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日(沙巴特)从每星期五日落前 20 分钟直到星期六天黑后15 分钟。在以色列的日历上写有不同地区全年每一安息日的起止时间。除了在日历上写明以外,在每星期五的日间电台广播中,反复播出本安息日起止时间。在一些宗教气氛比较浓的城市,比如耶路撒冷每到安息日到来时全城拉警报,提醒人们已进入安息日。在古代,安息日到来之前要吹三声羊角号。第一声表示要停止工作,第二声表示要盖上锅盖、使食物保温,第三声告诉人们该是点蜡烛的时候了。

安息日的最大特点是不能工作。哲人们归纳出 39 类工作禁做(参见附录 3)。每一类都衍生出好多项,这样在安息日期间有好几百项工作不能做。不能坐车 、不能坐电梯、不能打电话和看电视听广播、不能点火做饭 、下雨外出不能打伞  … 。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里的人们来说,这如同受刑。可是在当今的以色列仍有约 37 % 的人严守安息日,他们非但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幸福、神圣 。

安息日原自托拉。在托拉中说上帝用六天的时间创造了一个完美的世界,然后“黛!”(希语 :足够,创世记 2 :1-2 。这句话只在希文圣经中有,在英译及汉译圣经中没有。),第七天休息。 从此人们每工作六天后就休息,过安息日。但是人们过安息日的目的绝非只是为放松体力,更重要的是体验幸福、神圣并使精神升华。哲人们解释说,上帝在第七天休息是因为累了吗?当然不是。上帝就像一位花了很长时间终于完成一幅美好作品的画家,他非常满意自己的作品,情不自禁地说,“阿!一幅多么美丽的画!”在他放下画笔的那一美妙时刻就是安息日。哲人们近一步解释说,人们每过六天后把工作停下来,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自检。看它是否符合上帝的教诲,看它是否被人接受。当发现自己的行为确实十分完美时,那一幸福的时刻就是安息日。哲人们还说,过安息日意味着你是一个自由的人,因为只有自由的人才能停下工作,所以在这一天应尽情享受。

在塔木德中说(哈盖嘎 12 A ) ,在安息日这一天人们把忧愁和烦恼抛到一边,读托拉、研究圣贤的教诲,认真检查自己, 从而使自己的精神境界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在塔木德中还说(沙巴特 119 A),安息日就像一位圣洁的新娘,她和丈夫-以色列永远相伴。在星期五的晚祷中,大家边唱边起立,转身面向教堂的入口,深鞠一躬,示意欢迎新娘安息日步入教堂。

为了迎接圣洁的“新娘”到来,要打扫房间、布置餐桌、铺上白色的桌布。要买最好的食物、水果和芬芳的鲜花。要洗热水澡,至少应洗脸和手,剪指甲。(犹太人认为,剪下的指甲犹如粪便,必须立即收集起来,倒入马桶,冲走。绝对不能在放有托拉的房内剪指甲。)一些虔诚的妇女还要入浴洗礼池。在民间有一非常流行的说法,“如你在星期五不洗澡,那么在安息日这一天就什么也别吃。”

两项重要的准备工作,即点蜡烛和准备安息日的三餐,光荣地落到了妇女的身上。虽然任何一名犹太人都可点燃安息日的蜡烛,无论男女、结婚与否都可以。不过安息日蜡烛象征家庭的平祥,又由于妇女常呆在家中,照料家务,因此 13 世纪的伟大哲人拉姆巴姆 (见附录1)认为妇女点燃最合适。妇女应把准备安息日食物当作非常神圣而愉快的工作,边做边唱赞美诗,把自己全部感情融于备餐工作中。

一般点燃两根蜡烛。一根表示要牢记安息日(出埃及记 20 :8) ,另一根表示要守安息日(申命记 5 :12)。有的母亲还要为自己的每个孩子点上一根较小的蜡烛。地区不同,点蜡烛的时间也不同。耶路撒冷在日落前 40 分钟,其它地区在日落前约20 分钟。教派不同,点蜡烛的方式稍有不同。一般妇女点完之后,要微闭双眼,双手掌微伏面颊,口咏相应的泊尔哈(见泊尔哈一节)。然后妇女们往往还要加上一段为自己丈夫和孩子的默默祝福。

