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世界的中心

以色列掠影 (四)

Shabbat shalom
——犹太朋友家的安息日晚餐

Shabbat shalom ——是我们这次学会的一句希伯来语,意思是“安息日好!”或者“平安”,专门用于安息日相互问候,彼此祝福享受安息日的平静与祥和。

周五,我们来到了耶路撒冷。这一天是安息日的前夜。根据犹太教古训,安息日与上帝创造世界之间有着清晰的联系:在第七天,上帝完成创造世界的工作并休息(“Shabbat”在希伯来文中是“休息”的意思),因此,第七天对人类来说应该是一个圣日,他们也应该停止生产工作,进行休息。

安息日,即在结束六天的辛勤工作之后停下休息,是犹太教对世界文化做出的重大贡献。同时,它也是“星期”这一周期时间单位的建立基础。在犹太教安息日的基础上,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设立了他们各自的安息日:基督教为周日(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礼拜天”),伊斯兰教为周五(称为“主麻日”)。

按照犹太人的历法,两天日落之间的时间被记作一天。因此,犹太安息日从星期五的日落时(Erev Shabbat)开始,到星期六日落时(Motsa”ei Shabbat)结束。在安息日,以色列所有的政府部门以及大多数私人企业都会关闭。公共交通(包括在大多数城市运作的火车与公交车)都停止运行。有的街道还会对机动车封闭,如有需要,必须绕道而行。很多地方都不容易找到开门的餐厅。

根据犹太教的律法,安息日当天不得生火,食品要提前一天备妥。安息日当天不得开关电器,不得驾车出行,不可以写字(怕做作业的小朋友可就高兴了)。酒店还有安息日电梯,在安息日,你不用按任何按钮,电梯每层都停靠以便人们上下,只管进去就行了。

这一天晚上,我们有幸拜访了一个犹太家庭,和他们共进晚餐,体验了这一独特的风俗。

我们拜访的家庭位于一个安静的居住区,一栋栋小楼掩映在树木和花草之中。到的时候天黑了,安息日已经开始,街上除了我们几乎没有任何行人或车辆。社区的会堂里早已点上蜡烛,传出歌声。因为安息日不能接电话,以防我们找不到他们的家,男主人还带着两个小女儿早早就在路边等着我们。

这是一个大家庭,男主人Daniel才40岁,已经有了一男六女7个孩子,大儿子已经17岁了,最小的女儿才3岁,加上妈妈和73岁的爷爷,一家10口人。在习惯了三口之家的我们看来,真是好大一家子,而这样的家庭在以色列是再寻常不过了。Daniel告诉我们,因为二战时期的屠杀使得犹太人口数量锐减,因此建国后以色列一直鼓励生育。

起居室里已经布置好了两张长桌,小小的屋子挤得满满当当。宾主互致问候,我们送上事先准备好的小礼物,大家落座,安息日正式开始。

Daniel先介绍了安息日的来历,告诉我们这一天对犹太人而言是很重要的日子。在安息日,他们不工作、不做家务,不看手机不看电视。除了做祈祷,这一天还是家庭团聚的日子,一家人聚在起居室,父母和孩子一起读书、下棋、游戏。一年52周,每周都有一天需要这样过。(想想看中国人一年只过一个除夕,现在还在逐渐淡化,心里不知是啥滋味。)

安息日的蜡烛已经点燃,Daniel唱起了安息日的歌。

第一首歌《Shalom Aleichem》,意思是“平安降临到你身上”,讲的是犹太传说中的两位守家天使总会在家人做完安息日礼拜后一同回家,如果看到家里已经为安息日做好了一切准备,其中的善良天使就会祝福家庭平安,另一个恶天使也不能作恶而必须祝福。

第二首歌《Eishet Chayil》(英勇的女士)是一首所罗门王所做的诗歌,安息日这一天男性家长都要带头吟唱此诗,献给女主人,用以赞美和感谢她为家庭所付出的劳苦。

Daniel的歌声浑厚、悠扬,孩子们跟着轻轻哼唱,烛光下客厅里洋溢着幸福与温馨,宁静和安详渐渐降临。

接着是对孩子的祝福。孩子们依次走到父亲身边和父亲拥抱,父亲口里喃喃说着祝福的话语,然后在额头轻轻一吻,告诉每个孩子你是特别的,你拥有父母的爱。看着这一幕,我心里十分感动,这是一种爱的仪式,而中国的家庭却几乎没有,我们是不是真的太缺乏爱的表达了?

然后就是Kiddush——用葡萄酒或者葡萄汁祝福安息日的仪式,也是对所有人的祝福。Daniel举起专用的酒杯,祷告,所有人举杯同饮,一起祝福Shabbat shalom!

