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又一次在耶路撒冷见证了巴勒斯坦人的暴力行径,有的故意开着摩托碾过犹太平民,杀害无辜,连小孩都不放过,更多的是冲着行驶的汽车扔石头,危及一整家的生命,而破坏耶路撒冷公共设施,扰乱公共服务的更是大有人在。虽然我们这些住在耶路撒冷的人不是第一次经历类似的事情了,但暴乱再度发生仍让人感到可怕。

为什么会发生暴乱呢?其中一个原因是一些住在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和许多穆斯林和阿拉伯人一样,对以色列犹太人持有暴力的种族歧视和极端的宗教观点。我认为他们大多数人并不认同我们犹太人拥有民族自决的权利,更糟糕的是,如果你深入探究许多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的世界观,你会发现他们的思考逻辑归根结底是支持种族灭绝的:他们认为我们600万以色列犹太人根本不是人,只是一个“复国主义实体”,把犹太人灭绝是完全公正的。全球的阿拉伯和穆斯林领导人都公开支持这样的逻辑。

我相信我目前为止所说的情况大多数以色列犹太人都是清楚的。这从以色列报纸和海外犹太报纸的论调就能看出来。另一个原因则是西方国家似乎并不清楚对犹太人暴力的严重性,或者不清楚其中所包含的种族歧视和宗教动机。他们把以色列描述成一个无端攻击小孩的巨人。也无怪乎犹太人对这样的论调感到不安了。连许多理性的人都开始怀疑这些对以色列的批评背后是反犹太主义在作怪。因此,犹太公众舆论往往集中在阿拉伯国家的无可理喻和西方国家的视而不见上。

但是我们犹太人也没有明察秋毫到哪里去。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承认(或者不愿承认)一个在巴以冲突中非常重要的事实,那就是那些居住在以色列中心地带——耶路撒冷、朱迪亚和撒玛利亚——的巴勒斯坦人正受到压迫,而压迫他们的正是我们以色列犹太人。尽管我们总是号称以色列是“中东地区唯一一个民主国家”,但是以色列绿线之外的地区政权其实并不“民主”。那是个罪恶的政权,建立在对巴勒斯坦人已成惯例的残忍歧视上,其中“罪”指的是以色列的行径违背了国际人权法和以色列法律核心的正义和平等原则,而“恶”则是以色列在东耶路撒冷和西岸的政权是建立在欺凌弱小,违反人类尊严的基础上的。

如果你不清楚这一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歧视,那恐怕你得去做做功课了。这里我们说的并不是那些痛苦但必要的自卫措施,我们说的是为了保证以色列人在土地分配、城市计划、基础服务、司法行政等生活中各个方面所获得的好处,公然无视阿拉伯人应有权益的行径。如果你觉得我说得太夸张了,或者只是在撒谎中伤以色列人,那要拯救的无知只有一个办法:好好学习去!花点时间坐下来好好了解以色列自1967年起在耶路撒冷、朱迪亚和撒玛利亚推行的政策。我建议你这样做:阅读时请假设人权组织都是邪恶的,不管是以色列的还是其他人权组织,假设他们受的资助都来自对以色列心怀仇恨的人,假设每一个句子都可能有操纵你的意图,每一个事实都可能是虚构的。仔仔细细地阅读,对比信息来源,向你信任的专家咨询。如果你认真做了这些之后,还认为以色列的政策谈不上制度性歧视,那我把名字倒过来写。

我并不是说巴勒斯坦人的暴力行径是正当的,也并不认为穆斯林原教旨主义是正义的。对于许多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看待我、我的家人还有我的民族以色列人的种族灭绝逻辑,我怀有的仅是深深的厌恶和鄙视。我也并不是说我们以色列犹太人没有自卫的权利,我也不否认我们的邻国一直试图将我们消灭。我想说的是,尽管巴勒斯坦人的行径罪恶,但这些天来耶路撒冷的暴乱根源其实在于长久的压迫,并不是说他们因此有权利杀害无辜,而是我们犹太人必须清醒起来,直面我们自己的罪恶行径,停止推行歧视性的政策,这样的政策是所有正派人都应感到耻辱的。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