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底,以色列的创新还是牛在“人”上。

80年代以后,以色列迎来了一拨创业创新大潮。其代表人物的成长轨迹大致如此:一位优秀的中学毕业生进入军方的重要部门;几年或数年退役之后读本科和硕士(一般在国外读);回国入职本土公司或国际性技术公司的以色列分部;几年之后离职创业;成功一家之后,再做第二家、第三家;再之后转身为投资人,专注于某个领域。

14日、15日,我们结连拜会了两位创业创新的“牛人”。Shimon Eckhouse是一位和蔼的犹太老人,是老一代创业者的代表。他在军队服务二十多年,1992年退役后创立了第一家医疗公司——ESC Medical Systems,1996年在纳斯达克上市。此后,他总共创立或投资孵化了20家医疗行业的公司;投资金额达1亿美元,获得了16亿美元的回报。

以色列版“创业大街”(图:正和岛提供)

以色列版“创业大街”(图:正和岛提供)

当前,Shimon Eckhouse的主要精力又聚焦在Syneron candela一家医疗器械公司。这家成立五年的公司,已经成为全球非侵入式治疗器械的领头企业,市值逾10亿美元。而以色列已有1000家医疗健康的创新公司,奠定了他们在这个领域的全球领先地位。

14号下午,在特拉维夫郊区,一家名为The Junction的加速器,见到了其创始人,成功的投资家Jonny。他在军队情报部门服役了十年,后来在特拉维夫大学、牛津大学就读。毕业就职以色列本土公司Barak国际通信集团,此后加入英国的Waterlogic公司,担任国际业务部门总监。1999年辞职从事风险投资,专注在互联网和通信领域。到目前已经投资110家公司,其中成功退出30家,还有20家近期也会成功退出,其投资基金的平均回报率达到300%。最优秀的Neebula,PrimeSense,Yedda三家市值10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公司已被ServiceNow和苹果公司收购。

充满竞争的以色列企业孵化基地(图:正和岛提供)

充满竞争的以色列企业孵化基地(图:正和岛提供)

五年前,Jonny的投资事业迎来了新的转折。他在特拉维夫这个全球创新之都创建了以色列第一家企业加速器Junction。在他的带动下,目前以色列已有企业加速器、孵化器60家。除少数由风险投资公司主办外,大部分由私人公司、政府部门主办。这在大环境上进一步完善了以色列创业创新的服务支持体系。

正和岛总裁兼总编辑黄丽陆与Jonny

正和岛总裁兼总编辑黄丽陆与Jonny

Jonny向来访的中国企业家们介绍了孵化器的运营模式:他先成立一支规模为1-1.5亿美元的风投基金,投期为十年,大约能投到20-25家创新公司。他的加速器是由郊区的一家旧有商用房改造而成,上下三层,租金相对便宜。其入住的企业分两个层次:初创公司只能入驻一层,辅导6个月后如有新的成长,可作为种子企业转到二层以上;没有前景的初创企业只能出局。一些已经有良好发展前景的成长型企业,可直接入驻二楼以上参与加速。这些企业将有获得投资的机会。

至于投资比例,Jonny最多只占20%,他会引入像HP、SAP这样的跨国公司做战略投资者,一般是3家各占20%,创业团队也占20%。被问及创业团队的比例是否过少,会影响他们的积极性时,Jonny回答肯定要看具体情况。而特别看好的企业是否会加大投资比例?Jonny认为也不会,“风险总是存在的,也要与别人分享”。

至于所投企业的入围标准,Jonny和Shimon则有惊人的一致:一是企业未来的成长性,“能否成长为市值10亿美元的公司”?二是看人,创业者的经历、学识、热情、专注与领导力。

在与两位大咖的交流中,我们还发现了以色列成为创新大国的一些重要因素:军队对人才的培养,义务兵与预备役形成的高效社交圈子、专业主义与协调精神、一线解决问题的决策能力;大量新移民、特别是苏联解体后百万技术人才到来,创业创新成为必然选择;300多家跨国公司在以色列设立研发机构,带来更多的新技术人才;全社会对失败的高度包容;还有犹太妈妈们的独特贡献,对孩子的呵护、对教育的认真、“比邻居家的更优秀”的期待。

参访交流之后,与会的中国企业家们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以色列的企业家、投资人都表现出那么平静,甚至是平淡?是的,这两家公司的交流场所都局促拥挤,两位主人的着装朴实、言语平和,也感受不到所谓名人的“气场”。他们内心的淡定与当下中国企业界的焦虑、浮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Jonny说,他最大的快乐就是与创业者们在一起、帮助他们成功。Shimon被问及从商的快乐,他的顺序是:实现从无到有;和有激情的创业者一起工作;成为市场的引领者;最后才是挣钱。

也许,精神层面的差距才是中国商业创新的真正软肋。“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一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和真实场景,很可能被过度政绩化的形式主义弄的一地鸡毛。创新人才匮乏好项目太少,创业者的暴富心态,投资人的短视行为,资本市场的圈钱操作,这些价值观的缺失有可能严重伤害业已形成的创新根基。

以色列创新是一座标杆,也是一面镜子;中国企业家看清楚了吗?

(注:本文首发正和岛商学院微信公众号,正和岛第三期以色列游学由华制国际承办)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