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感谢所有写信来表达担忧与关爱之情的朋友,尤其是耶路撒冷结束防空警报的时候。所有朋友都想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也想知道我们的情绪及精神状态如何。

犹太民族目前正处于艰难时期,而且这个艰难时期很有可能是长期的。三名犹太青年的惨死、一名阿拉伯男孩遭遇谋杀、如今遍布以色列的火箭弹袭击以及以色列方面做出的强硬回击都深深地刺激了我们。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

拉比左韦•耶胡达•库克(Zvi Yehuda Kook)、大卫•科恩(David Cohen)和我的祖父梅纳赫姆•锡安(Menachem Zion)都曾用瑞夫•库克(Rav Kook)关于犹太民族重返以色列具有非凡性的教义教导我。瑞夫•库克认识到这个回归不仅和其神圣的本质有关,还和其富有启示性的内容有关。当我们再次和这片土地相遇,面临其所面临的挑战时,回归促使我们从多方面去认识自己。瑞夫•库克告诉我们,不管好坏、惨烈抑或悲壮,犹太民族一切可能的本性将会在紧要关头显现出来。从这个意义上说,启示不仅可以带来改变,一直以来也有净化的作用。美德展示之时正是恶行驱除之日。

这正是我们过去几周以来的经历。在我们身上发生如此可怕的事情我们无法不重视,而我们也无法摆脱最黑暗的那个自己。但是我们既不是注定要成为受害者也不是要成为施害者。瑞夫•库克教导我们,决定性因素在于以色列子民拥有的最高品质——仁慈、善良以及其坚韧不拔的精神。而就在此刻,以色列正发挥着这些品质和精神,竭尽全力将加沙的平民伤亡人数减至最低。从头到尾,警察对阿拉伯群体都采取了克制的态度,有时甚至可以用彬彬有礼来形容。与此同时,虽然困难如走钢丝,但以色列将坚决保护本国公民的安全并终结由哈马斯挑起的争端。

跟据犹太典籍《米德拉西》的说法,犹太人在西奈山接过《托拉》后,哭泣着回到了他们的帐篷。对此有很多种解释,最具说服力的一个说法是:他们哭是因为认识到自己肩负着重大的道德责任。今时今日,在以色列的我们也可以哭,但必须做出行动,并且尽可能采取最好的做法。行动的同时,也让我们一起祈祷和平。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