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人人终有一死,但并非每个人都真正活过!”

——美国电影《勇敢的心》

以色列之行已是第三日,虽然每天只是在学校、企业、酒店三点一线间的匆忙奔波,却将这片土地的记忆都翻整了一遍。6天的行程,学习时间为5天,每天安排有上课和企业参访,忙碌而充实。13堂课程涵盖了以色列的哲学、文化、历史,现如今创新、创业的现状,以及相关的理论等。11位主讲,大部分来自企业界和客座教授队伍。企业参访当地的各类创业企业,而无论是高科技的IT企业,还是社会创业企业,这两日都给我留下了一个共同的深刻印象,即勇气。

在历次中东战争中,最惨烈的莫过于被称为“斋月战争”的第四次。在1973年10月6日到24日短短18天的战斗中,阿以双方在美苏两强的后台支持下,总计投入兵力70余万。双方共损失飞机600多架、坦克2800余辆,仅在14日一天双方投入战斗的坦克就高达1800多辆,考虑到人口和面积因素,这恐怕算是近现代武器投入密度相当高的战争了。战争的过程非常简单,阿拉伯的大哥埃及说,上次打架我吃了亏,你们几个弟兄谁跟我一起上,去把面子找回来?小弟叙利亚一拍胸脯说,上回我也吃了亏,大哥我跟你上。于是冷不丁弟兄俩在其他兄弟的注目礼下就给了以色列一闷棍。结果迅速缓过劲儿来的以色列搞了个全国总动员,好在全国也没多大,很快就打了回来。最后的结果是,美苏两位掌门一看动静闹大了对谁都不好,算了握个手吧。随后,大哥埃及占了点便宜,小弟叙利亚又吃了点亏,以色列基本不赔不赚。可见,不管走到哪儿,跟对大哥很重要。

这段历史背后有一组数据值得注意,当时阿拉伯国家总人口超过两个亿,而以色列总人口当时只有333.8万,差不多60:1,每10名以色列人当中就有一名在参加战斗,并且他们还操控着当时最先进的武器,包括各种类型的导弹。我记得有两件事情可以佐证以色列人的生猛。一是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上,来自巴解组织的一群恐怖分子绑架并最终杀害了11名以色列代表团成员,后来作为报复,著名的摩萨德派出特工在世界各地暗杀了11名此次活动的策划者,这段历史太精彩,这里就不再赘述。另外一件奇闻,恐怕是人类飞行史上绝无仅有的。那是1983年劳动节的当天,一个叫乔恩Ÿ艾斯利的以色列飞行员参加空演,过程中和另一架飞机相撞,导致整个飞机右半边的膀子全被撞掉,而这位神勇无比的老兄竟然驾机安全降落,为F15做了一次全球范围的免费广告,以色列人的勇敢可见一斑。

22

前天那个很有趣的企业家此前忘记介绍了,他的名字叫莫蒂(Moti),他自嘲说自己是没有远大理想的瞎忙(I am motivation but without vision)。实际上据我搜索发现,他的企业经营得很不错。他在演讲的时候提到了一个词,恰巧另一位以色列教授今天也提到了,叫“Chutzpah”,中文意思说好听点是“无所畏惧”,说难听一点是“肆无忌惮”,说直白一点就是“有种”。他说“Chutzpah”对于创业者来说,就是告诉自己,不要过多的顾忌,想说啥说啥,该做啥做啥,你纵有万千智慧、独到眼光能够慧眼识商机,不如我百无禁忌、看到就做来抢占你的先机。他还说,在公司里,可以直接跟老板叫板,老板你错了,你错得愚不可及你就是错了,不信咱俩谈谈,谈完你还是我领导,执拗地有点可爱(以上中文当然是我直白的理解)。

昨天去参观的一家软件公司,名字叫做Emaze,他们鼓捣出了一个可以做3D效果的演示软件,仅有十几个人的团队就拿到800万美金的支持,号称要打败Powerpoint,现在要进入中国市场。他们还认真地问我,WPS在中国有多少人用。这个公司的创始人兼COO一看就是个张江男,直爽中带点羞涩,很认真地向我们介绍自己的经历,说中间换了哪几家公司,如何发展到今天云云,我问他为什么要换?他说:有想法了,就换了!反正现在穷,换换呗!

