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140920

作为一个机器人技术迷,笔者经常会关注与机器人行业相关的一些新闻和资讯。最近,一家名为Roboteam的以色列机器人公司在国内火了一把。据多家国内媒体报道,Roboteam的创始人放出豪言,要做机器人行业的“iPhone”。姑且不论这家公司究竟能不能实现他们的目标,但这确实勾起了笔者对以色列机器人产业的兴趣,想深入谈谈看看,这个“创业之国”的机器人产业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一、机器人——机器与人的终极形态

谈以色列的机器人产业,首先要把机器人及其相关概念确定清楚。一般认为,真正的机器人技术起源于上世纪30年代末,1939年美国纽约世博会上展出了西屋电气公司制造的家用机器人Elektro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的机器人。它由电缆控制,可以行走,会说77个字,甚至可以抽烟,不过离真正干家务活还差得远,但它让人们对家用机器人的憧憬变得更加具体。图片1

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机器人并不仅仅是类人型的某种机器。所有自动执行工作的机器装置,只要它既可以接受人类指挥,又可以运行预先编排的程序,也可以根据以人工智能技术制定的原则纲领行动的设备,都可以被定义为机器人。从这个角度出发,当前机器人领域总体可以被分为两大类,即工业机器人特种机器人

所谓工业机器人就是面向工业领域的多关节机械手或多自由度机器人,这类机器人往往是在大型工厂中大展身手,主要是用于工业制造而且作用越来越大。特种机器人则是除工业机器人之外的、用于非制造业并服务于人类的各种先进机器人,包括军用特种机器人和民用特种机器人。在特种机器人中,有些分支发展很快,有独立成体系的趋势,如服务机器人、水下机器人、军用机器人、微操作机器人等。

二、以色列的机器人产业

根据笔者的统计,以色列国内的机器人企业大概有七十三家左右,虽然从绝对数量上来说,这个数字并不令人惊艳,但这也正好符合以色列这个国家小而美的特点——关键不在数量,而在质量。

如果对这七十三家以色列机器人企业进行一个分类,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几乎没有工业机器人,几乎都是特种机器人。这又是为什么呢?图片2

事实上,不仅仅是以色列,放眼全球,在工业机器人领域执牛耳者的国家只有两个国家,那就是日本和德国。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他们具有明显的先发优势和技术沉淀。以日本为例,工业机器人的产业化最早就是从日本开始的,大约是在上世纪60年代。发展至今,日本已经在工业机器人关键零部件(减速机、伺服电机等)的研发方面具备较强的技术壁垒。德国的情况也类似,德国工业机器人在原材料、本体零部件和系统集成方面有一定优势。从全球来看,日本和欧洲是工业机器人的主要产地,ABB、发那科(FANUC)、库卡(KUKA)和安川电机(YASKAWA)这四家企业是工业机器人的四大家族,成为全球主要的工业机器人供货商,2013 年四大家族工业机器人收入合计约为50 亿美元,占据全球约50%的市场份额。图片3

以色列的机器人产业聚焦于特种机器人,除了在工业机器人领域竞争的先天劣势,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以色列自身创新的单点突破性。在整个工业机器人产业中,其产业链非常长,分为上游、中游和下游。上游生产核心零部件:包括减速器、伺服系统、控制器;中游是本体生产商,包括工业机器人本体、服务机器人本体。下游是系统集成商,包括单项系统集成商、综合系统集成商。也就是说,完成一个工业机器人的整体设计、制造并投入到市场中,需要一个漫长且完整的工业链条体系,而这背后需要大量的技术和资金支撑。对于以色列而言,这些恰巧是他们所不擅长的。以色列自身的创新性更多的体现在单点突破上,在机器人领域,即为做一些短期的产品,比如1到3年之后就能看到一些简单的产品原型。这些单个产品涉及的领域往往都很细分,比如除草机器人、清洗游泳池的机器人,做外科手术的机器人,辅助残疾人的机器人产品(这也是为一个被美国FDA接受的残疾人辅助机器人),做工厂CAD设计的机器人等等。

在以色列的特种机器人细分领域当中,有一个话题是不可以回避,那就是以色列的军工及军转民系机器人

笔者在不同的场合曾多次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军队是以色列创业产业之父。之所以如此,除了军队系统提供的企业家思维训练,人脉圈培养,更重要的一个就是军工技术的外延化,而军工机器人和军转民机器人就是当中最具代表性的。

以色列军工机器人领域的不断突破与其所处的特殊地缘政治有关。凡是对中东历史稍微有些了解的读者,应该都知道,现代以色列国几乎就是一个在战火中不断打出来的国家,而且越大越强。在武器装备领域,以色列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如果说阿拉伯国家是通过向工业发达国家采购武器来充实自己的武库,那么以色列则是自己设计和生产大量武器和技术装备。以色列领导人一贯认为军队完全依赖进口是危险的。在大量的武器装备研制过程中,机器人就是重点关照对象