点完蜡烛之后,家庭成员间互相问候“安息日好!(沙巴特-沙龙!)”然后父亲带着儿子去教堂。如果母亲或女儿有时间也应去教堂。进入安息日的晚祷比平日的晚祷庄重得多,其间要唱好几首圣歌。在晚祷及次日的早祷中,去掉平日的赎罪部分,因安息日是欢乐的日子。在祷告中还加入很多欢庆安息日的祷词。祈祷结束后,大家互致“安息日好!”小辈的应向长辈和托拉学者主动问候。

在塔木德中写道(沙巴特 119 B),当星期五的晚祷结束后,从教堂往家走的时候,每个家庭都有两名天使跟随。一名是善天使,一名是恶天使。如果天使到家后发现蜡烛已点,餐桌已备,所有的准备工作均已就绪。善天使就会说,“下个安息日这个家庭还会这样。”这时恶天使只好回应说,“阿门!”倘若发现情况完全相反,家中一片黑暗,餐桌未备,什么工作也没做。恶天使就会说,“下个安息日这个家庭仍然如此。”善天使只得随应说,“阿门!”

大家回到家后,再次互致“安息日好!”父亲把手放到子女的头上,默咏祝福祷词。从年长的孩子开始,每人一遍。进餐前通常大家围坐在餐桌旁,还要唱欢迎安息日的歌曲。家庭的男主人坐在长条形餐桌的尽头,女主人坐在他的左手。尊贵的男客人坐在男主人的右手。其它的人,也就是一般的客人以及家庭的子女,按夫妇坐在一起以及男挨男、女挨女的原则依次坐开。进餐前要由男主人做一个仪式,希语叫凯度什,它和希语中的“神圣”一词卡多什是同一个词根,可见安息日的神圣性。主持人用不小于一个半鸡蛋大的金属酒杯,约 75 ~ 80 毫升,斟满葡萄酒或汁。液体一直满到酒杯的边缘,几乎外溢出来。为防液体流到桌上,下备一金属托盘。主持人用右手把杯微微举起,咏相应的泊尔哈(见泊尔哈一节)。每念完一句,大家都要随一声“阿门!”。在这个泊尔哈里,简述上帝用六天的时间创造世界,第七天休息。并且对上帝表示感谢,因在世界所有的民族中,上帝只选中犹太人,把戒律、爱心给我们,使我们圣洁。然后主持人抿一口酒,把酒杯传给妻子,妻子抿一口,再往下传, 每人都抿一口。近代为了卫生,不是大家共抿一杯酒,而是由主持人把酒倒入每个人的杯里,各自饮下。

之后大家去做礼仪性洗手。礼仪性洗手是用犹太人特有的一个大水杯往手上倒水。这种水杯约有 500~600 毫升,在杯的左右分别有两个把手。开始时先用右手握住杯的右把手,左手打开水龙头,接多半杯水。右手把杯递给左手,左手握住杯的左把手,向右手上倒水。然后再把杯传给右手,右手握住杯的右把手,向左手上倒水。犹太人除了饭前要做礼仪性洗手之外,每日起床后、上完厕所后也要进行礼仪性洗手。但往手上倒水的次数不同,起床后三次,吃面包前两次,上完厕所后一次。 无论倒几次水,都用同一杯里的,不能用第二杯水,因此要把水量规划好。比如起床后左右手各三次,实际上是六次。 洗完手后要咏相应的泊尔哈(见泊尔哈一节),咏泊尔哈时双手抬起,约齐胸,绝对不能双手下捶。

大家回坐到餐桌旁,等待主持人切面包。面包一定要两个,并盖上一块白布。这白布象征犹太人在远古流浪时面包上的露水。切面包前也要咏相应的泊尔哈。切完后,撒上一些盐,主持人自己先吃一口,然后分发给大家。这里要特别注意,自洗完手直到咽下第一口面包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大家不能说话,但可发声。孩子们往往抓住这段时间进行无言的嬉戏,用各种夸张的声调、眼神及面部表情,表达本无必要表达的意思。那情景非常有趣。

吃下第一口面包后大家就可说话了。大家可以海阔天空地无所不谈,但习惯上谈话的主题是托拉、塔木德以及圣贤的著作以及学习心得。大家边吃边唱。安息日期间唱的歌有几十首。从不同国家来的移民带来了不同风格的歌曲。尽管曲调各异,有的具有典型的欧洲古旋律,有的带有轻快欢畅的阿拉伯韵味,但歌词都是取自托拉或哲人们的话。习惯上在席间,主持人要讲解某圣贤书上的某段,并向大家发问,然后进行深入的讨论。最后大家共咏泊尔哈饭后感恩,晚餐结束。

