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第一晚住的是一家海滨酒店,凌晨才到,倒头便睡,醒来已见晨光: 原来房间阳台临海—推门,见到无以伦比的地中海美景!湛蓝大海绯红朝霞群飞海鸟,涛声夹着勤快的以色列人驱车滑过公路的沙沙声……我被眼前神奇美景惊呆了!

直奔海滩,蓝色大海,白色浪涛,金色沙滩,蓝天白云,没有一丝杂色!早起的跑步者行走者,遛狗者,人人脸上表情认真安详纯净,透露出一个民族的气质和文化修养。

沙滩上有清扫铺沙平沙的清洁工,也是彬彬有礼,醇厚而礼貌。碰到两位海钓的老人,快活地和他们打个招呼。

金色阳光撒在海面上,波涛倒映阳光,金波粼粼,真美!

新的一天在晨光中开始了。

上午从内坦尼亚市沿地中海东岸到凯撒利亚。

凯撒利亚是《圣经-使徒行传》常提到的一个港口。一座位于地中海东岸的古城,现属以色列。位置在特拉维夫和海法之间。是以色列唯一由私立机构(“凯撒利亚发展集团”)管理的犹太人定居点,也是以色列尚未设立市级议会的定居点中人口最多之处。

走近这座古城,深深被这里的古代人文气息而震撼,随处历史随处文化。

1.1

古时,这里曾是希律王统治时期。公元前37年至公元4年在位的希律王,也就是第一位希律王是一个荒淫无度的国王,他对希腊罗马文化推崇备至,信仰希腊神教。为满足自己穷奢极侈的欲望,他制订了规模宏大的建筑计划,不惜劳命伤财,在王国内大兴土木。地中海岸边的凯撒利亚就是他的得意之作,公元前22年动工,历12载方成,集希腊和罗马风格于一体,气势恢宏,极尽奢华。公元66年,凯撒利亚城中的犹太人不满罗马人的统治,揭竿而起,但遭到残酷镇压,2万多名犹太居民被血腥屠杀。那些战败的俘虏,像牲口斗牛一样被扔到剧场表演直至自相残杀不剩一人!

这成为随后犹太战争爆发的起因,还导致了耶路撒冷和犹太第二圣殿于公元70年被毁。

事实上,这片土地轮流被古巴比伦古希腊古罗马犹太人阿拉伯人十字军东征的欧洲人占领。

公元639年,凯撒利亚被阿拉伯人占领,1101年又落入十字军之手。1254年,法国国王路易九世重新在此构筑工事,修建十字军城堡,可惜10年后城堡被战火吞噬。从此凯撒利亚城湮没……

1.2

19世纪末,对于凯撒利亚的考古开始。希律王古城和十字军堡垒得以重见,并被辟为国家公园。

有意思的是,考古和公园管理全属于一个富有的犹太私人财团。发掘是逐渐的,发掘一处整理修复一处,然后开放一处。考古是个烧钱的行业,可见这个犹太家族经济实力强大甚至大过国家!

进入公园,先看到的一处古迹是希律王建造的竞技场。长230米,宽80米,可容纳2万多名观众。可以想象犹太败兵如斗牛般供人娱乐的血腥场面!

远处大海边是希律王建造的古码头。凯撒利亚曾是以色列王国在地中海的第一大港。古码头现只见根根罗马风格的断柱苍凉地浸泡在海水中,忍受着海浪阵阵拍打。

事实上,凯撒利亚古城遗迹有希律王古城和后来的十字军城堡两处。

十字军城堡依海而建,城高池深,气势雄伟。城堡的墙壁异常坚固,上筑堡垒,路易九世在1254年建成。城堡入口东门,穿过一拱形通道,这是一处教堂遗迹,可以看出当时基督教堂的风格。旁边仍可见一些房屋的遗迹,屋里还有带着大理石喷嘴的蓄水池。

希律王为凯撒利亚城的建设颇费工夫。高大的城墙依地中海海岸而建,迤逦的城墙内,圆形剧场、竞技场和游泳池等大型建筑分布得井然有序。我见到泳池三面围墙一面大海,希律王在美景中享尽奢华。

凯撒神庙不远,是一座十字军教堂遗址,两分钟车程。导游小胡特地带我们去看了这最早的基督教堂。教堂圆顶,有十字架图案。建筑精美恢弘。进出的拱门非常漂亮。

希律王城堡的南墙附近,是古罗马剧场。剧场附近集中放置着许多在凯撒利亚发掘出来的雕塑,多已残缺不全,裸体体型推想是拜希腊神教的希律王时期所塑。仅有一尊很像现在我们见到的耶稣型态,着长袍,大概后来罗马王信了基督教。

1.3

双半圆剧场面海而立,希腊风格,前半圆形地板上,至今可见漂亮的马赛克装饰地板,绚丽的花草和鱼鳞图案。从别处运来的建材。凯撒由于经历了拜占庭时期,遗迹上可以见到雄伟的拜占庭宫殿的宫墙立柱,感受到一种久远的沧桑……

凯撒经历了犹太人,希律王,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拜占庭王朝,阿拉伯王朝等等等等,一直到以色列犹太人重新回归,漫长的东西文化交流融汇发展积淀了多彩厚重的历史文化。从凯撒利亚了解古代西方文明发展史和宗教融合分裂史,可以看到地中海文化的壮丽历史画卷。

本文最先发布在以色列计划。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