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首——一年的大脑

人们把犹太新年称之为“Rosh HaShanah”,这个说法很怪;而人们之所以没有察觉到其奇怪之处,仅仅是因为习以为常。正月第一天更准确的说法是“Reishit HaShanah”,实际上这个词在圣经中出现。“Rosh HaShanah”指的是“岁首”(类似于Rosh Hodesh,意即“月头”)。但是“rosh”特指身体部位,并不适用于物品。

这么看来,年岁似乎就跟生物一样有头脑。犹太新年不只意味着新的一年开始了;它对于一整年的意义相当于头脑对身体的意义。

一些器官在体内扮演着重要角色,比如“三大天王”——大脑、心脏和肝脏,分别是思维中心、循环中心和消化中心。诚然,这三个部位身体缺一不可,但连它们也分个三六九等,大脑无疑是老大。

大脑是人体的中心。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对世界的所有认知,包括知识本身,都不过是大脑的体验。一个人看到面前有某物,那一刻他掌握到的就是大脑对其的感知体验。我们的体验涵盖人、物、世界和日出,但这些体验都“在脑海中”,我们并不确定这些体验是否真实。

大脑容纳了一个人活着的全部体验。除了各种各样的快乐、痛苦和冷热感受,大脑也是一个人自我存在感的来源。

“年”——独立存在

“年岁”本身就是一个“身体”,一个有自我真实存在的完整身体,因此人们把“Rosh HaShanah”看做“岁首”。年跟其他任何时间单位一样,不仅仅是固定时长单位,而且是一种有始有终的存在,有其与众不同之处。

如果我们把两块大小相同的土地等同起来,可以很容易看出,尽管两块土地大小一样,但它们的性质和特征各不相同。世上的每一厘米都有其独特性,我们也找不出两颗完全相同的灰尘。

时间单位同样如此。时间固然可以用外部单位加以衡量,每个时间段,比如一分钟和下一分钟,一小时和下一小时之间似乎没有区别。但实际上,它们各有特点,每一刻都是崭新而不同的。

这种观点导致人们对时间计算、利用和浪费的态度非常严肃。因为每一分钟都是独一无二的,浪费了便再也回不了头;哪怕你改正了,那也已经是不同的时间。两个连续的时刻也许相似,但绝不相同,甚至可能截然不同。一个人在某刻守戒,那一刻便是神圣的;反之,他如果在某刻破戒,那一刻便被亵渎了。

这对于年岁这个更长时间的单位同样适用。依次计年并不是毫无意义的连续编号。特定年份的数字就像图书序列号,标志着一本书的类型和主题。每年都有自己的性格、特性和序号。新的一年就像新生婴儿,他可能长得像哥哥姐姐,也可能完全不像。它可能是普通的一年,也可能是好运连连、蒸蒸日上的一年。

一年之计在于岁首

如上所述,“岁首”是独特身体的“头部”,就像头部容纳了所有思想,“岁首”包含了一年的所有日子。因此,一年之计在于春,一个人如果在犹太新年做好计划,新的一年便有了更好的景象。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在犹太新年,一个人就应该为全年做好计划。这无法做到,因为全年有多个维度,与多个不同的世界相连。在这一天,他应该为当年应有的景象和方向做好整体规划,为犹太新年戴上“皇冠”,让新的一年以崭新的姿态示人。

做好规划不仅是为了庆祝新年,也是因为“岁首”这一天对于全年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在犹太新年,一个人能在其能力范围内赋予新的一年生命力。

一般情况下,死去的东西属于世界“不好”的一面。事实上,所有形式的不洁都会导致死亡,不管是重于泰山还是轻于鸿毛,都无关紧要。不洁的对立面是活着;因而有了“永生上帝”这一说法。因此,《圣经•旧约》这样写道:“看哪,我今日将生与福,死与祸,陈明在你面前”。这章的结尾不是“拣选好的”,而是“拣选生活”。拣选生活是第一要务,因为活着本身就已经是一种优势;活着比死去更好,哪怕生活并不圣洁。

在犹太新年这天,我们要赋予新的一年美好和生命力,打造焕然一新与众不同的一年。如愿以偿的话,我们可以让许多人重获新生;至少自己可以重获新生,让身体唯大脑马首是瞻。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