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法国反恐游行中向法国犹太人传递了一个简单的信息:以色列是你们的家园,欢迎回家。以色列的大门将永远也应该向犹太人民敞开,那犹太民族的大门呢?

对个人或整个群体来说,移民以色列也许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但这不应该成为以色列和犹太民族的长久之策。我们需要的是整个犹太民族的壮大,而不只是把他们从一个地方迁移到另一个地方。

试想想,如果流散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都迁入以色列会怎样?以色列的人口将会增加几近一倍,达到1600万,而世界其他地方的犹太社区将不复存在。那样真的好吗?

以色列的人口翻一番不是一件坏事。因为不管怎样,联合国已经预测以色列的人口到2050年将增加200万至1000万左右。通过些许努力和恰当的方法,以色列可在人口增加一倍的同时保护甚至改善公共区域、环境以及提高生活质量。

但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现在更大的问题不是以色列,而是犹太民族。

如果世界上的犹太人口数量保持不变,那么实际上其正在减少。据历史学家估计,两千年前的犹太人口约占罗马帝国总人口的10%。到了1930年,世界人口达到20亿,其中犹太人口达1500万,约占世界人口的0.75%。我们就当今天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口也是1500万,那么犹太人口占世界人口的比例已缩减至0.5%以下,即每200人中只有1个犹太人。

我们假设世界人口在本世纪后半叶某个时段将达到90亿并趋于平稳,而犹太人口仍然保持在1500万,届时犹太人口比例约为0.16%,即每625人中只有1个犹太人,比1930年的犹太人口数量的四分之一还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世界上的犹太人没有增多反而减少了?为什么我们犹太人的人口数量就不会增加呢?

答案当然是我们的人口能够增加,我们只是不想增加而已。犹太民族不想增加人口,于是就出现了缩减的现象。

犹太民族之外的人可能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骄傲且颇有成就的民族会选择逐渐消失,被世人遗忘?为什么这支民族不急着壮大自己的队伍?

我们有很多明显以及不可言喻的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我们正竭力通过加强犹太身份认同控制现有的人口数量。当然,我们可以做的还有很多,比如将犹太学校的学费减半、加倍扩大Birthright和Masa项目规模,但至少眼下的重中之重是阻止犹太民众外流,或许阻止的力度甚至已到了痴迷的程度。

但我们似乎都没有考虑过一个显而易见的辅助策略:增加犹太教徒的数量。为什么只是在避免被异教徒同化呢?为什么不同时向想要成为犹太教徒的人敞开大门呢?

我们可以责怪传统让皈依犹太教变得如此困难,但那只是借口。问题远不止那么简单。真相是,和担心犹太人口减少相比,我们更害怕犹太人口增多。

犹太民众内心深处并不在乎人口的数量。0.5%、0.2%或0.1%的比例又有什么不同呢?我们还是会一直带来巨大影响并活跃在世界各个角落。这确实是相当狂妄的态度。

然而,我们却一点也不狂妄。因为关键不是要产生相对影响,而是要产生绝对影响。如果犹太民族不能对世界产生绝对影响,只是出于自身考虑去维持人口数量不断减小的民族,其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我们要么会为世界带来些什么,要么什么都不做。如果我们真的为世界带来了东西,而且如果犹太人口能在2070年增加至1%或90亿人口中的9000万,那将会是锦上添花之事。若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的人口必须在55年内增加2.5倍,意味着年增长率要达到将近3%。

要完成上述增长是否很难?以后每年每100个人中就会出现三到五个犹太新成员,我们是否愿意向他们伸出欢迎之手?照此速度,犹太民族仍然会是世界总人口中微不足道的组成部分。但9000万犹太人意味着就算以色列的人口剧增至2000万,流散在世界其他地方的犹太人口数量要多得多,而不会完全出现内塔尼亚胡总理暗示的人人迁往以色列的情景。

尽管净增长率不高,但以色列、法国、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犹太人口数量将同时出现增长。

出现增长的原因只有两个:新生儿和新教徒。如今,连以色列的世俗家庭的人口数都比大多数富裕国家要多,这是一个非常好也是非常健康的现象。有三四个孩子的家庭在以色列很常见。但恰恰因为美国和以色列的出生率已经处于相对较高的水平,把提高出生率作为人口增长的主要策略就显得不现实。

所以我们能采取的措施就只剩下增加新教徒了。幸运的是,在这方面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当然,我们不需要敲开每家每户的门去寻找皈依者。相反,别咄咄逼人地把人推开就已经是一个好的开始了。

让人感到难过的是,虽然有数以千计的人竭尽全力想要加入犹太家庭,但某些自称最关心犹太民族存亡的人却在忙着质疑和否认他们的犹太性,正统犹太教拉比就是其中的例子之一。

我们不必用圣经《路得记》中的美丽故事来说明现在反对皈依的态度和犹太教的历史大相径庭。在古以色列时期以及被迫流放在外的几百年间,犹太民族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欢迎皈依者。对皈依的反对态度主要是正统犹太教在19世纪期间对犹太教改革做出的一种反抗。

然而,这不是一场犹太民族内赞同与反对皈依派别之间的宗教辩论,而是一个关乎犹太民族存亡及其存在意义的问题。

我们需要制定一些基本原则。我们的目的是成为一支只为存在而存在的民族,在人口锐减越来越严重的同时变得越来越骄傲吗?还是说直到在这个历史紧要关头初步解决了现代社会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和挑战,我们才能得以生存?

我们也许会想,不管人数多么少,我们总是能够带来惊人的影响。但不断壮大的少数群体和不断减少的少数群体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如果我们带着使命感壮大犹太民族,那么会有更多人想加入我们,更少人想离开。

犹太民族已经在历史进程中包括在现代留下了辉煌的印迹。但在我们身处的世界里,我们还未完全享有发言权。从历史来看,我们确实有话要说。现在犹太民族是时候壮大了,不仅仅是为了生存,还为了获得发言权。

—————————

欢迎在以色列时报开通博客,申请页面请点击

扫描二维码,关注以色列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weixinqrcode-article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