次日的早祷是整个安息日的重头大戏。与平日早祷比,最大的不同是读托拉,并把祈祷的核心部分,即十八条重咏一遍(见《祈祷》一节)。读托拉时,陪读人是 7 名,超过所有重要节日的陪读人数,可见安息日的重要。当安息日与节日落在同一天时,除了赎罪日以外,所有的节日都要给安息日让路,即先过安息日,再过相应的节日。由此可见安息日的重要。一般选本社团家有喜事的人作为读托拉的陪读人,比如添丁、订婚、结婚的人以及年满 13 岁的男童。陪读时众人为他们唱歌,并从楼上妇人区往下扔糖果。整个早祷约持续两个小时 40 分钟。

从早祷回到家后开始吃安息日的第二顿饭,这顿饭与昨晚的第一顿饭一样,非常庄重,程序也一样。按照哲人在塔木德中的规定,整个安息日期间要吃三顿饭。这是因为“今天 ”一词在出埃及记 16:25 中共出现三次。这里需要指出,“今天 ”一词在希文及英文的托拉中均出现三次,可是在汉译中在该处只出现两次。虽然从翻译的角度汉译不能算错,但反映出汉译者们对托拉的理解深度不够。

第三顿饭大约在黄昏时吃,这顿饭非常简单,饭前无需做仪式。也有的社团吃四顿饭,其习俗源自摩西的故事。摩西生前反复问上帝,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上帝说不能告诉你。经再三追问,上帝说你在安息日那天死。于是每到安息日摩西就提心吊胆。但只要安息日刚刚一过,摩西便兴奋地说“阿!我起码又可以再活一个星期了!”便大吃一顿。这就是第四顿饭的由来。这个故事往下是这样进行的。一天上帝认为该是招摩西去天堂的时候了。在安息日这天上帝派了一名天使去收摩西的魂。当天使到达摩西的住处时,发现摩西正在学习托拉。由于不能招正在学习托拉人的魂,天使只好在一旁等候。可等了好长时间仍不见摩西结束学习。于是天使施一小计,用力拍打屋外的大树。摩西听到响声,不知外边发生了什么,起身向窗外探视。此时由于摩西已不再学习托拉,天使趁机收走了摩西的魂。摩西终年 120 岁。

在安息日结束之际,要举行一个仪式(哈夫达腊)。主持人手持斟满葡萄酒或汁的酒杯,口咏相应的泊尔哈。仪式中要点燃多蕊蜡烛,那是一种做成麻花状的互绕在一起的多根蜡烛。若没有,也可用两根普通的蜡烛代替。仪式间大家闻香气,喻身感幸福。香气取自天然植物或它们的果实,不能用香水等人工合成香料。大家依次少饮主持人酒杯内的葡萄酒或汁,把剩余的酒倒入托盘内,把正在燃烧的蜡烛举向空中,然后把烛头插入酒中,蜡烛熄灭。众人用两个小手指蘸上少许剩酒,涂抹到眼圈周围、此举象征上帝的教诲将永远照亮我们,并在将要到来的星期中赐福给我们。最后在阵阵“星期好(沙乌阿-托福)”的问候声中迎来新的星期。通过在安息日期间的反思与学习,思想境界有了新的升华。就在这新的思想高度上,用在这期间积蓄起来的能量、满怀信心和希望地去迎接新星期的工作。

需要指出,人们为休息、养心、精神升华守安息日。但生命受到威胁时,应毫不犹豫地破戒求生。在塔木德中说(约马 85 B),“我们应当用上帝给我们的戒律去生活,而绝非去死。”还说,“上帝把安息日托付给我们,不是把我们托付给安息日 。”因此当失火时,应毫不犹豫地去灭火。当毒蛇等动物袭击人类时,应立即杀死它们。当国家的安全受到威胁时,应毫不犹豫地参加保卫国家的战斗。

在古代,要把故意违犯安息日戒律的人用石头砸死(民数记 15:36,出埃及记 31:14-15)。对于非故意违犯的人,在圣殿时期的惩处办法是令此人抓一名罪犯来。在当今的以色列,多数人不信教,无人胆敢推行古代的惩处办法。

摘自《生活在约旦河西岸》一书。作者:范雨臣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