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犹太美食大盘点

作者 维雷德•格特曼
翻译 利维
编辑 Amit(天佑),邹云鹏

犹太新年到了,你有什么新年愿望?——期盼来年像蘸了蜂蜜的苹果那样甜甜蜜蜜,这是一个最常听到的答案。对普通犹太人而言,新年吃蜂蜜加苹果,是一种传统。

不过,犹太传统也提供了其他不同的选择,《塔木德》时代的学者为我们准备了一份新年食谱,这些食物背后各自有着深刻的内涵,它们不仅丰富了犹太人的新年晚宴,也丰富了我们的内心。从古至今,这些食物一直是赛法迪犹太人延续下来的饮食传统。

这份犹太新年晚宴的食谱可以在《巴比伦塔木德》里找到,它们可能来自于生活在公元4世纪左右的《塔木德》学者,这些人生活在古代以色列的巴比伦地区的学院,那里流行阿拉姆语(Aramaic)。因此,这些食物之所以被用于新年晚宴,和它们所对应的阿拉姆语背后的涵义有关。

菜单包括五种食物,即:南瓜、豇豆、韭葱、莙荙菜(瑞士甜菜)和枣子

南瓜,在阿拉姆语里叫作Karaa(קרא),这个词的读音很像希伯来语里的“撕掉”和“朗读”。因此,新年时摆上南瓜,象征撕掉对我们过往罪孽的裁决,同时我们的德行与荣耀将在上帝面前高诵朗读。

当然,Karaa究竟指代哪一种具体的果实,还存在争议,不同的犹太社区对这个词的理解也略有差异,这很像在现实生活中,有的人把南瓜叫Pumpkin,但也有人把南瓜叫成Squash。

至今,许多赛法迪犹太家庭会在新年时做一种烘焙甜南瓜饼,或是一种撒上糖的油炸南瓜饼。在一些社区,很多家庭还会预备一种甜南瓜酱,而在黎凡特地区,一些犹太家庭会食用一种薄皮的中东南瓜(Zucchini)。

豇豆,或青豆,在阿拉姆语里被叫作Rubia或Lubia(רוביא),这些词包含相同的发音,等同于希伯来语里“许多”和“激励”。因此,新年时配置这些食物,意味着我们的德行与荣耀将会越来越多,上帝无时无刻不在激励着我们,与我们同在。

用青豆可以简单地制作烘焙食品,也可以和西红柿一起煮。在埃及,Rubia这个词经常指代蚕豆,但因为新鲜蚕豆并不是犹太新年的时令食物,所以埃及地区的犹太人用一些干豆类替代蚕豆,而也门犹太人则用香豆子(Fenugreek) 替代。

韭葱,在阿拉姆语里叫作Karti(כרתי),等同于希伯来语里的动词“切、砍”。在新年预备这种食物,象征着切除砍净犹太人的敌人、对手,以及所有那些将邪恶与灾难降临到我们头上的势力!

莙荙菜,在阿拉姆语里叫作Silk(סלקא),等同于希伯来语里的“远离”。在新年预备这种食物,象征着犹太人的敌人、对手,以及所有那些将邪恶与灾难降临到我们头上的势力,都能远离我们。在一些社区,很多人代之以普通甜菜(Beets)或者菠菜。

枣子,在希伯来语叫作Tamar(תמר),等同于希伯来语里的“终结”。在新年预备这种食物,象征着犹太人的敌人、对手,以及所有那些将邪恶与灾难降临到我们头上的势力,都被一一终结。在一些犹太社区,大蒜(阿拉伯语里叫作Tum)被赋予同样的祝福。

你可能注意到了,韭葱、瑞士甜菜和枣子的象征意义,都提醒我们注意那些敌人、对手或邪恶势力。在新年提及这些,未免令人略感不快,不过生活在中世纪普罗旺斯的拉比梅纳赫姆•哈梅里(Rabbi Menachem Hameiri)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对此评论说,这些象征其实更多是提醒我们注意自己脑子里的偏见和邪恶意图,而不是我们的实际敌人。

代表上述这些象征的典型新年食品是韭葱马铃薯饼,佐以牛肉,配柠檬片,再加上瑞士甜菜饼。而在一些家庭,人们只是简单将韭葱和甜菜进行油炸或烘焙。

对于枣子而言,单单食用它便已足够。在黎凡特地区,犹太人食用一种黄色的鲜枣,在新年正好成熟,果子新鲜甜美,甘味无尽。

几个世纪以来,一代又一代的犹太人脑洞大开,很多包含内涵的食物都加入了新年食谱。

蘸着蜂蜜的苹果——一个后期的传统

《尼希米记》中讲:他们(尼希米和以斯拉)清清楚楚地念神的律法书,讲明意思,使百姓明白所念的。省长尼希米和作祭司的文士以斯拉,并教训百姓的利未人,对众民说:“今日是上帝你们神的圣日,不要悲哀哭泣。你们去吃肥美的,喝甘甜的,有不能预备的,就分给他;因为今日是我们主的圣日。你们不要忧愁,因靠上帝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 (《尼希米记》8:8-12)

当犹太人建好第二圣殿之后,尼希米和以斯拉为民众讲解律法书,可是众民听见律法书上的话却都哭了。随后尼希米和以斯拉就让这些民众去“吃肥美的,喝甘甜的”,然后那些人就去吃喝,不再忧愁,而是“大大快乐”。

巴比伦时期的犹太人习惯在新年吃肥美的、喝甘甜的,以确保来年都能甜甜蜜蜜。

在中世纪的法国,犹太人喜欢在新年食用红苹果,在普罗旺斯地区,人们还食用白葡萄。当时,那些中世纪犹太人食用公羊头和公羊肺,羊在妥拉里有替罪一说,同时也因为《申命记》28:13里讲:“上帝就必使你作首不作尾,但居上不居下”,象征来年甜甜蜜蜜,红红火火。而到了现在,公羊头逐渐演变成了鱼头,最终变成吃任何一道鱼菜有拥有好兆头。

至于新年时吃蘸着蜂蜜的苹果,则是最早见于14世纪时的拉比雅各布•本•阿舍的著作。这样做,毫无疑问是为着象征来年生活的甜蜜。

中世纪时,石榴也加入新年食谱,石榴有很多种子,新年食用石榴,既有期盼甜美之意,又代表犹太人心中装满诫命如同石榴装满种子。

此外,阿什肯纳兹犹太人(来自欧洲国家)又将胡萝卜加入新年食谱。胡萝卜,在意第绪里叫Ma’rin,意味着增加,新年吃胡萝卜,意味着德行与荣耀永添于身。还有一种说法认为,胡萝卜切成片放在盘子里很像一叠叠的金币,这亦可象征来年财运旺盛,这种象征多产多籽的寓意也多见于阿什肯纳兹犹太人烹饪煮豆或也门犹太人食用芝麻之习俗。

当然,犹太新年食谱也在不断变化中,随着以色列家庭成员越来越有多样性,其他国家的很多饮食习俗也不断地融入犹太新年的餐桌,可以说,不同的传统和食物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犹太文化或者犹太民族的多样化。

作者

00

维雷德•格特曼热衷于研究犹太人和以色列的食物。她的犹太烹饪手艺继承自她的两个奶奶和姥姥,一个来自波兰,另外一个来自伊拉克。她开了一家地中海及中东菜的餐厅,自己也是厨师,并且给多家报纸和杂志提供美食类文章。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是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他来自以色列,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