首先是在警察部队中,动作缓慢如影片中的慢动作似的第一批小型爆炸物探测机器人就是首先在警察部门得到应用,后来才装备军队。图片4

以色列无人机享有世界声誉,它有时被称作机器人飞机。以色列无人机工业正在生产各种级别和型号的无人机——从手持发射、半公斤重的小型无人机到重数吨的大型无人机。图片5

以色列步兵部队和特种部队在作战中使用四轮机器人,它类似于无人机,从远离战斗行动区域的指挥所予以控制。它们装备有摄像机、各种传感器和机枪,能按照程控航线在任何地形上独立运动,而且速度不慢,甚至可以在城市建筑区域活动。由于装有可以360度扫描的摄像机,它可以识别十字路口、逆行和顺行车辆的类型、道路标志和隔离带。图片6

在残酷战斗持续的情况下,战地医生要到达受伤士兵身边往往要冒生命危险。以色列和美国研制者们正在共同实施被称作“猎犬”的机器人卫生员项目。实际上,“猎犬”不仅携带各种药品和包扎材料,还携带用于进行初步诊断的全套电子设备,是带着药箱的遥控“护士” “猎犬”装备GPS全球定位系统、摄像机和卫星电话。

有学者曾经断言,以色列的国防工业的最终宿命就是彻底无人化,也就是机器人化。笔者对这样的判断持保留态度,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军工产业的机器人化确实是一个明显趋势,而以色列恰恰就在这个领域有很深的技术积累。图片7

以色列的商用机器人当中也有国防安全的血统。以上文中提到的Roboteam为例,这家公司的军用机器人产品已经卖出上千套,客户遍及32个国家,同时Roboteam还与美国政府签订了1亿美元的订单,成为以色列第一个能与政府谈生意,并且获得如此大订单的创业公司。现在的Roboteam Home专注于家庭环境使用的私人机器人,这款机器人的外形有点类似美剧《生活大爆炸》里的半人机器人,能渗透日常生活场景,扮演及时和人互动的AI助手。比如,你可以利用它播放音乐、看新闻和体育节目,甚至跟它聊天。同时,智能家居系统也会被整合进temi的控制系统里,可以让temi调动电视、空调等家电。图片8

除了血统里面的种种联系,以色列的特种民用机器人还会与军事部门产生更直接的经济联系。以色列著名的可穿戴外骨骼动力机器人公司rewalk,它的旗下共有两款产品,分别是ReWalk Personal和ReWalk Rehabilitation,前者主要适合家庭、工作或社交环境中使用,通过传感器和监控器,使患者站立、行走和爬楼。后者则是用于临床修复,为瘫痪患者提供物理治疗方式,包括减缓瘫痪导致的肢体疼痛、肌肉痉挛、帮助肠道消化系统、加速新陈代谢等。事实上,这些产品的销售对象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是面向在战场上受伤的军事人员,等到这一市场的饱和度逐步提升,其销售的对象也逐步发生了变化,由军用转为民用。

三、中以机器人产业合作前景广阔

看完了以色列的机器人产业,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国内的机器人市场。根据权威统计机构的数据,中国目前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同时也是机器人竞争最激烈的战场。但是,中国机器人产业存在三大潜在风险,即技术空心化,产品低端化和市场边缘化。这三大风险概括起来其实就是一句话,我们在机器人领域的话语权还是不强。图片9

另外一方面,随着中国制造2025,缔造“制造强国”战略的确定,在国家层面上对于制造业战略升级的呼吁越来越高,而这当中,尤为明显的就是对工业自动化的要求明显提高。工业自动化背后的推动力量,很大一部分就是工业机器人的大规模应用。

特种机器人的需要也是明显增长的。在中国,机器“服务”领域具有庞大的市场,如服务员、客服以及消费和商业其他相关领域。甚至包括房地产,当前机器人可以立即派上用场的领域是建筑工地,因为干苦力的建筑工人越来越难找。

至此,我们可以对中国当前机器人产业的现状做一个概括——技术水平快速增长但仍旧有限;市场需求正在满足但缺口仍大

中国的需求,以色列的技术都是客观存在的,那么,方向在哪里呢?2015年9月,首个中以机器人研究院在广州揭牌也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图片10

中以机器人研究院的落地归根到底在践行一个原则,再好的技术,拿不到中国来,所有的设想都是空想,所有的话语都是空话。这也是笔者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后,得出的中以技术合作目前存在的问题——概念多,实操少。中以机器人研究院是中国的资本与国家力量与以色列合作研发更加智能和优质机器人的很好的案例,期待这样的务实之举可以欲来越多。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