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常尺度下,弦理论和广义相对论的预言是相同的,但在非常小的尺度下…他们就不一样了。

——霍金《时间简史》

五天下来,这帮中国孩子伤透了胃… 由于有着严格的饮食规定(Kosher,洁净的食物),犹太人的饮食结构相当简单,基本上只有蔬菜、水果、面包、牛羊鱼肉。当然,这样的饮食是比较健康的。

除了饮食,还有一个十分具有特色的习俗,即安息日(Sabbath)。从周五太阳落山到周六太阳落山,犹太人是不用电、不点火的,电视、电影、手机统统关闭(手机党们,颤抖吧!),连所有的商店餐馆都一律早早关门。(哦对了,安息日还不许写字、不许挖鼻孔…)火和电作为人类重要进步的发明,让人们越来越离不开,而在这里,他们却选择暂时放弃这两样伟大的发明,回归本初的状态,跟随着自然的时令,起落作息,太阳落山人儿归家,在落日余晖中,在如水夜色中,与家人一起用餐、聊天、祈祷。真好!安息日的食物都是事先准备好的,这是安息日留给我最深的记忆!因为原本打算放弃下午集体安排的观光,休息一会儿开始写这篇帖子,结果一睁眼下午四点了,一路狂奔出去储备晚餐,竟发现所有商店都关门,满大街的行人拖家带口推着童车谈笑风声回娘家,剩下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我在第一天的行记中提过,初到以色列,内心有很大的落差。以色列是一个到处看去都很落后的地方,比如城市建设和管理,特拉维夫、海法、耶路撒冷的城市建设,简直被我帝都、魔都甩出好几条街,也就是我们县城的水平。马路上不时见到无家可归者,街头表演艺人,和大量的涂鸦,简直不堪。然而,令人咋舌的是,这样简陋的外衣裹挟着一个创新创业的强国,在创新、创业水平上,以色列可谓举世瞩目。

同美国相比,尽管两国在信息技术上都非常强,但以色列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首先,美国的创业既有技术创新带来的(偏“硬”的),也有商业模式创新带来的(偏“软”的),像Amazon、YouTube、Twitter、Uber等,但以色列的创业(昨天已经介绍过),将有限的资源集中在环境、医疗、国防等几个领域,算是偏“硬”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虽然是金融业,但那已经脱离了我们讨论的创新创业范畴);其次,美国有着庞大的市场,因此无论哪种创新创业,都可以基于庞大的本土市场获得发展,而以色列企业从诞生那天起,就得惦记着如何国际化,恰巧偏“硬”的技术产品类创新能够较少面临国别文化差异的挑战;第三个不同是由于以色列国防预算占比特别高,所以民众层面的福利水平相对受限,进一步制约了服务业或者消费的发展。这样的差异,使得以美国学者为主提出的创业相关理论在以色列的情境下应用似乎显得有些局限。

蒂蒙斯的《创业学》大概是目前应用最普遍的英文教材,这本书里面一个比较重要的理论叫做“蒂蒙斯模型”。这个模型告诉我们,创业需要具备三个要素,商机、团队和资源。这三个要素当然重要,你要创业,总得知道去干嘛吧(商机)?只要不是立志做个体户,你总不能单干吧(团队)?既然创业,总得有点本钱吧(资源)?没错啊?可是我们仔细想一想,这三个要素似乎都是外在的,就算有了机会、有了启动资本、有了人帮你,你能行吗?

11

难道人人都可以是创业者吗?答案是否定的。我的朋友,上海大学的于晓宇教授,曾经在英国做过一个有趣的研究,他找了一千七百多对双胞胎,其中单卵(基因相同)和多卵(基因有50%相同)各半(真搞不懂他怎么做到的),结果发现基因差异对于创业的倾向有显著影响。创业可以是天生的啊!其实之前看到过更多的研究结果,告诉我们,在一般的大学生中,具备创业潜质的通常不超过5%,那是一个非常小众的群体。

在第一天的“危机感”一文我提到过,对于创业这件事来说,自我激励非常重要,这是来自创业者内在的动力,与外部世界的商机不是一个概念,但可能存在某种相互强化关系,机会好,容易成功,然后创业者更加自信,而强大的自我又能够更加充分地利用外部的机会,相辅相成。在第二天的“疑思辩”一文中,我们看到了学习,尤其是能够实现知识内化的学习是不断提升能力的保障,这与创业者拥有的资源又形成了一对相互强化的变量,有学习能力的企业,能够善用拥有的资源,并不断增长,反之,败家子儿给再多的资源,其效率也是不高的。在第三天的“Chutzpah”一文,我们看到了“勇气”,这种形成强大个人领导魅力的“勇气”是凝聚团队的粘合剂。如果说蒂蒙斯模型告诉了我们创业的要素是商机、团队和资源这些外在的条件,那么我们这几天所发现的自我激励、内化学习和勇气则是内在的必要条件。第四天,我们看到了“双元”,如何在内在条件和外在条件中找到二者兼得的办法,有机融合在一起,相互强化、不断促进,这才是形成创业螺旋式发展的催化剂!这个模型,我称之为“创业的双元六要素模型”。

创业的双元六要素模型

创业的双元六要素模型

那么咱们一起用这个模型来检验看一看,当下中国的“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热潮有没有问题?

