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众筹平台OurCrowd CEO乔恩·梅德韦德(Jon Medved)在接受《耶路撒冷邮报》采访时乐观预测,尽管面临“长期人才紧缺”的挑战,以色列的高科技行业将很快经历快速发展阶段。他还提到了“被忽视的群体”问题,建议以色列应该通过向“全世界的人才”发放签证来解决人才难题。

最大缺陷:任人唯亲与年龄歧视

解决“人才紧缺”问题的主要障碍有一些不常被提及。这些障碍包括以色列系统中任人唯亲的现象,从而使政治与种族区域概念垄断了工作与思想,同时以色列最大的族群(德系犹太人)继续存在年龄歧视(往往是30岁以下的人)并垄断统治,严重阻碍了经济发展与移民。

许多令人捶胸顿足的“观点”与统计数据都出现在全球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框架中。

特朗普提出的好问题

尽管自由派媒体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刻画成一位无知者,不过特朗普在谈到以色列经济时的表态可谓他最有智慧的回应之一:一个充满犹太人的国家怎么会存在经济问题呢?

尽管媒体将特朗普比作一种猩猩,但他们却忽略了一点:假如特朗普在以色列从政,他一定是议会中举止最得体的。

以色列科技、艺术与媒体的黄金时代

以色列从大屠杀废墟之中的崛起绝对是个奇迹。现在的以色列已发展成为世界上领先的创新科技中心之一,同时也正经历艺术与媒体的双重黄金时代。

然而,推动以色列进步的想法却常常在卡夫卡式的官僚作风与西方主流的“自由主义”等外部观念的内化中停滞不前。

以色列官僚作风是多元化的产物

以色列的组成比曾经的奥匈帝国还要更加多元化,以色列所盛行的官僚作风也是这一多元化的必然产物。不管官僚政治多么想要制度化,当形势改变时,那些监督官僚作风的人也会努力履行职责。

在赎罪日战争与随后的经济危机后,那些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大多为非德系犹太人)进行了反抗,奋力争取更多的选举权。不过最近几十年来,以色列已经经历了大量变革,现在的以色列人往往已经无法被分辨出属于哪个群系了。

沉浸于过去的官僚主义

尽管如今的形势已与过去大不相同,政客与媒体还是经常试图在合适的时机聚焦差异、煽动情绪。

虽然以色列人民非常欢迎新移民,但政府官僚却在其权力范围内尽一切可能阻挡移民,因为他们既不属于政治选民也非种族内部选民。

西方移民将解决人才紧缺问题

对许多来自西方国家的犹太人来说,以色列是适宜居住的理想之地。然而以色列并没有认真采取吸引移民的举措。移民不仅能解决“人才紧缺”问题,还能像前苏联的移民潮那样促进以色列的发展。那些认为以色列是创业国度的人只需看看就知道了。

陈规阻碍创新

目前的政府规定还将29岁以上的人排除在教育福利与一系列政府与非政府项目之外。政府错综复杂的规定称,以色列不欢迎“年长者”,除非他们拥有大量财富。

这些规定不过是内化了许多西方自由民主的规定与思想,认为“年轻人”才是“未来”,“年长者”就是没用的。

犹太传统注重世代连接

犹太传统赞扬年纪与经验,并能连接祖辈与孙辈。犹太当局应该鼓励年长人士的移民,从而吸引他们的子女与孙辈也移民以色列。

创新企业无需害怕年长的员工没有可塑性,也无需害怕他们的经验可能比老板丰富。模仿“现代”生活方式是无法为以色列带来创造性优势的。

犹太学校学生应休假做慈善

进口大量外国看护者是没有必要的。正统犹太教学校的学生应该从终身的学习时间中抽出3年为慈善做贡献,这也是犹太传统中最重要的理念之一。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