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国人对读托拉的细节不是很清楚,许多人误认为在安息日的上午是由七人登台读托拉。其实不是,这七人是陪读托拉,托拉始终由一人读。下边摘录《犹太七色光》一书 <祈祷> 一章中 ‘读托拉’ 一节,详细阐述读托拉的全过程。

a) 对于犹太教徒,没有比读托拉更重要、更幸福的了,托拉上记有全部上帝给以色列人的教诲和戒律。每逢星期一及四、安息日、节日、高兴的日子以及悲伤的日子都要读托拉。每年从住棚节第8天开始从头读起,全年通读一遍。之所以平时每星期一、四及安息日读托拉,源自摩西的教导。以色列人逃出埃及后,在旷野中三天没找到水,众人开始抱怨摩西(出埃及记15:22-24)。哲人们解释说水是托拉的象征,三天没找到水意味着三天没读托拉。摩西为了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令众人绝不能超过两天不读托拉。

b) 读托拉前,由一人把托拉卷轴从约柜中取出、给卷轴戴上王冠、交给诵读人。对于平时的早祷,此时诵读人高呼 “你们和我当称我主为大,一同高举他的名。”,此句取自“诗篇”(34:3)。每逢安息日和节日时,读经人要高呼三句。第一句是“示!依斯拉尔… …”, 这句就是在本祈祷中曾手捂双眼呼喊的那句(申命记6:4-9。)。第二句是“您是我们的上帝,伟大的主,圣名属于您。”。第三句是“我曾寻求上帝,他就应允我,救我脱离一切恐惧。”,此句取自诗篇34:4。读经人每高呼完一句后,众人要大声重呼。然后诵读人怀抱托拉,绕场半周。众人伴唱,表达对上帝的赞美和崇拜。最后把托拉放到读经桌(马)上。(有关约柜、读经坛、读经桌在教堂中的具体位置,请参阅本章最后的教堂平面图。)

c) 读托拉时共有5人站在读经坛上,①读经人、②主持人、③本次的陪读人、④上次的陪读人、⑤助手,助手的任务是负责倒卷托拉卷轴。在读托拉开始前,主持人(嘎依)呼叫一名祭司家族的人到读经坛边来。祭司家族的人来到后,小声告诉主持人自己的名字及父亲的名字,然后主持人把这两个名字插入到固定的祷词中,大声诵读。祷词的中心意思是感谢上帝把托拉赐给了以色列人,拯救了以色列人。然后众人与主持人共同高呼“惟有你们专靠上帝,你们的神,今日全都存活。”(申命记4:4)。如没有祭司家族的人前来(一般情况都是这样),主持人一语带过。

d) 每读一段托拉都需要有一人陪读,陪读叫作“阿利拉” ,陪读人叫作“欧”。日子不同,所读托拉的段数不同,因此陪读人数也不同,每周一或四是3人,新月4人,好日子5+1人,赎罪日6+1人,安息日上午7+1人,安息日下午3人。+1人的意思是读完相应的段落后,还要加读一段“马芙尔”。安息日的马芙尔就是最后一段的后半部分,即重读最后一段的后半部分。其它节日期间的马芙梯尔是托拉的其它章节。陪读人上台之后,读经人用读经的“指点器”指点托拉上行将读到部位的开头,陪读人攥住自己大披肩上的穗子(才),用穗子触一下该位置,亲吻穗子,然后合上托拉卷轴,双手轻扶两个卷轴的手柄,高呼“称颂您、神圣的上帝”(巴如特-阿多依-哈莫沃),众人高声重诵。然后陪读人再次高诵“称颂您,我们的上帝,宇宙之王。在全世界各民族当中,您只选中我们,给我们托拉。称颂您,托拉的施主。”,众人随应“阿门”之后,读经人开始用“指点器”读托拉。 “指点器”是一个约20厘米长的金属小棒,通常在小棒的前端做成一指点摸样的小手。之所以不用手指,是因为严禁用手触摸羊皮纸上的托拉文字。羊皮纸上的文字不注音标,但是,会众每人手里印刷版的托拉书上有音标,尽管读经人的希伯来语水平都非常高,但还是常有读错音的时候。每逢读错,会众立即异口同声地纠正。陪读人陪读完本段的读经后,并不立即走下读经坛,而是稍靠右站,把中心位置让给下一个陪读人,继续站在读经坛上,直到下一段读完之后,再走下读经坛。习惯上陪读人在返回自己的座位时,沿途座位上的、与陪读人平时关系不错的人主动与陪读人握手,表示祝贺和羡慕,因陪读是件非常荣耀的事。

e) 读托拉的音调因教派及读经人的文化背景差异很大,但基本都是似读似唱。在读咏中,什么地方用高腔,什么地方用托腔,什么地方用颤腔在托拉上都有明确的标注。由于不是严格的乐谱标注,读经人可以随意发挥,再加上读经人的“口音”,读托拉的音调五花八门。

f) 读完一段托拉后,陪读人合拢托拉两卷轴,高诵“称颂您,我们的上帝,宇宙之王。您给我们的托拉句句是真言,并已植入我们的生命。称颂您,托拉的施主。”,众人随应“阿门”。陪读人等到下一个陪读人陪读完下一段后,再走下读经坛。

g) 每读完一段托拉后,如在会众中有人想为新生儿、病人祈祷,或感谢某人,可走到主持人身边,小声告诉主持人这些人的名字及父(母)名,然后主持人把这些名字插入到祷词中,大声诵读,为之祈祷。

h) 全部托拉读完之后,由一名健壮的人双手紧持托拉卷轴的两个把柄,展开托拉约一米宽,高举过头,向会众左右展示,众人起立注视托拉。阿什肯纳兹派的会众用小手指指向托拉,口中说,“(这就是)摩西在以色列人面前所陈述的法律(申命记4:44),都是凭我主吩咐摩西的(民数记9:23)”。然后在另一人的帮助下,把托拉卷轴卷好,重新罩上外套、戴上王冠,由一人怀抱托拉,坐在读经坛上的后方座位上。此时开始咏读“哈夫它”。

          读“哈夫它

在罗马统治时期由于禁止读托拉,于是哲人们用先知的著作代替托拉,要人们诵读。先知的著作就是塔赫(旧约)中的“先知书”和“圣录”中的章节,称之为“哈夫它”。虽然罗马统治早已过去,后人们为了纪念那一时期,也为了再次聆听先知们的教诲,读完托拉之后,要读一段哈夫它腊。哈夫它腊在希伯来语中的意思是“结论部分”。只在安息日和“好日子”的早祷中以及赎罪日的午后祷中读哈夫它腊,平时不读,甚至在新月、半节、光明节以及普珥节都不读。哲人们之所以这么安排,是考虑到在这些日子人们要工作,不想叫人们在教堂消耗过多的时间。

哈夫它腊仍由读托拉的那人读。

 

——-  摘自《犹太七色光》一书中 <祈祷> 一章。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