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读经】Shoftim   שֹׁפְטִים 

本周所读圣经段落是《申命记》16:18–21:9

作者  拉比约纳谭•杂克斯博士 (英国)

翻译  IL

编辑  天佑(Amit), Paul

概 要:在妥拉中,一个议题充满着尤其多的矛盾性和复杂性,即狭义上的君主权力问题以及广义上的政治议题。在一个符合妥拉精神的理想社会,除了上主之外没有人可以凌驾于另一个人之上,或者管制别人。要确保不能让人一夜之间就拥有权力。在过去的几千年中人们一直在为此奋斗,并且至今还没有完成。

人需要政权来建立一个国家,但人还需要其他的因素一起才能建立一个让人感到荣耀的社会。

20170829231802

在妥拉中,一个议题充满着尤其多的矛盾性和复杂性,即狭义上的君主权力问题以及广义上的政治议题。对这个主题的讨论是从这里开始的:

“到了上主你神所赐你的地,得了那地居住的时候,若说,我要立王治理我,像四围的国一样。你总要立上主你神所拣选的人为王。”

——《申命记》17:14-15

这个看起来简单的教诲,却在中世纪的解经者之间激发出诸多截然不同的观点。这段话涉及一个观点,即妥拉令人遗憾地指出,我们之所以需要君王是因为人类还没有准备好从政治必需品中解放出来。从这个圣经段落的措辞上明显能读到一种担忧,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这特别的开场白预言了以色列人将要求立一位国王,好让他们的国家“像四围的国一样”——其实他们在撒母耳做先知的时候就这样做了(《撒母耳记上》8:5)。这些命令的目的是让以色列与周围列国不同,具有其独特性,成为“圣洁”。很多角度都能看出权术政治与妥拉精神终究是彼此不相容的。

其次,来看这里对君王的一系列限制要求,如不可为自己加添马匹,不可为自己多立妃嫔,不可为自己多积金银(《申命记》17:16-17)。我们知道,所罗门王正是因无视以上这些警告才最终走向了垮台。

20170829231753

第三,当以色列百姓最后真的要求立一位王,撒母耳为此极其难过,感到百姓拒绝了他。上主告诉撒母耳百姓得罪的远不止是撒母耳:

“上主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

——《撒母耳记上》8:7

他们要求立一位王,其实这本身也是妥拉的命令,为何这等同于对上主的拒绝呢?

圣经《士师记》里有一段特别深刻的表达。《士师记》所描述的事件跨度从约书亚死后到士师开始统治时期。里面最成功的一个人物是基甸,他率领百姓战胜了米甸人。当战争得胜之后,百姓请他做王,基甸所说的话令人印象深刻。他的回答,句句都触到了这件事的核心:

“我不管理你们,我的儿子也不管理你们,惟有上主管理你们 。”

——《士师记》8: 23

这正是妥拉对于君王统治和广义政治取保留意见所指的危险之处。然而还不止这些,正如Lord Acton曾经说过很有名的一句话: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权力倾向于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败。”

因此,倒不如说犹太信仰是一场关于自由的持续探索,以及如何把这些元素运用于君权及政治结构里。

在一个符合妥拉精神的理想社会,除了上主之外没有人可以凌驾于另一个人之上或者管制别人。要确保权力不能一夜之间就拥有。在过去的三千年中人们一直在为此奋斗,并且至今还没有完成。一个最接近的状态是安息日,在七天中有这么一天,没人能强迫他人为自己工作(包括对仆人,员工,甚至宠物)。在犹太观念中,那种一个人统治另外一个人的观念是非常讨人厌恶的。只有一种存在配得上统治的权力,那就是上主。

20170829231745

不过这种张力导致的结果却很特别。首先这导致了一种特殊职分的出现,那就是先知,就是那些历史上听到上主呼召的人,一方面不断地挑战权力阶级的腐败,另一方面也向百姓发出挑战。先知是世界上首批出现的、伟大的社会批评家。他们得以存在是由于尽管上主愿意把祂的部分统治权力委托给一个人间君王,但祂永不愿意在人类的诉求上妥协,即所谓正义和法制,怜悯和社会福利的需要。

其次,妥拉大量地关注社会的非政治方面,即社会的形成和稳定。它讨论教育、行善,以及把国家的一部分财富分享给穷人的责任。妥拉有一种不同的政治哲学,是其他国家还没有孕育出来的。整个西方社会自从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以来对政治的关注点都是在国家。

犹太信仰对国家本身的关注是第二位的(始于撒母耳膏扫罗为以色列第一位王的时候)。其主要关注点在于社会(始于西奈山上上主赐下妥拉)。在我的《希望的政治》这本书中,谈到犹太文化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的双重理论,即社会规则(social contract,这创造着国家)及社会契约(social covenant,这创造着社会)。它比我所知的任何其他系统都更清楚地看到,为了创造一个致力于公共利益的充满恩典的社会,政治——权力有原则地运用,仅仅是其中一部分,而且是相对小的一部分。

20170829231739

第三,这些原则产生的影响不断累积,已形成了历史上一种独特的现象,这种现象如此独特却尚未完全被人欣赏。犹太人一直在经历败落和流放,却能够在两千年的时间里不依赖一个国家而延续一个犹太社会(或者说各种犹太社区)。假如国家形态、权力和王权是犹太价值的核心,这种现象就不可能发生。那些不这样认为的人(比如第二圣殿时期的撒都该人)最终都消失了。犹太文化在即使权力缺失的情况下仍然生存下来,是因为犹太文化从过去到现在,从来都不相信权力具有终极的价值。

这些原则与今天的以色列国尤其相关,因为以色列复国的意义之一是归回到以色列圣经时代的状态。现在的以色列和当时一样,面对许多外部的敌人。以色列现在和那时一样追求和平,但是这种追求常常遭遇挫折。在过去的两千年中,犹太人是没有多少政治权利的,现在又再次面对有关权力的窘境。

以色列是一个世俗的国家,但作为一个社会也被妥拉的价值观深深地影响。在四千年历史中,一些价值观深深地铭刻在犹太人灵魂里。妥拉警告说,政治实体的建立充满了冲突,但是伟大的事情也在冲突中产生。这个关于指派君王的教诲告诉我们,权力重要,但不是全部。人需要政权来建立一个国家,但人还需要其他的因素一起才能建立一个让人感到荣耀的社会。那就是以色列持续面临的任务——我们有幸见证了这个古老的故事在我们的时代再次鲜活。

拉比介绍

拉比约纳谭•杂克斯

拉比约纳谭•杂克斯

拉比约纳谭•杂克斯博士(1948年–) 是一位国际信仰领袖, 哲学家, 作家。在1991-2013他是英国最高拉比,2005年得到了下级勋位爵士,在2009年被加入英国上议院。同时,他在英国和其他国家从事跨越宗教的交流。关于犹太信仰在当代世界的重要性,他也撰写了三十多本畅销书籍。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锡安号角”主要发起人为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