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国土面积狭小,国家地形也相当不利,最窄处仅14.5千米,边境线漫长,难以据守。自建国以来,以色列曾经历过多次战争,与周边国家长期处于敌对状态,周边安全环境一直非常紧张。

与此同时,以色列却又是世界公认的军事强国,其国防军(IDF)创立于1948年,作为世界上最有战争经验的武装力量,共参加了五次大规模中东战争,战果辉煌。之所以如此,原因很多,其中重要一点,是因为以色列拥有强大的军工和军转民产业。

15155383_67一、以色列军工产业的发展历史

以色列国防产业起源于上世纪40年代初期犹太人尤素福在巴勒斯坦开办的一些小型秘密武器制造厂。1948年以色列独立后,政府把这些工厂统一并人以色列国防部,并不断对其进行扩大和改进。

50年代初,以色列自行研制出了性能良好的“乌齐”式冲锋枪,它与以色列制造的迫击炮和弹药一起,标志着以色列独立军火生产的开始。

u3250667113195341646fm21gp0

第二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便开始注意并着手建立本国现代化的国防工业,到1967年,以色列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已具备相当强的武器维修、翻新和许可证生产能力,在某些领域还具有武器研制能力。但直到60年代末,以色列国防产业仍不发达,规模小,产量低,品种少,远远不能满足国内的需求。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长期以来,以色列一直采取大规模武器装备进口的方式,特别是与当时的法国关心紧密。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前夕,以色列的“亲密”盟友——法国,出于自身国家利益的需要,突然宣布对中东实行武器禁运,从而使以色列国防军主要武器来源被切断,特别是无法得到战斗机的供应,一时间以色列整个国家安全都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胁。

t01b589f3b7301d1bb0

为了弥补禁运造成的武器缺口,以色列在大规模地向美国购买武器装备的同时增加国内军工生产,这大大促进了以色列国防产业的发展,也标志着以色列现代军工产业发展的黄金阶段正式开始。

二、以色列发展现代军工产业的具体方式及成果

以色列政府决定取消所有对以色列国防产业的预算限制,加大对国防工业的投人,国防产业投资约占整个工业投资的1/3,并占据了军费预算的1/3,国防工业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40%,比例之高,世界罕见。

大力引进外资和先进技术,特别是大规模地向美国购买武器装备。

迅速将部分民用工业转向军火工业,充分利用现有设备,开始全面发展本国的军火工业,以保证供应,并在满足本国需要的同时,尽可能地扩大出口。

经过近三十年的蓬勃发展,以色列的现代军工产业异军突起,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首先,以色列国防产业实现量与质的双重飞跃。现代以色列国防产业同早期相比,已经凸显出三个特点,即①规模庞大②技术装备比较先进且质量可靠③产品门类比较齐全

shot7814

以色列国防军工产业能够保证海陆空武器装备的全面生产,推出一系列现代化武器系统,在新兴的武器生产国中独树一帜。目前,以色列已建立较完整的国防生产体系,除少数几个大国外,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在武器系统国产化的种类和数量方面能超过以色列。

以色列自产的武器装备有1000多种:陆军武器包括全部步兵武器(自给率95%),各种门类、各种口径的火炮及所需弹药;空军武器包括多种先进作战飞机、短距起降飞机、无人机及其机载电子设备、常规炸弹及带有先进制导系统的导弹;海军武器除潜艇和巨型舰船外,还包括各种功能的小型舰船和先进的舰对舰导弹;军方还拥有各种先进的通信系统和电子设备、C3I系统。目前中东地区有能力生产核武器的只有以色列一家。

特别应该留意的是以色列有众多军工科研机构,其中最为著名的有十几家,如以色列飞机工业公司(IAI)负责导弹卫星和军用飞机等研发和制造;拉菲尔(Rafael)武器发展局负责常规武器研发和制造;以色列军工(IMI)负责坦克等武器的研发和制造,这些机构的存在,特别是军事国防研发人才的存在是以色列军工发展的最核心保证。

另一个巨大的成绩即为出口军火带来的巨大利益。目前以色列的国防军工产品畅销全球,由于质量有保证且种类齐全,再加上以色列不同于西方军工出口国家的“谈钱不谈政治”原则,其在军工产品出口上相对自我束缚较小,因而更容易打开国际市场。目前,国防军工品的出口已经和钻石、农业成为以色列三大出口产业之一。

01300000242997122161867349216_s

最后一个隐性成就,即为高度发达的国防军工产业为日后的以色列军转民产业的发展提供的技术和人才储备,为军转民产业日后的腾飞提供了可能。本文在后面将就此进一步展开论述。

三、绝境逢生,特色突出的以色列军转民产业

探讨以色列的军转民产业,笔者认为可以从三个问题着手,即为什么以色列要发展军转民产业?以色列能不能发展军转民产业?以色列怎么发展自己的军转民产业?

