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多美国学生一样,纳密斯高中一毕业就去上大学了。在她二十五岁左右时,她已在一家心理诊所攻读博士。而那时,她那位和父母搬到以色列居住的弟弟约尼,因为之前在以军电子战部队中服役三年,还在餐馆里打了一年工,才刚刚跨进大学的校门。

根据经合组织最新一份的研究报告,以色列的大学生平均年龄是世界上最大的,通常得到学士学位在27岁左右,而其他经合组织国家为23岁。不过,从许多方面看,以色列学生因为服役而退迟读大学的时间并不是一件坏事。事实上,经合组织的数据也表明,以色列是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高居全球第四位。全国人口中有46%的人拥有大学本科学历,远高于经合组织国家33%的平均数。

约尼30岁时成了一位软件工程师,他手里有希伯来大学计算机和文学两个学士学位。他认为,在18岁时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学什么。原因很简单,他还不需要那么早做出决定。在以色列电子战部队役役期间,他对自己有了从前不曾有过的新认识。对于是早进大学好还是晚进大学好这个问题,约尼觉得不能一概而论。“那些从军的日子无疑有助于我了解自己究竟对什么感兴趣,在什么方面比较擅长,同时也让我们更加成熟和老练。但我想入学时间是一件很个人化的事情,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

以色列的大学生入学年龄比其它国家的孩子大的多。而且,现在以色列青年还流行推迟一年服兵役,按法律允许先去参加培养领导能力的社区服务,这让他们走进大学的时间又多晚了一年。此外,一些年青人就算服完了兵役,也不急于上学,而是选择在部队中多呆一段时间,挣些学费再出来。以色列大学录取率在百分之五十左右,但由于不少考生中断学业时间较长,他们往往需要一年或更长的时间复习,以便通过入学考试。

是否晚入学见仁见智。一方面,以色列大学生更加成熟,学习态度更认真、更自律,几乎没有美国大学里那种醉生梦死的风气。另一方面,多数学生急于结束学业开始养家糊口,而不愿追求更高的学位。而且,高中后中断学业,对那些准备学数学或物理专业的学生来讲也不太有利。

费德尔今年28岁了,他是特拉维夫大学的一名尖子生,读的是计算机和城市设计专业。之前他在赫赫有名的以军8200情报部队服役,退役后象大多数以色列年轻人一样,先去国外旅行了一圈,然后又在特拉维夫市的一个社区站负责文化和艺术工作。在上大学后,费德尔不打算再靠父母了,而是边打工边读书。“不能把全部时间用在学业上其实也是不利的一面。”他说。但与此同时,费德尔也承认,如果早一些出来读书,或许他不会做出正确的职业选择。“我只是在社区站工作时才接触到城市设计,并对此产生了兴趣。”

尽管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以色列学生受益于上大学晚这一情形,但人们禁不信会对美国一流大学中以色列留学生的出色表现感到好奇,他们当中考上博士或博士后的比例远高于别的国家。按常理,读数理的学生早些进入专业学习并能保持课业的连续性为佳,可以色列学生入校前的社会经历也并非毫无价值。很多数、理方面比较好的学生往往在部队时就开始应用了,且当时也已接触了一些专业课程。 一些专家认为,总体上看,以色列学生晚入校仍利多于弊。尤其就创新性而言,创意的来源往往是不同的经历。以色列大学生在入校时具备了更多经验、更宽的视野和更成熟的思想,这种优势是其它国家学生难以匹敌的。

在以色列的大学还有一点与美国教育体系不同,就是他们所开设的人文、艺术类选修课不多。因为学生们大多一进校门就清楚自己今后朝哪一方面发展,学习的目的性、针对性很强,不太会在一些不太实际的课程上费时间。 在大学里,别的国家学生会照教授的吩咐乖乖地读书单上的书,而以色列学生就不太循规蹈矩,喜欢另辟蹊径。毕业后,他们往往也比别国学生更容易进入就业市场。

(文章首发:微信公众号goingtoisrael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