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应该得到公义?【拉比读经】 Mishpatim

圣经段落《出埃及记21:1 -24:18》

翻译 利维
编校 邹云鹏,天佑(Amit)

《妥拉》非常关注“公义”,本次的读经(Parshat Mishpatim)关注的即是公义和法律所体现的价值,这部分经文在圣经叙事中的位置表明了这个主题的核心及重要地位。在此前的读经里(Parshat Yitro),上帝在西奈山上单独见摩西,并颁布十诫,这称得上是世界史上最重要的天启。

随后,在本周的经文里,针对上帝在西奈山上给予以色列人的律法,《妥拉》将会进一步详述并反复提及它们作为公义和法律的那部分价值。

拉熙(见脚注)深谙公义和律法之间的距离,他说:“公义坐在世界的至高之巅,因为《妥拉》靠它履行了十诫,正如《出埃及记21:1》所说的:‘你在百姓面前所要立的典章是这样’。”(《Rashi Mishna Avot 1:1》)

不过,最根本的问题并非强调“公义”有多么重要,而是“公义”的定义是什么?它适用于哪些人?《妥拉》尽可能从本质上解决了这些问题。

什么是公义?《妥拉》并不满足于公义仅仅只是保护某人免遭人身伤害或者财产损失,我们将其称之为“自己吃饱也不让别人饿着”式的公义。实际上,《妥拉》竭力去推动一种更为积极的公义和奉献精神。

例如它主张人们将别人丢失的东西或牲畜主动交还给失主,再比如尽可能减少动物的负担,正如经文里说的那样:“若遇见你仇敌的牛或驴失迷了路,总要牵回来交给他。若看见恨你人的驴压卧在重驮之下,不可走开,务要和驴主一同抬开重驮”(《出埃及记23:4-5》)。

公义适用于哪些人?这个问题和我们今天的生活都密切相关,甚至在很多公共领域都可以被频繁提及。公义适用于谁?难道仅仅是我们自己?

不,公义绝不仅仅适用于我们自己(犹太人)也适用于其他人,这样的呼喊反复在《妥拉》中回响:亚伯拉罕不仅心系自己的族群,还会为索多玛人祈祷他们的未来;法老的女儿收养了摩西;摩西参与解救米甸女子…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

《妥拉》一再强调“公义”同样也适用于外邦人和陌生人:“不可欺压寄居的,因为你们在埃及地作过寄居的,知道寄居的心(《出埃及记23:9》)”。

对动物的公义

公义并不仅仅适用于人与人之间,也适用于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本周《圣经》段落提供了一种伟大的价值观即人道地对待动物,例如安息日不仅适用于人也适用于动物:“六日你要做工,第七日要安息,使牛、驴可以歇息…(《出埃及记23:12》)”,再比如禁止用母亲的乳汁去煮它的孩子:“不可用山羊羔母的奶煮山羊羔(《出埃及记23:19》)”。

此外,《妥拉》还倡导献祭的动物出生后的七天内,都不能离开自己母亲:“你牛羊头生的,也要这样,七天当跟著母,第八天要归给我”(《出埃及记22:29》)”。安息年的田地或果园里要为动物遗留下食物:“只是第七年要叫地歇息,不耕不种,使你民中的穷人有吃的。他们所剩下的,野兽可以吃。你的葡萄园和橄榄园,也要照样办理(《出埃及记23:11》)”。

值得一提的是,本周《圣经》段落里所提及的一些经文,也是《巴比伦塔木德-中门书》里涉及人道对待动物的溯源总纲。

当然,《妥拉》并不仅仅给予动物以权利,也给予它们相应的责任,例如动物若是伤害到人,也必须要接受相应的惩罚,譬如经文里说:“牛若触死男人或是女人,总要用石头打死那牛(《出埃及记21:28》)”。

公义与启示

公义与神启的关系是什么?首先,上帝必然不喜欢世界失去公义,但更深入的理解,神的存在是通过昭示公义向世人显现的,例如在经文里,有血有肉的审判官往往被指代为“Elohim”,而这个词通常指向上帝(《出埃及记22:7-10》)。

这也许意味着如果一个人毕生致力于伸张公义,那么他也就实现了神圣的价值,最大程度地符合了上帝以自己的形象造人的映射。

上帝住在一个公义可以被践行的社会里,造物主依靠其神圣价值普照万物,公义显然是其中最重要的。神圣的《光辉之书》里说:“亵渎公义即亵渎上帝(《Zohar Mishpatim 112a》)”。

公义确立了以道德为基础的规则,而不是个人利益。它需要一个人超越自己,去聆听神的话语。神启是一种不断可以调谐以至于最终能够聆听神音的过程,而上帝只对那些懂得如何聆听的人说话。

【译者注】

* 拉熙 (Rashi) – 所罗门•本•依撒克,是法国11世纪著名的犹太圣经解读者。

*《光辉之书》是传统犹太教经典的重要部分之一,用来解释永恒而神秘的造物主与短暂有限的宇宙之间的关系,在犹太思维和理论体系中具有深厚的根基。在大约12世纪末和13世纪初,《光辉之书》作为犹太秘传代表性的理论著作,真正地进入了犹太人的视野。它对犹太精神以及思维有巨大影响,包括律法,服装,传统,圣经解读,祷告内容等。

然而,千百年来这却始终是一门极挑学生的学问。起初研习《光辉之书》只是犹太人,而且每个时代只会传授那些智慧水平高度发展的个人,对于没有准备好学习它的普通民众,它一直是处于有目的的隐藏的状态。但自20世纪和21世纪以来,随着国际社会对宗教神秘学的研究兴趣蓬勃发展,犹太秘传和《光辉之书》也开始进一步得到更广泛的关注,包括非犹太人也在研习。

———————–

关于作者

拉比雅科夫•纳根

拉比雅科夫•纳根(1967年–)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犹太哲学博士,Otniel(俄陀聂)塔木德学校的教师。他有很多关于犹太精神、律法、哲学及塔木德等方面的论著。他积极与基督教、佛教及穆斯林的导师进行深度的交流。同时,他还研究东方哲学和理论,认为犹太教中也包含东方文化的因素。

22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是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他来自以色列,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