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不仅见证了世界的历史,也记录了天堂与尘世的历史。”

耶路撒冷,你必须经历的城市——装满沙子的黄金高脚杯。历经2000多年流亡与被迫害的历史,却又自命不凡,不仅自称是上帝的选民,而且是跟上帝较量的人。

“以色列”即与上帝摔跤的意思,向人类贡献了圣经旧约,仅占世界人口0.3%的比例却获得了诺贝尔奖项的30%。人类文明演进的成就,与犹太人的贡献密不可分。上帝赐予的“应许之地”贫瘠无比,一半国土以上为荒漠,他们却在这样的环境中建国复国。因着发明的滴灌技术,让荒漠变成了绿洲。农业、教育、科技、军事等,连“间谍”水平都让美俄叹为观止。

神的殿堂,两个民族的首都,三个宗教的圣地,是亚伯拉诸多宗教争斗的焦点,是文明冲突的战略要卫,是无神论与信仰者龃龉的前线,是让世人魂牵梦绕,神秘惑人的去处。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

它讲述了一座位于独大山地,长年陷于贫瘠的城市编年史。今日的它与过去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它是个不断变幻的城市,曾经繁荣,曾经衰颓,历经无数次推翻与重建。它不仅四周都是墓园,城市本身也坐落在墓地上。死者之城的存在,见证着源远流长的屠杀、破坏、战争、围城、灾难的争夺史。

但在这城里,现在居住着勃勃生机的犹太民族,有着坚定的信仰。让耶路撒冷成为被挑选的城市,也因为这种挑选,自此开启了巴勒斯坦人的悲剧战事,以巴之间不断的冲突,世界对以色列人的看法也开始好坏参半。

耶路撒冷是一个有连续性与包容性的城市,其重要性起起伏伏,不断变化。在历史上,它又一度失去关注,远在圣地的信众,就开始研习圣经,把信仰投射于此。耶路撒冷成了双面镜,不仅显示自己的存在,也映照着外在世界。它逐渐充当了每个时代象征,追逐的目标,但像哈哈镜一样,变形而怪异。

征服者不会摧毁既有建筑,而是重新加以使用或增益,重要遗址没有清楚呈现历史演进,而是像反复刮写的羊皮纸或是丝线细密交织的刺绣品,让人难以辨识。

各国历代考古学者,争权强卫过去,为后人使用,不同的人/民族,面对相同的事件,却赋予矛盾的意义与解决。因此,耶路撒冷注定成为一个让人迷惑的城市,它的历史必定混合了真实与传说。

两个耶路撒冷,一个在人间,一个在天国。这两个耶路撒冷,其实都一直是争着情感与信仰的统治,而非理性与事实,而且将一直是世界的中心。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