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耶路撒冷曾先后出现两座圣殿,现均已被毁。第一次被毁在公元前586年8月16日,系第一圣殿被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所毁;第二次在公元70年被罗马帝国将军提图斯所毁。公元66年,罗马的犹太行省爆发大起义,皇帝尼禄派遣韦帕芗率领三个军团镇压。提图斯以财务官的身份,受父亲提拔为军团指挥官,与父亲一同前往。70年,犹太战役再度开启。在提图斯的围城与强攻之下,圣城耶路撒冷因为饥馑与疾病,最后终于陷落,圣殿被毁,圣物被当作战利品送往罗马,并建凯旋门以示纪念(如今仍保存于罗马)。

希律王死后,罗马人的统治愈发残暴。犹太人再次起义,但很快被镇压。公元70年,恼羞成怒的罗马人烧毁了第二圣殿。从此以后,犹太人的命运愈加凄惨,最终被迫流散到世界各地,失去了家园。

犹太经典《塔木德》中写到“世上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接下去后句是,“世上有十分愁,九分在耶路撒冷。”家园的失落曾是犹太民族的最刻骨铭心的伤痛,而这一集体悲情最具象的载体就是耶路撒冷的哭墙。

哭墙是非犹太人的叫法,犹太人则把第二圣殿的这段残垣称作西墙,它位于耶路撒冷老城的中心位置,背靠圣殿山西侧,前面是耶路撒冷犹太区的一个露天广场。整个广场与哭墙处于一个封闭的区域,在东侧和南侧各有一个安全入口。

驻足于哭墙前,一种浓厚且特别的宗教气息扑面袭来。许多犹太人面壁而立,手捧经书,或念诵经文,或肃然祈祷,或抚墙啜泣。他们当中一些人祷告时不停地前仰后合、频频点头,这是因为诵经时提到神的名字时,为表示敬意,每呼一次名,就要点一次头。祷告的地方分隔成男女两部分。男士到哭墙前,必须戴基帕帽(Kipa),没有帽的旅客可于入口处自行取小帽戴上,在离开前交还。女士到哭墙前不用带头巾,但不能着短裙或是比较暴露的上装。在哭墙的墙缝里,塞满了访问者的祈愿纸条。为了满足游客的需要,管理当局甚至在广场前专设了一个点,免费提供纸和笔。

哭墙仅有57米长,而该墙约430多米的延伸部分,则因掩藏在穆斯林区的居民建筑背后而难以分辨。哭墙外观上不算太壮观,其地面上高度约20米。

哭墙地面上头7层砖是在希律王时代砌的,再上面4层为伍麦叶王朝加盖,从奥斯曼帝国统治后又陆续修建了14层,最后3层建于20世纪60年代。可以说,哭墙的高度不能仅仅用尺子,而且也要用春去秋来的光阴去丈量。

每逢阵亡将士纪念日、大屠杀纪念日、犹太新年、赎罪日等重要的国家或宗教节日,哭墙前都会举行纪念活动或宗教仪式。在犹太人心目中,哭墙是无比神圣的。

在第二圣殿被毁后,罗马人起初仍允许犹太人住在耶路撒冷城。但后来罗马人采取了更极端的措施,他禁止犹太人行割礼、守安息日。受尽凌辱的犹太人又发动了一次暴动,最终还是失败了。这一回,罗马人几乎将耶路撒冷夷为平地。然后,他们建起供奉罗马众神的庙宇,竖起新的城墙(如今老城的基础走向)。为了让后人永远遗忘这里曾是犹太人居住过的地方,罗马人将耶路撒冷改称Aelia Capitolina,又将犹太国改称巴勒斯坦。犹太人被彻底赶出耶路撒冷,每年只在犹太历阿尉月的第九天,也就是禁食日节这一天允许他们回到圣殿前祷告。昔日光芒四射的圣殿如下只剩下西侧孤独又悲哀的残墙,每当犹太人站在它前面时,想到神灵被亵渎、族人遭屠戮、家国不复存焉,都会怆然泪下,失声哭泣。

据历史学家们推算,在公元前后100多年内三场大起义失败后,原先约300万的犹太人近一半被屠杀。剩下的除少数还居住在以色列地外,其余大部分背景离乡,犹太人从此进入了一个长达1800年的民族大流散时期。

(文章首发:微信公众号goingtoisrael )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