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以色列被誉为创业的国度,但在没有去以色列之前,依然感觉那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国家:战争、宗教冲突、精明的犹太人、科技创新,这是去以色列之前对她的主要标签。但是真正在以色列跑了9天下来,感觉却是180度大转弯了。

这个只有800万人口的国家,2014年人均GDP是37000美元(中国是7600美元),排在全球第25;他的R&D占比却是全球最高,超过美国、英国、德国等。还有人均医疗器械专利数全球第一,人均科研论文数和人均专利数世界第三。难怪如今有句话说,如今全球看硅谷,硅谷看以色列。

000

但是真正让人的印象产生这样巨大变化的原因,一时很难用三言两语能够描述清楚。沉淀了两周后,在最初的兴奋过去之后,仔细整理了下,发现关于以色利为什么可以称为一个创新的国度,其实我们可以从三个独特的维度去理解。这三个维度就是:独特的犹太教教义、独特的军队选拔体制和独特的移民文化所导致。

首先犹太教的教义。这个可以从他们到会堂(他们不叫教堂)就开始发现差异,其外观就和其他宗教不同。他们的会堂没有其他宗教的宗庙那样高耸入云、气派巍峨的设计,咋看外观和普通建筑并无很大的不同,内在的设计却常常有令人意外的设计感和寓意。和天主教基督教那些富丽堂皇、庄严肃穆的教堂相比,他们的会堂各个都不一样,但都有些令人眼前一亮的设计。例如特拉维夫大学的会堂,外观看似圆柱状,内里会堂下部却是方方正正的空间,但四面墙却随着高度的升高,通过每一块墙砖细微旋转,使得上部的空间逐步变成了圆柱形,天圆地方的寓意,和中国文化很有些意外的默契。

111

除了会堂外在形式的差异,犹太教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就是没有唯一权威。他们的拉比有点类似于我们的公知或者是意见领袖。之所以说只是有点类似,因为他们不是权威,任何人都可以挑战他们。以色列犹太教的孩子在启蒙读经书的时候,首先被教育的就是如何自己理解经文的意思,他们7、8岁的孩子就可以很直接地说自己和老师家长完全不同的观点,只要能自圆其说。犹太经书里面经典的蛇炉之辩的故事就是非常典型的无权威的体现。

故事的原文记得不太清楚了,大意如下:

两个拉比在进行真理的辩论,拉比A说:“如果我说的是对的,河流会倒流来证明我。”然后,河流居然真的倒流了,可是拉比B说:“这是拉比之辩,和河流无关。”拉比A又说:“如果我说的是对的,请让这堵墙倾斜倒下。”果然墙面在开始慢慢倾斜,可是拉比B说:“这是拉比之辩,和墙无关,墙不要参与。”结果墙只好倒了一半停在那里。拉比A又说:“如果我说的是对的,请上帝发出声音来证明吧。“结果上帝真的在半空中现身说:“他说的是对的。”

可是拉比B对上帝说:“上帝啊,自从你通过摩西把十诫律法交给了人间,后续就由人间来决定吧。”结果上帝也无语,只好退回去了。我们从这个挑战上帝的拉比可以窥见犹太教对创新和务实的态度。因此,犹太教在旧约的基础上,通过解经的方式,不断创造出各式结合实际生活的经书,以应对现实生活的高度复杂性。尽管经书有各种规定必须遵守,但是他们有自己遵守的方式。例如,在安息日,要求不能动火,所有能源类的按钮,电脑电梯都不能碰,可是这些又是日常必用之物,该怎么办呢?于是就出现了安息日专用电梯,每层都会自动停,使用者不需要按按钮,总会等到自己这层点电梯。所以,在以色列的安息日,如果看到红色标志的电梯就不要按了,着急的话也别等了,每层都停肯定很慢的。

关于以色列的军队,那也确实非常独特。以色列大部分年轻人在17岁18岁左右都要应征去服兵役。但是最优秀的年轻人会被选拔去以色列的特殊部队,例如8200部队等。这里军官和士兵的比例比美国低一半,战场上的指挥官平均年龄是23岁,带一百多名士兵。更令人吃惊的是,他们的预备役军队是有常备军军官,就是23岁的军官来指挥的,这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的部队主力是一群刚刚招募来两天或者一天就投入战斗的军队,但是以色列就是如此。也因此,在以色列部队里,等级制度几乎是不存在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战士们不用服从命令,以色列士兵的区别不是在于军衔等级,而是在于其所擅长的领域。在以色列国防军里,还有一些特殊的制度支持人们对高级军官发出挑衅。甚至,可以直接否决自己的军官,投票即可。这种军队文化对以色列企业家的影响是很大的,最优秀的创业者和企业家大部分都是来自部队的精英部门。战场对人的锻炼是巨大的,而创业需要的最基本的素质:随机应变和领导力,在战场上是最能充分锻炼和展现的。也因此,在以色列的企业里,招聘员工的时候,在部队什么部门呆过比在什么大学毕业更重要。同样在以色列的创业公司中,很多成功创业者都是曾在以色列部队特殊部门服役过。