以色列军转民:绝境逢生,不搞不行

冷战结束前,由于面临严峻的外部环境,以色列政府投入巨资大力发展本国的军工产业,国防预算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一直处于极高的水平。此种状况延续时间一长,以色列整个国家的财政系统就面临巨大的压力,甚至一度濒临破产。为了防止这种糟糕的局面发生,同时保持自身军事技术领先优势,以色列不得不努力在国防产业发展上寻找新的出路。

事实上,就军转民而言,在上述大背景下,以色列最终走出一条了“超级军事经济”发展道路,即大力发展“准”军转民产业:通过“引进-改进-研制-出口”步骤,大量出口从冲锋枪到无人机、电子战设备、航空电子设备、近程导弹系统等能够与民用产业有一些联系的重型军事装备。

在出口准军转民装备的同时,以色列也将里面一些具有部分民用色彩的军事技术进行出口,以期换取外汇,这也间接推动了其国内军转民产业的发展。

冷战结束后,特别是中东和平进程的加快,以色列的国防支出开始有所削减,与此相对,以色列国防科技工业的生存和发展也受到严重的挑战。鉴于此,以色列国防部门的工作重心也开始了转移,将自己的研究开发力量转到了民用产品的开发。

以色列军转民:基础扎实 优势明显

事实上,相较于发展传统军工产业,以色列在发展军转民产业上有非常明显的先天优势。

首先,以色列全民皆兵的国防体制,是其高效军民融合的另一个亮点。因为都是自己人,以色列的国防军工高技术人才从军队出来搞民用技术,彼此都会互相支持,形成一个有共同话语和背景的人才交流圈层。

t0194cef20035d429d9

其次,人才优势明显,教育系统发达。以色列有七所世界一流大学,有十多家著名军工科研机构,如以色列武器研究中心、航空航天学会、韦兹姆研究院(研究核技术)等,拥有各类军事院校 30所。这些资源为以色列的军转民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智力支持。

再次,在以色列军工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工作的高级技术人才都拥有大量的关联性技术知识,在政府牵头组织的情况下,基于合作双方的教育及技术背景,可以快速实现经验共享,与平等对话,因而推动军转民的技术难度较小。

军转民:目标明确、原则科学、方法得当、成果显著

目标:不但是要使国防工业摆脱困境,更主要的是要使国防工业部门和民用部门融为一体,形成统一的工业基础,更好地促进国民经济的发展。

原则:技术相近转让原则

为了发挥军工企业的核心优势,推动军转民进程,在政府的政策引导下,以色列的很多国防企业按照技术相近的原则组建了相应的民用集团,带动了一大批国防相关产业的形成,如以色列飞机工业公司除了有军用飞机集团外,还利用自身优势,组建了相对独立的民用飞机集团、贝德克航空集团,带动了以色列民用飞机、航空维修、航空电子产业的形成和发展。如民用飞机集团研制了IAI1124“西风”、IAI1125“阿斯特拉”及“银河”双发中远程公务机;贝德克航空集团已拥有年维修150架飞机、改装与改型30架飞机、维修300台发动机和维修33000个附件、仪表和设备的能力。

方法:

首先,经济层面,创新方式解决军转民产业发展的资金问题。为了发展军转民产业,以色列充分利用民间资金,以风险投资推动高新技术发展。11111111112

以色列用政府拨款形式与私人投资者共建风险投资基金,由私人投资者运作,充分发挥国防工业部门的高技术优势,加速科研成果商品化。以色列第一批高科技企业,就是借助风险投资实现转轨的军工企业。

