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元前332年至公元前166年, 在古犹太国进入希腊化时代,从亚历山大大帝到埃及托勒密王朝,再到安条克四世,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犹太民族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一、温柔的爱琴海之风

宽容的波斯帝国的突然灭亡和陌生的希腊帝国的不期而至,这种宗主国的改变,起初一定让犹太人惴惴不安。这是他们遭遇历史上的第三个宗主国(亚述萨尔贡二世(公元前721年)、新巴比伦尼布甲尼撒二世(公元前597年)、马其顿(公元前332年),而且来自遥远的爱琴海边,显得格外陌生与神秘。然而,不久以后,他们发现这些高大的西方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原本在他们预料之中的罪恶行径。这些陌生人虽然骄傲自大,但也彬彬有礼,显示出迥然不同但却有趣的风情与面貌。作为波斯帝国的继任者,他们也同时继承了前朝帝国的宽厚仁和的属地管理政策,让以色列人在重归安全的同时也有了几分新奇的好感。这当然不是无缘无故的。历史学家们认为,亚历山大和其后的托勒密王朝之所以厚待以色列人,是因为以色列人没有参与抵抗马其顿帝国的战争,也因为统治者希望用怀柔政策传播希腊文明。

亚历山大为了实现他梦想中的理想国,一当占领广袤的东方大地时,他便开始在各地修建以他名字命名的新型城市。这项伟大的工程充分显露了希腊文明的城市文化特征,他要求这些城市必须按希腊城市设计,整齐地划定各个街区,一律修建带柱廊的市政大厅,每个城市均建有圆形剧场和奥林匹克体育场与图书馆,这些模范城市都应当居住世界的各个民族。这些民族和希腊族裔都有参政权利,可以在市政厅的领导下选出自己的民族代表进入人民议会,享受希腊城邦式的民主管理过程。犹太人因已成为厚待民族,便被大量地从巴勒斯坦移居到了这些模范城市之中。仅在埃及就有上百万。在最著名的埃及亚历山大城,五个行政区中便有两个大区是犹太人的集居区,占全市人口的一半左右。

崭新的城市风采,全新的政治制度,特别是充满了愉悦色彩的体育和戏剧,还有那种闪耀智慧之光的思辩哲学,就像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风,首先把移居到这些模范之城的犹太人长期沉闷的心境打开了。特别是年青人们,他们本来就对亚历山大大帝怀有英雄主义的崇敬感,对这些闻所未闻的全新文明更是感到好奇和亲近,很快便以学习希腊的哲学、体育和戏剧作为时尚来追求。有的犹太青年为了能够到希腊式的公共澡堂洗澡,甚至不惜以外科手术来遮掩犹太人特有的割礼标记。更别说赛马场和运动场上的游戏与比赛,剧院里令人目不暇接的奇妙演出,这些特别符合年青人天性的愉快活动,更是挡不住的诱惑。加之原本使用的语言是波斯帝国的“普通话”—阿拉米语(也称为亚兰语)也不是本民族语言,因此,学习希腊语和穿希腊服装也渐渐流行起来。就这样,在经过了短暂的情感拒绝和理智怀疑后,巴勒斯坦内外的犹太人已经对希腊文化敞开了胸怀。

与此同时,犹太人的独特文化也强烈地吸引着希腊人的好奇心。据说希腊当时最著名的学者名流都以到亚历山大城学习和交流为荣,其中,著名的欧几里德和阿基米德都到过亚历山大城,并研修过犹太教义和波斯文化。

也就是在这种良性的双向交流之中,犹太教出现了令人关注的发展动向。在被历史学家普遍赞誉的托勒密二世的倡导下,由犹太大祭司以利沙组织,从以色列十二支派中各选出六位精通两种文字的译经长老,以当时流行的希伯来圣经版本作蓝本,第一次将希伯来圣经翻译成希腊文。这部旧约圣经的译本就是著名的“七十子译本”。它成为全世界了解犹太教的第一个最直接的窗口,由此传递的犹太文明对西方文明的贡献无法评估。更重要的是,它成为了基督教传播发展的最重要和最初的传播工具,没有这部希腊语的旧约圣经问世,基督教的西进和世界化是根本不可能的。

二、错乱的国王

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在筹备远征阿拉伯半岛时突然病亡,时年33岁。由于帝国建成时亚历山大年富力强,未曾考虑和安排继承问题,所以他留下的权力真空无人能够填补。中央权力迅速解体,帝国分裂为一些独立的王国,其中以亚历山大部将建立的托勒密王国(公元前305—30年),塞琉古王国(公元前312—64年)和马其顿王国最为强大。这一段历史错综复杂,看得小编头昏眼花。为了不折磨自己,为难读者,只要按下快进键了。

总之,在几易其手后,耶路撒冷和古犹太国进入塞琉古时期。公元前169年至168年,塞琉古王国的安条克四世侵入埃及,他夺取了除首都亚历山大里亚以外的全部埃及领土。

安条克四世有着英俊的外表,然而却长着一颗错乱的心。他喜欢穿着金色斗篷、戴着玫瑰花环出现在大街上,但是当他的臣民盯着他看时,他就用石头把他们砸死。他时而和蔼可亲,突然间又变得残酷无情。安条克称自己是“ Epiphanes ”,意为“上帝显现”,然而他的臣民却暗地里叫人疯王。

公元前167年,安条克四世占领了耶路撒冷。他杀了成千上万的人,毁了耶路撒冷的城墙,还建起了一座新城堡阿克拉。接着,安条克禁止在圣殿里进行任何献祭或礼拜活动,禁守安息日、律法和割礼,违者处以死刑。他还命人用猪肉玷污圣殿。最令人发指的是他把圣殿作为献给奥林匹亚宙斯神的圣所。“圣殿里充满了喧闹,异教徒在此与妓女狂欢调情”,“在神圣的地方”私通。

那些遵守安息日传统的犹太人被活活烧死或者承受从希腊引进的刑罚: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给孩子行割礼的妇女连同自己的孩子一起被扔下耶路撒冷城墙。《摩西五经》被撕成碎片,公开烧毁,凡拥有这本经书的人一律被处死。

在一些犹太人的心中,《摩西五经》和圣殿一样宝贵,许多人甘愿为之殉道,还有许多人认为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因而在耶路撒冷,许多睡在尘土中的人将苏醒并获得永生”。

三、神秘的古城

在以色列,希腊时期的考古遗址比较罕见。

2015年11月,考古学家在耶路撒冷发现了安条克四世所建的阿克拉(Acra)古城堡,解开一个最大考古谜团。

该遗址位于 耶路撒冷墙国家公园(Walls of Jerusalem National Park)大卫城(City of David)的一个泊车场。挖掘发现,阿克拉城堡规模令人惊叹,其建筑十分雄伟壮观。其中一座塔台的底座有4米宽,20米长,前面有斜坡。斜坡是用一层层的沙、石和灰浆建成,其长度一直延伸到蒂洛泊伊安(Tyropoeon)谷底。斜坡在战斗中起到易守难攻的作用。

考古学家在遗迹中看到铅弹石、青铜箭头及弩炮石弹等作战用品,并发现从爱琴海地区进口的钱币和大葡萄酒罐。

过去,考古学家因为缺少线索一直无法验证阿克拉存在。

(文章首发:微信公众号goingtoisrael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