赛尼:

尽管他一脸贼眉鼠眼的样子,但他金发碧眼,给人这样一种印象,那就是他的祖先里可能有不只一位,是从罗马最高贵的血统延续下来的雅利安人。(摘自Wistrich《致命的妄想》,引用英国著名历史学家Hugh Trevor-Roper的《希特勒的桌边谈话:1941-1944》(Hitler’s Table Talk, 1941-1944))

只要稍微了解纳粹种族主义的意识形态,就知道侯赛尼参与第三帝国的对内政策是几乎不可能的。尽管是希特勒首先侵占波兰的,但他还是认为犹太人才应该为二战负责 ── 正如他们应该为一战负责一样。而且,不管资本主义的英国,还是共产主义的俄国,实质上都是在犹太人控制之下的。这些极端荒谬的说法,暗示这犹太人具有某种“劣根性”。然而,阿拉伯人和犹太人语言族群上又恰恰同源,这着实让希特勒对侯赛尼感到很不自在,而他消除这种顾虑的方式,居然是暗自揣测侯赛尼具有雅利安血统。这实在是本末倒置,匪夷所思。不过,谁叫他是希特勒呢?

宏观讲,侯赛尼主动接近纳粹德国的重要原因还包括,现代德国的国家形成较英法晚得多。由于没有掌握海上霸权,德国在海外的殖民地比较少,多是俾斯麦通过外交手段获得。二十世纪上半叶,民族主义和反殖民主义在世界范围内蓬勃发展,纳粹德国在这方面就没有英法那么忧心忡忡,它在欧洲以外地区少有领土纷争,在伊斯兰文化主导的中东和北非也没有殖民利益。希特勒希望为雅利安人打造的「生存空间」(Lebensraum),坐落在第三帝国东边的东南欧和俄罗斯的土地上。中东并提不起希特勒的兴趣,他对伊斯兰和欧洲的历史交汇也所知甚少。而且,根据不成文的轴心国默契,地中海沿岸(除却巴尔干半岛)应当是法西斯意大利的势力范围和关注重点。

根据Browning教授在他倍受赞誉的《最终方案溯源》(The Origin of the Final Decision)中的说法,尽管纳粹官方上「最终解决方案」是在1942年1月20日海德里希召集万湖会议上敲定的,但在会议好几个月前,也就是说,在希特勒11月会晤侯赛尼之前,希特勒就有了完全屠杀犹太人的想法。而且这不仅是想法,位于帝国东部的海乌姆诺死亡营在11月就开始了建造毒气设施。而在战场上,从1941年的夏天开始,德国就开始苏联领土上展开大规模屠杀,东线战场上的所有犹太人随后都将遭殃。9月,纳粹更是在基辅市外进行了臭名昭著的「娘子谷大屠殺」,短短两日内手刃3万多名犹太人。这些都说明了纳粹机器大约在1941年年底,就已经确定了屠杀犹太人的想法和行动。

侯赛尼的角色现在应该十分清晰了。他和「最终解决方案」没有关系。他和德国二战中的联系,在于他劝说欧洲穆斯林加入德军参战,也在于他向中东反复输送反犹宣传。纳粹对中东和北非的政治宣传,在阿拉伯世界播下了欧洲反犹主义的种子。从这个意义上说,内坦尼亚胡的讲话其实触及了一个在背后的更为庞大的的话题,那就是现代阿拉伯国家中盛行的反犹主义。二战以后,由于纳粹的屠犹历史,欧美/基督教世界中的反犹主义基本绝迹,至少表面上如此。但许多已经被世人唾弃的说法,比如说,世界犹太人大阴谋,如今在阿拉伯世界却遍地开花,也随着穆斯林近半个世纪向欧洲移民,蔓延影响到了欧洲各国。今年在法国发生的反犹事件就是明证。而欧洲则由于自身历史和政治正确的原因,选择对这样现状熟视无睹,没有进行实质讨论解决。这个现状其实与侯赛尼的关系巨大,因为他正是把反犹反锡安主义和伊斯兰化的阿拉伯政治结合的始作俑者,正是他一开始怂恿穆斯林以极端方式参与反犹行为,并把反犹主义深深印刻到了当代阿拉伯国家的政治意识中。这个话题很有意思,改天再写文章详谈伊斯兰和现代阿拉伯国家的反犹主义。

所以,到现在为止,尽管各种证据都清楚地表明了到底是谁屠杀了欧洲的犹太人,但内塔尼亚胡还是没有要对“侯赛尼教唆希特勒屠犹”的错误言论进行道歉或者更正的样子。对于一个偏执的政治强人来说,这两个词在内塔尼亚胡的字典里或许还真是不存在的。

不过,或许我们应该放轻松,多多学习网友们的恶搞精神:在内塔尼亚胡出言不逊后,#bibihistorylesson(#内塔尼亚胡的历史课#)的短词条爆红社交媒体推特,绝尽反讽之能事。虽然,至此,我们能确定巴勒斯坦人阿明·侯赛尼没有参与屠杀欧洲犹太人,但是,巴勒斯坦人很忙,他们好像一不小心暗杀了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导致一战爆发。哦,他们好像还一不小心丢了颗石头,砸沉了珍珠港。不过真正的重磅消息是,嘘,偷偷告诉大家,巴勒斯坦人还让恐龙灭绝了呢!

Screen Shot 2015-10-25 at 16.32.24 Screen Shot 2015-10-25 at 16.33.07 Screen Shot 2015-10-25 at 16.36.30上图系推特和The Daily Current页面截图,毫无网友恶搞,纯属真实保证。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