最后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准备吃“哈拉面包”。这可不是普通的面包,而是安息日的专用面包,源自犹太人在摩西带领下出埃及的历史。面包的配方和制作过程都是很有讲究的,做面包时全家都要参与,尤其小孩子更是可以享受和妈妈一起劳动、创造的乐趣。吃哈拉面包之前的洗手也是一个仪式,不是双手互相随意搓揉下就可以,而是必须按照规定左右手掌分别倒水三次才算。洗完手,主人用哈拉蘸盐,表示祝福,全部仪式才算完成。更重要的是,在洗手到祝福哈拉之前,绝不允许开口讲话,一时间屋子里安静极了,一切表达都只能暂时用手势和表情。
终于,Daniel宣布,所有正式的仪式结束,大家可以尽情享受美味的晚餐的了!于是我们再次举杯大声说Shabbat shalom!

晚餐十分丰盛,各种我叫不出名字的香料,配着鱼、肉、沙拉,色彩斑斓香气四溢,就着香甜的葡萄汁和葡萄酒,大碗牛肉汤鲜美无比,各种面包、烤饼让不爱面食的我彻底改变对面食的偏见——我感觉自己立刻升级为标准“吃货”了。

大家边吃边聊,彼此交流各自的故事。Daniel讲起了家族的历史,告诉我们犹太人很注重家族的传承,边说边拿出一本书给我们看。书是Daniel记录家族的历史的,类似于中国的家谱,印制十分精美,厚厚的足有两三百页,封底还有网址方便联系和交流。这也许和整个犹太民族的经历有关,经过漫长的流离失所,遭受了长期的迫害之后,当犹太人终于有了自己的国家,就希望通过一切手段和世界各地的亲人取得联系并回到以色列,也希望全世界的犹太人能够团聚。

听说同行的伙伴Yan是上海人,Daniel显得特别高兴,赶紧翻到其中的一页,原来祖父的叔叔曾经在上海住过两年。二战期间,犹太人在欧洲惨遭德国纳粹的屠杀,纷纷逃亡避难。许多国家对急需援助的犹太难民关上了大门,而中国上海却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为他们构建了一艘“诺亚方舟”。当时上海总共接纳了近三万名犹太难民,他们与当地居民和谐相处、共渡难关。这也就是犹太人对中国人特别友好的主要原因。

孩子们的祖母已经去世,Daniel拿出一本小册子,这是祖母去世后为了纪念她而印刷的。里面汇集了祖母的照片,以及亲友们的信件,信件里记录了他们各自对老人的回忆。通过这些文字和图片,祖母仿佛并未远离家庭,而是一直陪伴着她的孩子们。

听到这里,同行的团友,一位大哥忽然十分感慨:我真是太羡慕这样的家庭了!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我的儿子了,现在我要想他的话,还得借口买了什么贵重的他喜欢的东西,还要他有时间,才可能见到……

——说真的,身处这样的氛围,有谁不感慨呢?

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孩子们,个个活泼可爱彬彬有礼、举止得体。在大哥的带领下,他们勤快地收拾盘子、传递饭菜,还要负责招呼自己同桌邻座的客人,热情又礼貌地和客人交谈。大哥Zion才17岁,却已经十分懂事了。不但帮着父亲招待客人,还不时提醒着妹妹们的举止。遇到有趣的话题,便积极地参与讨论,完全是一副成熟的主人模样。妹妹们也十分可爱(可惜孩子们太多我实在记不住她们的名字了),十三岁的小六(第六个孩子,姑且这样称呼吧)大方地向我们介绍自己,告诉我们自己很快就成年了(犹太孩子13岁就要举行成年礼),还说因为学校里已经讲过耶路撒冷老城的历史了,自己会是一个很称职的小导游。最小的妹妹可能犯困了,开始撒娇想哭,大哥立刻上去抱起她并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她也马上乖乖地听话了。

可惜我们英语不够好,交谈还不够尽兴——看来语言能力是旅行的必须呀!

美好的体验使同行的伙伴们在后来的日子里还不断感慨:忙碌的中国人啊,太需要安息日了!

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话题似乎才刚刚开始,而我们却不得不结束聚会告别主人。主人一家一直把我们送到门外,大家再次互相祝福平安。

短短的时间里,我们对犹太人的生活有了更深的了解,也看到了和我们完全不同的文化。当然,我们所拜访的是一个相对开放的家庭,他们更愿意让人了解他们民族的文化、历史,愿意和不同的人交流以加深相互的理解。这样的家庭在以色列也越来越多。

也许,珍惜共同的生活,表达对彼此的爱,讲述、倾听,充分交流,矛盾和冲突才可能转化为理解或谅解。不管对于家庭成员之间,还是不同的国家或民族之间,都具有同样的意义。

后记:

因为是安息日,不可以拍照片,出于对主人的尊重,我们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记录。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很喜欢,因为这使我们更能用心感受。感谢安息日!

—————————–

注:本文首发公众号“耶路撒冷三千年”

280461396893798915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