从去年开始,铺天盖地的“创新”“创业”席卷华夏大地,一时间媒体、资本、政策蜂拥而至,如果现在你想创业,没钱,有各类孵化基金;没场地,光上海就有一百多个众创空间;没想法,打开微信各种帖子你找些关键词就能拼出个商业计划书雏形,创业从未这样火过。风来了,人人都拿自己当个猪,泥沙俱下,概念横陈,机会主义者泛滥。对此,我是十分担忧的!创新创业需要的是完善自洽的生态系统,所有这些外在条件的改善,就像充足的阳光、空气和水,当然有利于生态圈的改进,但是并不代表最终能够结出丰硕的果实,我们当下最需要的,是“种子”!

可“种子”在哪儿呢?是个大学生就可以创业吗?有点想法就可以休学吗?听几节创业课、配几个“程序猿”、再加个“创业导师”就等于成立了创业企业吗?拼凑个商业计划书、拿到了天使轮就算奔跑在创业的康庄大道上成为马云、马化腾就指日可待吗?我不信!!!至少在我上个学期开设的创业课程(MOOC形式)上,28所大学近两千名大学生中,我没看到多少真正做好准备能够去创业的。

当下舆论与资金对全民创新创业的炙热,突然刮起的创业龙卷风,着实令人恐慌。特别是在关注创业和创业者的时候,人们往往鼓吹那些成功的案例,而忽视了创业这件事本身以探究和尝试体验的过程为乐趣。实际上,我们更应当关注的是作为创业者的勇敢探索与尝试,而非以最终收入与名誉地位为导向,关注成长弱化结果尤其是绩点为代表的定量化评估结果。而我们的社会缺乏对“失败”的容忍,对“异类”的宽容,对经济差异的厚待,对人格的尊重,对多元文化和价值观的包容……在这样鼓吹所谓的创业成功中,在鱼龙混杂的创业军团中,不少真正的创业“种子”难以找到培育和生长的土壤。

强大压力下的自我激励、以“疑思辩”为基础的内化式学习和勇气的培养,牵涉到整个中国从小学乃至幼儿园开始的教育理念、教育方法、教育内容的调整,这是一个漫长浩大的工程,如果我们真的静下心来去改变、培养,那些适合创业的种子才会在恰当的创业环境中生根发芽!

所幸,这样的努力在许多高校创业教师的努力下已经有了尝试。在我认识的教师中,上海财大的刘志阳教授开设的“匡时班”,同济大学丁俊峰教授开设的Fablab,上海交大桑大伟教授倾注心血的创业学院,浙江大学郑刚教授开设的暑期硅谷创业班,中山大学任荣伟教授连续六年开办的创业黄埔军校… 据我了解,他们都十分谨慎地在大学生中寻找那些具备创业潜质的“少数人”,并且不仅教授创业知识,还在方法、理念上去培养。最重要的,大家都有同样的共识——创业是一种人生历程,学了创业课,只是在学生的心里埋下一颗创业的种子,无论从事什么职业,这种创业的心态和创新的理念都是学生最重要的收获,当外部条件和自身经验人脉资源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创业应该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所以,如果再有同学问我,本科生能不能休学创业,我会告诉他,除非你有个有钱的老爹,或者你自己足够有种,否则,请回去认真把其他课程学好吧!

当下中国的创业环境可能是近百年来最好的,从蒂蒙斯模型来看,条件都具备,但回到创业者本身,就会发现,仅有这些外在条件是不够的。连续五天,特拉维夫大学的参访学习结束了,在最后一次课上,Yesha教授讲的最后一句话是:创业,最重要的是——人!

致谢:感谢特拉维夫大学精心安排的行程,感谢Udi、Idit、石头、司机师傅和所有授课的教授、参访的企业家,也感谢复旦MBA黄萱老师的邀请和全程的组织照顾,能让我有机会有这些思考,以色列的行程就要结束了,但对创业的思考才刚刚开始…

(作者:孙金云博士,现任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助理教授、复旦青年创业家教育与研究发展中心主任。本文获作者授权发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