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四十号公路一直向南,我们在以色列的腹地穿行。二月份,地中海边的特拉维夫虽然温润,但体感还有几分阴冷。内盖夫却正迎来一年里最好的季节,四周的景色不断颠覆我对沙漠的成见。没有大片大片绵亘的沙丘。在雨水滋润下戈壁上的灌木丛生机盎然,不时还能看到一片片的橄榄树或是鼠李或是沙棘,墨绿的野草、深紫的浆果和红红黄黄的小花恣意绽放着。越往南开,植被越少些,但转眼就遇见农庄的田地和果园 —— 以色列的国家输水工程从北部加利利湖一直延伸到沙漠的最南端,发达的滴灌技术让这里四瓜果飘香。

沙漠里的绿洲

沙漠里的绿洲

贝尔谢巴被称作“内盖夫之都”,它是通往以色列南部的门户。从这里的公路出发可以直抵死海的南端,或到达红海边上的埃拉特,或是插进埃及的西奈半岛。这座有着四千多年历史的古老城市,曾几度被废弃又被重建。第一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夺下这个军事重镇并孜孜不倦地开发它。现在,贝尔谢巴已成为拥有近二十万人口,建有大学、医疗中心、化工基地、沙漠研究所的全国第七大城市。车辆经过贝市时,我看到一幢幢漂亮利落的别墅,与特拉维夫、赫兹利亚居民区里的那些没有太大的差异。

在离贝尔谢巴以南二十八公里的地方,我们在一个叫NEVE MIDBAR的地方歇脚,这里有沙漠里的天然温泉。实际上,周围的温泉还不少,在ZE’ELIM, GA’ASH, HAMEI YOAV都有。有趣的是,他们都是在以色列人勘探油气田时无意发现的。油没有找到,但温泉水疗也是不错的商机。NEVE MIDBAR水疗中心有四个室内温泉池和一个室外池,占地8000平方米。各池的温度从摄氏29度到35度不等,还有桑拿室和按摩服务。浴客从凉水池跳到热水池,从室内转到室外,体验不同的身体感受。在室外池的中央有个略高于水面的大理石床。仰卧在石床上,任暖暖的泉水拍打身体,让微风送来池边亮绿草坪和艳丽花卉散发出的舒爽气息,四周是巨大、空旷、寂寥的戈壁, 我仿佛置身幻境。

NEVE MIDBAR 温泉

NEVE MIDBAR 温泉

如果说泡温泉是沙漠中的另类享受,骑骆驼可以算作经典的娱乐项目。就在NEVE MIDBAR旁边有一个以贝都因人文化为主题的度假村,里面有帐蓬、小木屋、烧烤架、篝火堆,有长嘴的阿拉伯烟斗、浓烈的土耳其咖啡、披塔饼和椰枣,还有供客人游乐的马匹和骆驼。贝都因人是阿拉伯人的一支,信伊斯兰教。他们原先以游牧为主,雨季沙漠里水草繁茂时他们在这里养羊和骆驼,旱季时去参加集市,出售手工编织的地毯、皮货、工艺品和活鸡活羊等,换取生活必需品。这是一个崇尚自由、无拘无束、吃苦耐劳的民族。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以色列政府陆续在内盖夫东北部地区兴建城市,贝都因人有一半转为定居,但另一半近十万人口仍选择游牧或半游牧的生活方式。据说,贝都因人有发现踪迹的超凡天赋,在以色列国防军吉瓦提旅中就有一支完全由贝都因人组成的侦察分队。

我们向导是一位真正的贝都因人。他缠着白底红格的头巾,穿着灰色宽大的长袍,黝黑的脸上镶着一对被风沙磨出光来的眼睛。在他手中那根其貌不扬的枝条驱动下,高高骑在驼鞍上的我们宛如坐着小船,徐徐地在沙石间游弋。天,蓝得眩目。沙丘,柔美的曲线令人为之倾倒。阳光把周遭染成一片金黄,在其热力下皮肤微微生出汗珠,但很快就在干燥的风中消失殆尽。万籁俱寂,只有驼铃在风中浅浅吟诵。我们攀上小山,极目远眺,只见地平线上一队羊群在贝都因大哥的驱赶下,如白云般涌来。山脚下有干涸的河床,三五结伴的橄榄树,炊烟袅袅的村落…….

内盖夫沙漠

内盖夫沙漠

内盖夫沙漠

内盖夫沙漠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goingtoisrael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