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over1

——来自犹太神秘学的深度诠释

文/ Rabbi Yakov Nagen,安天佑

编译/安天佑,邹云鹏

按照犹太神秘学,犹太民族的每一个节日不仅记载着历史里的一个事件,它也和人的精神层面成长有重要的联系。每一年,在特定的节日都会有特定的一扇灵性大门向世间敞开。今年的4月3号日落到4月11号日落,是长达八天的犹太节日逾越节,为了纪念希伯来奴隶逃离埃及为奴之地的奇迹。

这里“埃及”不仅仅是字面意义上的古埃及国家,也指代着人的某种精神状态。“埃及”(Mitsraim)这个词,也被拉比们理解为“急难”,代表我们内心被限制住的狭窄区域。我们在生活中,因为小我、欲望、恐惧而常常感到一种被束缚住的窘困。在逾越节宴席前必须诵读的《哈加达》里面(Haggadah,字面含义是“诉说”),有一句话说,在每一个时代,每一个人,都要把自己看作一个从埃及逃出来的人。这句话的意思从灵性层面来解读,是每一个人要从他的自我(Ego),以及他的困惑中解脱出来。不仅仅这些,哈巴德的第一个拉比说,人实际是每一天都需要“出埃及”——他自己的“埃及”。

passover2

人怎么可以出自己的“埃及”呢?

他们用埃及带出来的生面烤成无酵饼,这生面原没有发起,因为他们被催逼离开埃及不能耽延,也没有为自己预备什么食物。
——《出埃及记12:39》

《光辉之书》告诉我们,“酵母发酵”代表骄傲和犯罪的倾向,面粉吸收了水,然后它会越来越大,很像我们的自我膨胀,觉得自己在财富、权位、见识或才华等要优越于别人。这些酵母所代表的特点,实际上是我们内在的监狱,让我们无法为了爱、为了新的想法,向别人充分打开自己,也因而无法刷新自己,并得到精神成长。真正的自由,是能找到我们内心的“酵母”,然后清理它,这也就恰恰是你们或许都听说过的逾越节“除酵”习俗——大部分犹太家庭在逾越节前夕会把家庭彻底清扫,以确保没有酵母或发酵的饼干。

passover3

按照犹太传统,在逾越节前夜,人们也需要用蜡烛“寻酵”,即用点燃的蜡烛照亮屋子里每一处黑暗的角落,用羽毛刷子象征性地去彻底清扫掉躲藏在里面的发酵物。

passover4

烛光是代表我们内心中清醒而充满意识的光,代表灵魂中的积极层面以及《妥拉》的光,我们以此来看到内心里正在发酵的每一处角落,并将之悉心清理洁净。在逾越节当天的早晨,习俗中还有一个“焚酵”的环节,即把前夜找到的发酵物烧掉。而且神秘学的先知认为,在焚烧发酵物的过程,你必须内心也想着与之一并烧掉的还有你的自我膨胀。等到了这天晚上,就要亲人团聚进行逾越节的宴席,里面最重要的一个诫命,是要吃无酵饼。

按照《光辉之书》,无酵饼的名字是“the food of belief”、“the food of cure”——意为“信仰之食物”、“疗愈之食物”,即如果你在逾越节宴席吃它,这种体验也会助于深化你的信仰。

passover6

犹太先贤认为,“发酵”所具有的另一个涵义是,惰怠停留在原地。以色列子民为了从奴隶变成自由等了二百多年,要抓住这个离开埃及的际遇不简单。一般来说,人在他自己的日常琐事的循规蹈矩里面,惰怠性非常顽固。但逃离埃及却要求他们必须立即行动,不能等待酵母发酵成面包,再带着充足果腹的食物上路。拉比们把“酵母”比喻成邪恶的倾向,有人觉得它像一个怪物,让人产生罪孽。在《巴比伦塔木德》里有一个祈祷说,“神啊,众所周知我们想要服从您的意愿,但谁在阻止呢?酵母阻止了我们。”(出自《Brachot·Talmud》)

内在的邪恶倾向,并不是明显告诉我们去杀人放火的一个声音,而是每次当我们到了一个很重要的十字路口,都会有种倾向诱使我们因循旧路、防卫自己以为安全的立场,选择了自己熟悉的应对世界的模式——那个孤立的、分离的、坚固的、自以为是的“自我”。

《雅歌5:3》就描述了新娘的很大的错过。终于良人来敲门了,她却因为种种细碎琐事一直拖延,而没去开门,直到她结束了自己的犹豫,认为自己准备好前去打开门时,良人却已经不在门外了。很多人的生活中,都是在等着“良人”来敲门,等着得到完全的无条件的爱的一刻降临,自己却仍然让陈旧的顾虑和思维习惯给缠住了。人们对一个看起来隔离和封锁住了的世界感到失望,觉得这个世界不给他们真正绽放的机会。

但是真实是恰恰相反,人们用自己的狭隘之心封锁住了自己,就像那个新娘,以为自己这都是在屋内精心准备以待见良人,实际上却任凭良人阻隔在自己门外而不顾惜,错过了真正的好时候。“良人”不常被见到,我们都有新娘的倾向,被“酵母”缠在屋里,又对彼此紧关着门。

从这个层面来看,逾越节严格不许吃发酵的食物,告诉我们不可以错过内心向外发展的际遇,一旦你开始担忧、推理、思辨,你的小我的酵母就已经走在没完没了地发酵的路途上了,良人尚且素未谋面在门外,自己就已经膨胀得太多,哪里还能赶得上摩西的队伍,迅速离开心灵的埃及呢?

passover7

在逾越节我们将会清掉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发酵物,与亲朋好友围坐在干净的餐桌旁,就像千百年来犹太先人们做过的那样,从内到外地吃上一顿真正的逾越节晚餐。嘴里咀嚼着的是无酵饼,心里获取的是精神上的无尽滋养。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

关于博主: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目前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希伯来语部就职。他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是“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