第三个独特的地方是以色列的移民文化。一个被驱逐长达2000年之久的犹太人,终于复国于一片小小的土地,但这是一片贫瘠的土地,水源不足,但是以色列仍然成了农业领头羊。因为千辛万苦回来的移民们,他们是不会排斥重新开始的。他们是爱好冒险的人,移民的国度就是企业家的国度。几百万犹太人几十年来从世界各地陆陆续续回到以色列,尤其是前苏联的移民,大部分都是拥有博士和工程师学位的犹太人,他们对以色列后来的科技创新起到了巨大的帮助,例如谷歌的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就是前苏联的犹太人。但是和其他移民国家不同的是,以色列对于犹太裔的移民没有任何限制,国家对来自前苏联和博士移民和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身无分文目不识丁的农民并没有什么不同,尽管他们对于以色列的贡献有很大的不同。以色列的《回归法》保障了每个犹太人都有权回到这个国家,而且没有任何数量限制,也没有任何时间限制,以色列的公民权利在到达以色利的时候就生效。这样大量的移民也诞生了强大的创新的动力,不就是重新开始吗,移民都是这么做的。

关于以色列的创新都有什么成就,我们来看看就知道了:

今天全世界在用的优盘(闪存技术)是以色列人AmirBan, Dov Moran 和 OronOgdan发明的,他们都来自以色列M-Systems公司。他们在美国注册专利的时间是1999年4月。

今天风靡中国QQ,脱胎于1996年由以色列Mirabillis公司发明的ICQ。ICQ的意思是:I seek you (我找你)。

还有圣女果:这种可爱的小西红柿的野生品种来自南美,目前人工种植的有三个品种,其中最主要的特别甜美的品种Tomaccio是在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教授Prof.Nahum Keidar 和 Prof. Chaim Rabinovitch领导下花了十二年时间杂交培育出来的。

在医疗技术领域就更多了:来自基文影像(Given Imaging)的胶囊相机,让瘫痪患者重新行走的Rewalk, 著名的基因测序公司23andme(八卦下,创始人安妮沃西基是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的太太,因为谢尔盖出轨于2015年离婚)。

军事领域里还有怪蛇三型空对空导弹,中国是主要购买者之一。

以上种种,不胜枚举。

如果我们真正了解以色列的实际国土情况,或许就对他们的创新有更多的钦佩。这个国家总面积和北京差不多大,还有很多土地是荒漠,中间还夹杂有巴勒斯坦自治区,这些自治区在地理上和以色利之间是什么概念呢,打个比方就是你家有200平方的房子,5间房,但是有2间是别人的,进出还要经过你家大门。至于周边接壤的国家基本都是敌对国家,动不动就想打架的那一类的。在耶路撒冷著名的哭墙边上,耶稣葬身之地所修建的著名的圣墓大教堂,一个教堂里面有四五个宗派,天主教、基督教犹太教等,都在一个教堂大门进出,各自在教堂划分出一小块区域,在以色列警察的管理下,目前相安无事,各拜各的主上。而犹太教著名的哭墙之上的圣殿遗址上,矗立的是伊斯兰教的金光闪闪的圆顶教堂。我们只能说,那是一种有序的混乱,动态的平衡,但是在一小时车程外特拉维夫,却被称为不打烊的城市,夜里热闹非常,白天公园里也是熙熙囔囔。这个城市的安全程度从各个国家大使馆的围墙可以最直接地做出判断,那些使馆的围墙也就是普通的一人多高的铁栏杆而已。

在参观耶路撒冷的时候,我们的导游经常指着那些墙上的弹孔给我们看,那些战争留下的痕迹。耶路撒冷的所有建筑不论新旧,都统一有着一样的石头外墙,让整个城市有着统一的历史厚重感,但是在陈旧的外墙下,犹太人对于美的追求从未停止过,在一户居民门前,我们惊讶地见到两个旧轮胎里面绽放的美丽花朵,那样强烈的对比,却那么的令人欣喜。在蔚蓝的天空下,这个缺水的国家依然在四处角落里都可以看到各式花朵,根部盘绕着以色列著名的滴灌水管。

在特拉维夫,街头四处可见充满设计感的雕塑,连专业的医疗公司走进去都感觉走入了艺术的画廊。尽管这个国家并没有金碧辉煌、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但是各式脑洞大开的雕塑,无不在不断挑逗起每个人对于艺术和美的渴望。

33

以色列,这是一个令人惊叹的国家,曾经流着奶和蜜的土地,经历了2000年的纷争战乱,如今可以走到今天的程度,我更愿意相信,是他们不屈不挠,不断创新的文化,才能在荒漠中重塑那片梦想中流着奶和蜜的国土。最后,真心感谢以诺教育所组织的这次游学,这是我参加过的游学中截止目前为止安排得最好的一次,暂时还没有之一。

(注:本文首发以诺教育微信公众号)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