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以色列的创新,去大学是个很好的入口。正和岛以色列游学第三期是从特拉维夫大学开始的,我们将在管理学院学习参访3天。这家建校不过六十余年的高校,如今已名列全球大学排行榜前列,这足以说明以色列的高等教育是在创新中快速前行的。特拉维夫大学管理学院院长Moshe Zuiran给出这样一组数据:目前,以色列有三十万人直接从事高科技的创业创新,由此带动了全国人口15%的就业。高新技术企业的GDP贡献度达15%,出口贡献度达40%。以色列现有1.5万家创新公司,250家风投基金。

其实,作为一个创新型国家,早在1948年建国前后就已经在社会组织(基布兹)、农业(滴灌)、教育(大学)、军工等领域显现出卓越成果。80年代初,当以互联网为标志的新一轮技术革命到来之际,以色列迅速赶在了潮头:防火墙、U盘、ICQ即时通信等一大批颠覆性的发明,引世人刮目相看。人们都在探寻以色列极致创新的成因,《创业的国度》的作者总结了很多方面。今天听了特拉维夫大学教授张平的演讲,才惊奇的看到,犹太人传统的思维方式才是以色列创新的原动力。这位来自中国的学者做儒家文化与犹太文化对比研究已超过20年。他认为,犹太人与中国人是非常相似的,儒学与犹太教都强调积极的入世态度,但二者的思维方式却有巨大差异。作为一个古老民族,犹太人一直是在犹太教的经典规范(《旧约》《密释纳》《塔木德》)下生活的,有所谓“依照那本书生活”之说。而现实生活总是在变化的,犹太教的经典也需与时俱进,这又是在二个主要教派间相互提问与思辨过程中完善的。而这种争辩型思维模式奉行的是“平行逻辑”准则,经典逻辑的矛盾律认为,对于任一命题P来说,P和非P不能同时为真,否则命题P为假;而平行逻辑则认为P和非P同时为真,命题P也为真。反映在日常生活中,就事而言,家庭中不分长幼、学校里不分师生、社会上不分尊卑,鼓励怀疑,保护少数。

特拉维夫大学张平教授讲课(图:正和岛提供)

特拉维夫大学张平教授讲课(图:正和岛提供)

一般而言,人的思维大致分为聚相思维与散相思维两类,聚相是由面到点,散相是由点到面。从全球各民族看,主体都是聚相思维、散相永远是少数。犹太民族因其“平行逻辑”而成为“强制性散相思维”群体。最新的创新学研究表明:创造力首先来自散相思维。看来在创新上犹太人中了大奖!又一组对照的数据:犹太人与全球人口之比为1:400,犹太人获诺贝尔奖之比为1:4,这是有力的佐证?

张平教授分享了一个身边的案例:为保持竞争优势,特拉维夫大学二年前宣布新的改革方案,将取消学院、系两个 层级、教授们可自由组合建立大学之下的学校,二年后实施。方案提出之时自然反对声不少,而今年马上要实施方案了,反对声却没了。教授分析,这就是学校管理层运用平行逻辑、鼓励思辨的结果:即便是相对正确的决策也需要提前给出,留出足够的时间展开争辩、尊重少数、修补不足。

在聆听教授演讲过程中不免有些失落:犹太人已然高我一等,在创新的维度似乎只能苦苦追赶了,想必在坐的20多位中国企业家也有同感。

很显然,大势之上的每位国人都有不服输的勇气。我也阿Q了一把,或是借用了“平行逻辑”,很快给出了答案:是,也不是!

说是,以色列的创新确实高出中国一大截,结构完整、体系健全。除思维方式的优势,其军队对创新人才培养的优势、出于安全考虑的创新压力、因市场狭小对全球资源的有效整合,这些特色也是中国创新一时难以期冀的。而更大的隐忧还是我们自己制度创新的不确定性、权力的集中、对异见的挞伐。创新永远尊从少数派法则,没有制度、文化、环境的支撑,我们改变不了追随者的角色!

说不是,首先是相信趋势。以色列创新固然辉煌,也有市场狭小、地缘安全的致命伤;中国仍在大势之上,而这个势能走多远完全取决于创新的力度与结果。从常识判断,管理层与民间对此当能达成高度共识,并合力为之。其次是相信市场的力量,更相信企业家们的坚守。

即便创新大环境不如人意,有强大学习能力的中国企业家们也不会停下脚步,他们会一步步营造企业的创新小环境。中国创新的原动力一定是他们不服输的精神,但“鼓励怀疑、保护少数”也不仅仅是技术手段,它也是创新的重要价值观。

来到以色列,我们再做一回“拿来主义者”。

正和岛商学院以色列游学第三期(图:正和岛提供)

正和岛商学院以色列游学第三期(图:正和岛提供)

(注:本文首发正和岛商学院微信公众号,正和岛第三期以色列游学由华制国际承办)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