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8日凌晨,以色列前总统、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西蒙·佩雷斯去世。

1995年的同一天,他曾经的同事、另一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在白宫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亚西尔.阿拉法特签署了关于扩大巴勒斯坦自治范围的《塔巴协议》。这项协议正是由时任以色列外长的佩雷斯此前经过与巴方九天艰苦谈判在埃及海滨小城塔巴达成的,因此也被称作《塔巴协议》。

《塔巴协议》为二年前签订的、具有巴以和平进程里程碑意义的《奥斯陆协议》制定了具体的实施步骤,为巴以双方向和谈、和解迈出了实际步伐。为表彰他们为成功签署《奥斯陆协议》所做出不懈努力以及对巴以和平的突出贡献,诺贝尔奖委员会于1994年10月将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阿拉法特、拉宾和佩雷斯三人。

《奥斯陆协议》之所以对巴以双方都具有影响深远的意义,最主要的原因是双方实现了由不共戴天到互相承认的转变,并在此基础上通过谈判,达成协议(虽然还只是临时协议),并开始一步一步为实现协议而努力,虽然这一过程异常艰辛,困难重重且反反复复。

因为,长期的相互仇视不可能在短期内化解,双方随时会因对方“挑衅”而爆发冲突,也可能顾忌内部反对向对方“妥协”而裹足不前。

就在《塔巴协议》签署后不到2个月,“和平斗士”拉宾倒在犹太极右翼分子枪口下。 2000年的9月28日,巴勒斯坦人以利库德集团领导人沙龙登圣殿山为由发起“因提法达”(阿拉伯语,起义),用石块攻击犹太军警,之后更发展到直接使用枪支等武器向犹太人开火,使以方遭受很大人员伤亡。对此以色列军警采取了严厉的镇压,给巴方造成更加巨大的伤亡。此后,哈马斯火箭、爆炸袭击、枪击、持刀袭击、汽车冲撞等时有发生, 而以色列的报复和镇压也毫不留情,巴以对对方的仇恨再度上升,巴以和平进程由此遭受严重挫折。

然而,和平并不会就此终结。尽管面临如此严峻形势,以巴双方仍在艰难地(虽然是缓慢地)按照《奥斯陆协议》和《塔巴协议》的原则推进。从约旦河西岸的一批城镇已逐步交由巴勒斯坦控制,到一向以对巴强硬著称的沙龙总理以同样强硬的手段推平了以色列人在加沙的房屋,并将加沙交给了巴方,再到近期以巴双方就邮件直通巴控区签署协议,可以看到和平进程并未因双方冲突而停滞不前,虽然有时步子大,有时步子小,甚至有时还有后退,但双方向和解共存迈进的目标都是共同的。

当年因为同一功绩而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三人中,两位已故去多年,而巴以和平之路,不会因三人中最后离开人世的西蒙。佩雷斯的故去而就终结。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