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生活在以色列,你可能已经知道,中国已逐渐成为了以色列商业领域的重要合作伙伴;但如果你生活在美国、中国或世界其他地方,这可能还算新闻。我希望这篇博文有助于加深以色列和中国之间对彼此利益和风险的了解。

乍一看,将美国汇款服务提供品牌MoneyGram International出售给中国蚂蚁金服似乎是一个双赢的举措。 MoneyGram的股东将获得12亿美元现金,与其市值相比堪称相当高的溢价,而由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控制的蚂蚁金服也将在与腾讯微信激烈竞争之际在国际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所以,当蚂蚁金服和MoneyGram于1月2日宣布因无法获得CFIUS的批准而交易失败时,人们多少有些惊讶。

不过,这对于那些密切关注美中关系、尤其是美国方面担忧中国投资影响的人来说,这并不意外。那么,什么是CFIUS?为什么这笔交易没有被批准?这将对CFIUS的中国对美投资态度有何影响?这对以色列意味着什么?

什么是CFIUS?

CFIUS即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为机构间委员会,有权对可能导致外国企业控制美国业务的交易进行国家安全审查。 CFIUS由美国财政部长领导,成员为美国国防部、国务院、商务部和国土安全部等16个政府机构的代表。CFIUS有权对其权限范围内的交易施加风险消减条件,并可将某项交易提交给有权暂停的主席。尽管历任主席暂停交易的例子极少(迄今仅有四次),但交易双方往往会因意识到交易或不被批准而自行终止协议。蚂蚁金服与MoneyGram就是例子。

为何CFIUS不批准对MoneyGram的合并案?这与CFIUS对在美中国投资的总体态度有何关联?

虽然我们不了解CFIUS对合并的具体担忧,但我们知道,由外国投资而引起的国家安全担忧正普遍增加,尤其是中国投资也正扩大。金融服务部门和汇款服务部门因此提出了洗钱和恐怖融资等相关的担心。此外,对MoneyGram的收购引发了美国公民对中国获取其个人消费数据的恐惧,军方和国家安全机构的成员也不例外。这两个因素似乎都表明了委员会对交易的担忧。而在不同的政治环境下,CFIUS可能会借可对交易施加条件的权力来解决这些担忧,而目前对中国焦虑的态度也使这种手段不甚令人惊讶。

MoneyGram并购案的失败只是其中一例。此前,具有中资背景的Canyon Bridge资本原计划以13亿美元收购美国芯片制造商莱迪思半导体(Lattice Semiconductor),却因以上原因便被CFIUS终止。腾讯和四维图新集团领导的某集团原本计划收购数字地图企业HERE 10%的股份,也因CFIUS表示出了担忧而被交易双方取消。中国东方弘泰以14亿美元收购美国AppLovin的努力亦是如此被放弃。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毫不掩饰他对贸易尤其是对华贸易的强硬态度,但CFIUS对中国投资的严格审查也不能仅仅归因于特朗普。越来越多的美国决策者正在扩大他们对于外国投资影响国家安全的观点,认为其中除了涉及武器系统和双重用途的技术等传统问题外,外国投资还会对美国长期的技术领导力带来潜在威胁。而且,随着中国日益被美国视作其军事力量和技术领导力方面的战略对手,美国政府对中国在美的经济投资日益感到不安。2017年期间,美国国会通过了新法案,以扩大CFIUS的权力,监督目前不在其监督范围内的交易,其中就包括在某些条件下设立的合资企业和非控制性投资。展望未来,中国在美国的投资似乎会受到更多审查。

CFIUS的批准限制对中国的在美国投资增加了明显的不确定性,而且众所周知,不确定性并不利于成功交易。更糟糕的是,在各方花费大量时间和资源进行交易谈判前,双方通常没有权威的途径了解CFIUS对其投资的态度。这些交易风险可能会对中国在美国的投资产生激冷效应。

这对中以商业关系意味着什么?

简而言之,以色列的法律中并不含与CFIUS类似的任何条款。此外,以色列政府明确表示有意扩大以色列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欢迎中国在以色列投资。中国对以投资近年来呈指数级增长,中国化工斥资24亿美元收购了Adama,光明集团则以超过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Tnuva。另外,许多较小型的交易受新闻界的关注较少,但在以色列经济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中国企业也参与了以色列许多最重要的基础设施项目,如阿什杜德新港和特拉维夫轻轨项目。

尽管一些中国企业对以色列保险公司的收购因监管机构的担心而未获批准,但这仅出现在了金融服务业监管的狭窄语境下,并不意味着以色列不欢迎中国的投资。以色列的法律并不赋予政府一揽子权力来阻止外国投资。相反,除保险和银行业等特定行业外,没有特殊法律规定的领域无需政府批准。有人说,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中国投资者收购了技术类公司后,以色列技术转移到中国也可能存在障碍。如果某家被中国公司收购的以色列公司试图将军事或军民两用技术转移到中国,以色列的出口管制制度届时将会发挥作用;且鉴于以色列与美国亲密的安全关系,可以确定的是,对以色列政府来说,美国的安全考虑将在审查过程中成为重要因素。

中国和以色列以科技为主的协同作用非常明显,而且这在两国的商业领域内都是众所周知的。随着中国企业日益担心CFIUS对其国际投资策略带来阻力,它们最好考虑将投资以色列作为新选择之一。

——————

作者注:在写成这篇文章后,我得知以色列反垄断管理部门正研究中国企业参与以色列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情况……我将在下一篇文章中对此进行分析。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