此外,以色列高技术公司在美国公开发行股票的资本总额就超过了其他国家,这也为以色列国防工业的技术转移,实现高技术产业化提供了大量资金。

其次,教育层面,专人专岗,专校专项目。现在以色列的每所大学和研究所内,都设有为学者和研究人员建立商业关系提供帮助的专门部门,负责代理学者和研究人员与投资者进行商业谈判,保障高质量的军民融合、保障国防军工的高效率。

不仅如此,以色列各大学要承担企业开发研究任务,并十分重视科研成果向实际应用转化。以色列七所世界一流大学都建有自己的科技园,均用来协助进行技术转化与企业孵化,特别是军转民产业方面。

再次,制度层面,改革管理体制和经营机制,促进结构调整。为了激活潜力,以色列政府推动国防部下属企业公司化,并对主要军工企业和科研部门实行商业化管理,赋予其更大的经营自主权;推动非军工核心部门的国防企业私有化,将一些国有军工企业拍卖;开展大规模机构调整,推行军工企业兼并与合并,扩大国防工业的竞争力。

1991年以色列政府将以色列军事工业公司由国防部所有改为国家所有,并易名为以色列工业公司, 成立了更适应市场的下属集团,并对人员进行了精简,从 12000人减至5000人。

1995年,政府又将隶属国防部的拉法尔武器发展局注册成为一家国家所有的独立公司,并进军国际民品市场,改制当年就创4.62亿美元的销售额记录,其中出口额约占销售额的1/3。

2005年将以色列政府主导,将Magen 轻武器公司和塔沃尔军械项目一同出售给以色列武器工业公司(IWI);导弹工厂Givon先进系统公司和Maltam火箭系统公司也出售给了拉斐尔武器研究局。

第四,机制层面,建立首席科学家办公室机制(OCS)。以色列政府各部门设立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目前共有 13 个。该机制在科技管理上营造了良好的研发氛围和研发条件,推动军民产业合作的开展与创新。

img273690863

以色列的研发(R&D)资金主要来源于风险资金和政府直接资助,资金的审核及划拨则由首席科学家办公室(OCS)具体负责实施,经批准的申请可获得政府50%的研究与开发资助,对改进现有产品和工艺的,可得到30%的政府资助。

最后,法律层面,政府大力提供法律支持。以色列通过制订法律法规明确区别对待国防工业的“军转民”,如维修、维护业务等服务领域可实现“军转民”;研究开发能力可双向转移,即军转民或民转军;本身就是军民两用的技术,则可以完全转移;某些无法民用的技术,可先转移到准军用部门。

政府还制订法规,鼓励从军工企业下来的员工发挥经验和技能,为“军转民”工作做贡献。

成果:

在“军带民”模式推动下,以色列国防工业已经成为以色列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国防企业及其身后的军转民企业,不仅逐渐适应了冷战结束后的国际环境,而且促进了以色列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

①2005年底以色列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达 130 余家,数量仅次于美国和加拿大,居世界第三,人均风险企业数量居世界第一。

18-635x357

②使国防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继续占重要地位, 而且带动了一大批相关民用产业的形成和发展。其中,通信设备、软件产业、生物技术、农业程控灌溉技术等,均在世界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③以色列400 多家高技术企业中,许多都是原来为军事生产服务转而生产民用产品的,军事技术用于民用领域已成为以色列最大的财源,为政府带来大量税收。

四、总结

通过推行“以军带民”的国防工业军民融合发展模式,即把国防工业作为本国工业与经济发展的先导,以发展军事科技为基础,用先进的国防工业带动国民经济的发展,扩大军工技术成果的利用,并将部分军工企业转为民间经营,同时鼓励其他企业利用国防投资开发生产民品,以色列在军转民产业领域取得突出成绩。

以色列高科技企业以自身技术优势为基础,以市场为导向,从国防电子、通信、光电子起家,主要面向电子、通信、计算机软件、互联网应用、图像处理、生物技术、航空航天、现代农业等方面,具有鲜明的技术特色。

此外,以色列军用技术在民航、机械工业、环保设备、娱乐模拟系统、电话与通信网络等方面都得到广泛应用。

现在, 在以色列已很难界定军工企业的性质, 很少有公司纯粹为军火市场而生产, 大多数公司都生产军民两用产品, 从而促进了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可以毫不夸张地说, 以色列的国防工业以及军转民产业已真正成为其富国强兵的支柱产业。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