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多个衡量标准来看,以色列的经济都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通货膨胀无迹可寻,各个收入群体的家庭收入都出现了增长,失业率也下降至25年来最低水平,而2014年最后一个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也创造了7%的强劲增长。

但有两个现象却反映出了与繁荣截然不同的景象。第一个现象就是众所周知的昂贵房价。虽然非住房领域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一直处于下降趋势,但住房成本却不断飙升,其中前者是衡量通货膨胀的关键标准。从2008年至今,房价几乎没停过上涨的脚步,在2008年一月到今年一月期间几乎翻了一番,虽然其他大多数产品的价格保持平稳或出现下降。房地产市场上一次出现如此凶猛的房价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到中期,当时的房价在1993年到1999年间翻了不止一番,直到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后才再次回落。

以色列的房地产泡沫

第二个现象则通常被忽视了,那就是以色列央行不断降低的利率。让观察人士震惊的是,在连续降息四年后,以色列央行再次将利率下调至0.1%,打破了最低利率的记录。这不仅打破了以色列国内利率的最低记录,还低于美国在经济大萧条后实施的“量化宽松”政策规定的利率,而该利率已经为美国史上最低利率。以色列央行的货币宽松政策会带来什么问题?利率决定着投资商和借方的动向。高利率将会促进存款,同时还可阻止投机商以及其他人向银行贷款冒险进行新投资。

而低利率则会降低存款对人们的吸引力,因为他们只能从银行里获得非常低的利润。与此同时,低利率可刺激投资商和投机者向银行贷款进行商业以及商品投资。通常情况下,一个拥有低失业率并在经济上实现强净增长的国家不会持续降息,更不会把利率降至几乎为零。

上述两个现象即高昂的住房成本和低利率实际上是相互关联的,至少是部分关联的。央行在实行货币宽松政策的数年间通常会导致通货膨胀率上升。但随着以色列不断下调利率,通货膨胀还是没有出现。这是因为银行因降息借出的资金大部分都没有涌入市场,而是被用于购买房产,制造房地产泡沫。

正如美国在房地产市场崩溃并随后爆发经济危机之前实行的货币宽松政策,其他物价水平保持在平稳状态,通货膨胀率看似非常低,但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却仿若脱缰的野马不受控制。随着利率持续下调,传统存款和投资渠道获得的收益非常低,投资商包括投机者会转向国内能够持续获得高收益的投资领域,并哄抬土地、建筑材料以及住房价格。

苦口良药

解决的方法很简单:承担起责任,逐渐把利率上调至2011年年底开始降息浪潮前的2%-3%。当然,该举措不会彻底根除高价,部分原因在于以色列大部分土地受政府控制以及建筑材料的高额关税。但实行稳健货币政策将会截停房价的迅猛上涨,防止房地产泡沫进一步恶化。所以为什么以色列政府和以色列央行不实行该政策呢?

事实是因为几乎得不到任何好处,政治领导者不愿成为替罪羊,重新让经济回到脚踏实地的发展轨道。与强制承担实现长期健康经济应付出的代价相比,采取缓兵之计是一种更轻松的做法,可享受货币宽松的短期利益,包括减少进口以及扩大出口。

政客在职期间会获得短期利益,但因限制利率带来的长期利益要在数年以后才会呈现出来。而在欧元和美元之间维持疲软美元的压力非常巨大。许多资金雄厚的利益集团从出口商和国内工业到酒店和旅游行业都要依靠弱势谢克尔来吸引外国客户。

最可悲的是,公众几乎没有对政府施加任何压力,要求其实行紧缩货币政策。摩西•卡隆领导的全民党承诺会通过打击大型商业市场操控降低生活成本,在竞选期间赢得了10个席位。但这个为中产以及低产阶级请命的斗士也未能解决以色列荒谬货币政策的不平等问题以及该政策为试图买房的民众带来的财政困难。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