坦率讲,这几天以来在以色列看到的创业企业,他们做的事情基本上我在国内都看到过类似的公司甚至规模做得更大,但最大的不同在创业者的个性上。就拿今天下午参观的这家企业为例,这位老兄40岁被诊断患上一种罕见的癌症,说没几年好活了,结果他拒绝各种放疗化疗,直接办了家企业要帮助残疾人。在他开设的呼叫中心,我们看到,中心规模不大,70%的管理层和员工是残疾人,公司提供了各种适用于残疾人的设施,一位单眼裸视5%、另一只眼睛全盲的员工通过特殊设备完全能够完成一个正常人从事的接线员工作,让人叹为观止。整个介绍过程中,这老兄表情平和,完全没有苦大仇深或情怀满溢,最后还鼓励同学们说,你们以后都是大企业家,不管企业多大,都要能够尽量帮助周围的人,他收获了今天最多的掌声!从被诊断癌症到现在他,已经又完整地生活了15个年头,而在创办企业之前,他是一位心理学家!

这种中以创业者在个性上的差异我想来想去还就是这个词儿最合适,“Chutzpah”,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乔帮主还要提到“Stay Foolish”。

33

提到勇敢,这倒也是中国人一直所提倡的品质。不过两相对比之后,我发现,两国之间的勇敢却在呈现方式上有很大的不同。或许是受儒家思想的影响至深中国人的勇敢似乎更多的引申到了道德的层面考量上,勇敢更接近为正义等服务,在儒家的思想中,“勇”必须符合“仁、义、礼、智”,而且不能“疾贫”,《论语·宪问》中有言:“仁者必有勇。”又《阳货》记载:“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诸如见义勇为、勇于就死等,勇敢变成了一个很大的概念,似乎其对象更多的是家国天下,而忽视了个人层面面对困难、挫折等的勇气。明显不同的是,以色列人的勇敢是一种战胜恐惧的精神力量,一种为了谋生而从事的冒险事业,更多的以个体面对人生机遇、困难等层面进行思考。

不过有件事情这几天我一直没搞懂。在以色列,由于特殊的原因,每个公民在到达一定年龄都必须参军,男性三年,女性两年,每个人!军队那可是立规矩讲制度的地方,如果每个人都这么被收拾过两三年,他们如何去打破边界、突破常规、带来创造性思维呢?创新创业不一直都说是一群小青年在车库里放荡不羁听着摇滚启蒙么?

带着这个问题,我请教了好几位当地的教授或主讲人,得到的答案却惊人的相似:参军是每个人一生中非常重要的阶段,在军队里可以积累人脉、学习技能。创造性思维固然重要,但是自己坚定的执行力和适时获得外界的帮助对于创业过程更加重要,而军队给了他们这两方面的基础。在军队长达两三年的时间中,战友、上下级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和信任,吃在一起,练在一起,睡在… 这种一起扛过枪的信任在后续步入社会的人脉关系网络建设中十分重要(是的,的确是以色列教授说的,而且他指的不是中国)。另外,如今的军队其实信息化程度和专业化分工都已经相当高,进入军队从事的也是有颇具技术含量的工作,边工作边学习边实战检验,完全不是在练肌肉消磨时间。顺便提一句,在以色列,国防、军工、高科技是紧密结合的,最近很火的PillCam就是以色列军工产品民用的结果。(这是一个胶囊大小的实时影像拍摄无线传输系统,患者只要吞下一颗这种胶囊,就能顺着消化系统一个一个器官实时拍影像传到屏幕上供医生检查,有点科幻吧?)

55

美国的两位教授Naughton和Cornwall,2006年在商业伦理季刊(《BusinessEthics Quarterly》)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标题就叫“勇气与创业精神”。文中提到,勇气不是鲁莽,也不是漠视忽视风险,而是在很清楚风险和可能的损失前提下决断的能力,是对风险承担的直接体现,因此勇气对于创业成功至关重要。创业者“勇气”的培养要依靠整个社会的文化以及创业生态体系,从这个角度讲,恐怕整个中国从幼儿园到大学,最终具体到单个家庭,对于“勇气”的培养都是缺失的!CHUTZPAH!

(作者:孙金云博士,现任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企业管理系助理教授、复旦青年创业家教育与研究发展中心主任。本文获作者授权发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