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犹太新年(Rosh Hashanah)来得不可能是更好的时候了。伴随着在对伊朗核协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的争斗造成的美国犹太社区的分裂;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政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日益扩大的裂痕;以色列正统派犹太人(orthodox)和美国大多数持有激进观点的犹太人之间对皈依犹太人的法律再度引发的争议等等,看来这个犹太新年,带着其自我内省的风俗习惯,来得不能再及时了。

在奥巴马政府和各色各样的主流美国犹太人社团之间日益增大的裂痕上笼罩的伤痛越来越多,尤其是他们被称为“战争贩子”这一点,迫使着我们更加迫切去要了解以下几点——我们在哪里?我们是怎么来到这种状态的?以及我们要怎样从这里继续前进?

Rosh Hashanah的字面意思来自希伯来单词Rosh Hashinui——改变的开端(Rosh Hashinui)。除了食物和家庭团聚这些表面活动,所有犹太节日都有着极其深刻的含义。Rosh Hashanah并非简单地只是希伯来年历的开始,而是更新的象征。它是我们开始深刻洞察我们自己并由此决定我们如何提升自己的时候。

我们从品尝一个鱼头开始,来标明我们想要成为头而不是尾,意思是我们想要决定我们的前进道路,而不是盲目地跟从大众随波逐流。我们吃石榴籽,在这里每一颗籽都代表着我们在内心中找到的一个愿望,我们想要学习如何用它来为其他人谋利,而不是自私地只为自己的利益。我们还吃苹果,它是罪恶(sin,指对正确道路的偏离)(自我中心)的象征,我们用蜂蜜来让它变得甜美,这象征着我们学习甚至以无私利他主义的方式去运用那个原始的诱惑。

以色列人将“爱邻如己”这一箴言根植贯穿在其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并在不同层面上践行着它,直到第二圣殿的毁灭为止。我们所有的节日都象征着从邪恶的天性倾向——即利己主义,朝着利他主义转变的道路中所经历的里程碑,我们象爱自己一样爱自己的邻里就是利他主义。

在《Mishna 口传律法》与《Gemara 犹太法典》(以及无数其他神圣文本)中都这样写着:第二圣殿之所以被毁灭的唯一原因是毫无根据的仇恨。也就是说,当利己主义占上风,我们就跌落。我们那时作为一个民族能够被建立起来,是只有当我们发誓整个民族要“成为一个人一颗心”的时候,而当我们打破了自己的这个誓言,我们就被驱散并四处流放。

没有什么比我们想要成为“一”这个誓言更重要的了,也就是我们将成为所有民族的一束光。但是在我们自身之间缺乏团结的状态下,我们又能焕发出什么光呢?只有当我们首先团结在一起并向人们映射这个团结之时,我们才会成为所有民族的一束光,也才不会被称为“战争贩子”,因为我们传播的是团结。

当今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所看到的在各个层面上存在的全球性不信任。一个接着一个我们的幻想被击碎。政府不能被信任,正如前美国国家安全局职员爱德华·斯诺登所证实的。现在夫妻之间无法互相信任,而阿什利·麦迪逊的惨败的例子只不过暴露了这种偷情事件的普遍状态。我们能信任谁?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我可以给你更多令人沮丧的例子,但很显然,我们正日益变得彼此之间越来越疏远——正在走向团结和手足之爱的对立面,而要在每个人都互相依赖对方的一个世界中存活,团结和手足之爱太重要了。

我们越是追求当前的潮流,施加在犹太人身上的压力就越大。在内心深处,整个世界都记住了犹太民族曾经知晓人类之间正确连接的那个秘密。当这个记忆重新浮现出来,它就以一种指责我们的方式宣泄在世界上,说我们是战争贩子、操纵者等等,诸如此类的“恭维”,已经成为反犹太主义的宣传行话中的一部分。

虽然我们,同样,也处在相互分裂的状态,但我们是那些能够而且必须重燃我们之间的团结的人们。耶路撒冷邮报在一篇社论中这么写是有着其充分的理由的:“伊朗的核协议作为一个特别的问题,对各个方面来讲可能都是再同等重要不过了,但它并不能为危及犹太民族的团结提供正当理由。”我们也许和团结还相距甚远,但这里至少是对这一其公正性不容贬低的价值观的不可或缺的一种认知。

因此,这个Rosh Hashanah对我们而言是一个美妙的机会,使它真正成为真正更新的起点,并开始改变我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当我们同家人和朋友团聚时,我们在这点上必须让它上升并超越于我们之间的区别之上,并找到那个团结的共同目标。当我们这么去做的时候,先前提到的那些痛楚将不复存在,因为当你真正检视它们的时候,你将发现这些全是从一个而且是唯一的源头——我们过度膨胀的利己主义中衍生出来的。

这一新年,让我们在自己过度膨胀的自我,也就是由苹果象征的利己主义(希伯来语,苹果一词tapuach,源自单词tafuach,既膨胀)上面撒上一些蜂蜜,并用团结来让它们变得甜美。这就是所有我们所需要的;这就是整个世界所需要的;而这也是我们获得永久的幸福的关键。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