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作者 chabad.org
翻译 Chris
编辑 Amit(天佑),邹云鹏

历史故事很重要,特别是关于犹太历史的。那些故事帮助我们回顾千年以前的事情,并了解我们祖先的经历。他们让我们能够理解我们的传统,并让我们作为犹太人懂得如何应对我们自身的情况。

但是讲这个故事有多少种方式呢?

通常是口述的方式,在逾越节筵席毫无例外都是用这种方式。整个筵席的故事围绕着我们的祖先是如何在埃及被奴役并逃离,它有一个特别的名字Haggadah(הַגָּדָה)指的是“叙说”。

此外,这里还有一个并非用语言描述故事的方式——逾越节餐桌上的食物。它们不仅可供人们享用,同时也诉说着故事。

每一种食物都是一个标记,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我们在Haggadah中选择了这些标记,并一边讲故事一边享用它们,于是每一种食物都会用它独一无二的方式来提高我们,并向我们传递逾越节信息的核心概念。

逾越节最主要的意义是奴役和自由。人们经常说逾越节是一个庆祝自由的节期,而这并非全对。在逾越节,我们庆祝从奴隶到自由的转化。这餐桌上的食物可以丰富的展现出从奴隶到自由转化的内涵。

红酒

筵席由吟诵Kiddush并喝葡萄酒开始。红酒拥有血液的颜色,这里代表着奴隶。我们的祖先曾被鞭打、流血。

但是也意味着自由之血。在出埃及之日,我们的祖先被要求宰杀山羊或者绵羊,并把血涂抹在他们房子的门楣和门框上。这场预表着死亡的灾难击杀了埃及所有头生的长子,而没有影响到任何以色列的家庭。在那之后我们的祖先离开了埃及。

大多数犹太仪式都用红酒来举办,在古代红酒算是很隆重和重要的饮料。古代时候,为了做红酒,人需要先用他身体上位置最低的部分——脚,来踩葡萄。虽然这样,但是其最终的产品却会用在具有精神意义的仪式。同样,我们应该把我们生活中看起来最物质性,最低层的东西,转化成表现出来精神性和神性之物。

在逾越节的筵席当中,犹太人会喝四杯红酒,代表神使用了四种拯救的方式来带领以色列子民。

Karpas(כַּרְפַּס)- 在盐水里蘸芹菜

晚宴的第二道食物Karpas(通常是洋葱,欧芹或土豆)沾盐水。盐水为了纪念被奴役的奴隶的泪水。

当我们的祖先跨过埃及的边界进入沙漠,他们还没有完全自由。他们有随时被埃及人追回并奴役的可能性,而埃及人也是这样追赶他们直到红海。埃及的军队被溺死,他们才最终获得了自由。因此海水也用盐水作为标记,表示最终帮助犹太人脱离埃及的奴役。

为了得到自由和进步,一个人需要流多少眼泪?但是与此同时,眼泪也是不可或缺的道路,让我们从限制性思维中醒来,面临现实的挑战。

无酵饼(Matsa,מַצָּה)

在食用了Karpas之后,我们掰开无酵饼,一分为二。无酵饼起初是我们在埃及被奴役的漫长时期所食用的食物。我们在Hagadah的最初就会说:“这是我们祖先在埃及食用的“赖面包”。圆形的无酵饼是给奴隶吃的。它用极短的时间烘焙而成,也用极短的时间去食用,这让那些监工可以用最长的时间去使用奴隶。

但是我们的祖先不仅在当奴隶时吃了无酵饼。在击杀了埃及地的头生长子之后,埃及人焦急地驱逐犹太人,让他们没有时间等待面团发酵。值得讽刺的是出埃及得自由之时,他们发现他们还在食用他们在被奴役时期所食用的无酵饼。但是这次,这个却是自由之饼。

掰开无酵饼,就像我们每个人生活中常常感觉被“掰碎”,被“掰开”的感觉,即我们所面临的痛苦,我们以为“失败”的事件。但恰恰是这些有利于推动我们成长和发展。

苦菜 (Maror, מָרוֹר)

最理想的用做苦菜的食材是生菜。这可能让人觉得奇怪,但是这也事出有因。生菜表达了奴隶和自由人之间的重要关系。

生菜的叶子并不完全是苦的,鲜嫩的生菜是脆甜的。即使如此,在生菜的茎发青白色的时候是非常苦的。那么显然,脆甜的叶子代表着自由,而苦茎代表着奴役。

但是这里还有一个新的看法。自由只有在植根于奴役的基础上,人们才懂得学会感恩。我们通常出生在自由时代的人会滥用自由;我们自由人不会在每天清晨告诉我们自己:“我们是自由的,这多么美好啊!”但是当一个人曾经在监狱里服刑,那么他会这样感恩。所以自从我们的祖先离开埃及之后就开始用生菜。

生活中的苦味是不可避免的,要勇敢地去“吃”。面临,体验也是我们成长重要部分之一。

干果尼(Charoset, חֲרֹסֶת)

干果泥如果制作恰当,它应该看起来像质地像河泥。我们的祖先用泥浆制作砖头。干果泥的外形提醒我们祖先曾被残酷奴役。但是当我们把干果泥放入嘴中,我们体验到一些不同。甜蜜的味道,没有奴隶曾体验过的味道。这种甜蜜意味着自由。

《光辉之书》教导我们,每个人要把黑变成光,把苦变成甜。换言之,把我们所谓的失败,挫折,黑暗变成我们光明和希望之点。干果泥告诉我们,可以把看似痛苦的象征——水泥,变成让人甜蜜的体验。

胫骨(Zroa,זְרוֹעַ)和鸡蛋(Beitsa,בֵּיצָה)

不像上述食物一样着意味着奴隶和自由,我们逾越节的餐盘中还有烧焦的鸡蛋和烤鸡或者(鸡脖子)或者羊胫骨。它们和奴隶或自由完全无关;它们让我们回忆起我们祖先在逾越节常常用羊献祭的圣殿。

这是犹太人庆祝的特点,总是会提醒我们,让我们想起圣殿;或是在婚礼中新郎用脚踩碎杯子;或是我们的面包所沾的盐;或是逾越节餐盘上的鸡蛋和骨头。

这里鸡蛋表示三个神圣节期中节日的献祭,逾越节、五旬节和住棚节。骨头表示逾越节特殊的献祭,通常是像最初的献祭方式在明火上烧烤。

献祭提醒我们,每个进步和发展也有一定的牺牲和辛苦。恰恰因为我们所付出的努力,才感觉这些成绩背后内在的价值和宝贵。

这些标记用强有力的方式让这些意义变得更真实;它们的直接性是仅靠语言所不能表达的。逾越节筵席的重要性在于我们的圣贤告诉我们,我们应该来省察我们自己是否已经离开了心灵的埃及。当然有很多种埃及:物质、精神、灵魂上的等等,最终犹太人必须打破所有的枷锁。

逾越节筵席是可以看到并触摸到的标记,并帮助我们靠近我们祖先的根源,我们因此从中获得智慧,并继续打破以任何形式锁在我们心灵埃及上的枷锁。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锡安号角”主要发起人为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