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拉开酒店窗帘,昨夜一场雨湿润了特拉维夫,阳光穿过云层的缝隙射下来,闪耀了这座白色之城。地中海的浪击打着沙滩,冲浪者在弄潮。

11

沿着洲际酒店旁的海滩观光道往南,行进四十多分钟,就能到达有4000多年历史的世界最早的港口城市——雅法(现在大特拉维夫的老城区),特拉维夫人说,40分钟,你将穿越4000余年。仅百余年历史的特拉维夫,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显得是如此的年轻。像一个蓬勃而出的年轻生命,他担当了以色列创新先锋的角色,并获得了与硅谷齐名的“世界创新之都”的封号。

22

当然,这个创新并不仅限于这三十多年,稍往前延伸,可追溯到十九世纪末,锡安主义、犹太复国思潮,一群对这个未来的国家充满想象力的犹太人,已经播撒了创新的种子。二十世纪上半叶,部分返回故土的犹太人建立了一个新型的社会组织——基布兹,正在意义上基于成员一致选择的共产主义实践。15日下午,我们来到一家名叫Magel的基布兹,这家1953年成立的基布兹,由创立之初的20人发展到现有会员1000人。它和另外两家基布兹合作,在发展干旱农业的基础上,逐渐创立了全球最大的农业滴灌公司——Netafim,奠定了以色列在全球农业科研大国的地位。类似的创新从1948年建国前后,一直持续到上世纪80年代,进而迎来了更高层次的技术创新大潮。

站在窗前眺望地中海,我在想一个问题:今天,以色列如火如荼的高技术创新,它和这个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有链接吗?或者说这种创新也是那些普通犹太人所关注的吗?Limor是此次游学的本地接待人员,中文说得很流利,她的父母是突尼斯和波兰犹太移民。88年出生的她,高中毕业服役三年,之后就读于特拉维夫大学经济系、东亚系。毕业去了以色列上海领事馆,就职一年半后刚回到特拉维夫。她说,在以色列生存其实并不容易,年轻人的生活压力都挺大,但大家对未来都很乐观,有许多想法;很多年轻人都希望在公司就职积累经验之后,择机创业。一部分胆大者,一毕业、甚至刚才军队退役就想去闯天下。她说,她的男朋友就是这样的人,与她从上海返回特拉维夫后,已在筹备创业事宜。而她学建筑学的哥哥,已工作多年了,现在一边上班,一边做些私活为创业做准备。但Limor 自己对创业还不是那么热衷,回国后选择了一家小公司上班。她认为小公司与大公司相比,更能锻炼自己,成长会更快些。她表示未来是否创业,还要看条件是否具备。

33

我们此行的翻译徐钰萍来自台湾,已经在以色列创业多年。她在台湾大学毕业后,出于对犹太教的兴趣,2005年来以色列学习宗教。毕业后回台湾工作了两年,但她觉得已经不适应了,以色列的机会太多诱惑太大。于是又回到以色列,先在公司上班,2010年辞职创办了一家投资公司,专注房地产投资。不久她又成立了一家媒体传播公司,把以色列的一些创新项目和产品介绍到台湾和中国大陆。她是个很乐观的人,总是面带微笑。在她这个外人看来,以色列是创业的热土,机会非常多,而这些机会并不一定是在高科技领域,传统行业也有很多。她的地产投资5年来已经获得超过一倍的收益,她正准备升级自己的投资,从住宅扩大到商业地产,甚至做创业孵化器,介入创业创新服务。

据她观察,以色列人天生就是创业者,她身边的年轻人都在做创业的准备,“他们的心态也特别好,不是一定要做高科技赚大钱,只要有一定价值事他们都愿意去做,挣得比打工多点就好”。

对创业创新的社会化服务体系正在完善。16日上午驱车耶路撒冷参访JVP风险投资的孵化器,JVP是以色列最成功的风投之一。在这家孵化器,我们意外发现了还有希伯来大学主办的微孵化器——Siftech。这是一间共享办公区,面积有100多平米。负责人介绍,Siftech是耶路撒冷地区第一家大学生创业孵化器,完全公益性质,放在JVP孵化器之内能享受更多的服务资源,其运营费用由主办方通过市场筹集。它的规则是:只吸收希伯来大学的创业者,每期10个项目,孵化期4个月。从前几期看,约30%的项目能孵化成功,已有项目获得了6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这个微孵化器与JVP的大孵化器一起,搅动了相对落后的耶路撒冷地区的创业市场。

和国内热闹的“双创”相比,以色列政府在推动创业创新服务方面也多有探索,从过去长期实行的补贴制变为风投模式,通过政府引导基金成功建立了数支像JVP这样业绩辉煌的产业基金,对这一轮高科技创新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新一代青年人的创业热情将巩固以色列科技创新大国的地位,另一方面也将犹太人的传统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带来冲击。Limor说,现在上大学的青年人基本不再和父母同住,年青年人的结婚年龄比父辈有大幅提高,生育的意愿也下降了。宗教传统也与新的生活方式不相协调,比如犹太教周五晚至周六24小时的斋戒,与年轻人工作一周需要娱乐放松就有很大冲突。可喜的是,老一代和犹太教都在适应这个变化,年轻人的选择普遍得到尊重。比如,特拉维夫与其“全球创新之都”相对应的还是“全球同性恋之都”,这在Limor们看来是很正常的,创新就应该是多元化的。难能可贵的是她们的父辈对此也很开明。犹太教在2000多年的世俗磨难中,对于变化也保吃着应有的弹性!

创新之于古老的犹太民族已万事皆备,而之于同样古老的中华民族却是另番景象,“双创”是我们的选择吗?

(注:本文首发正和岛商学院微信公众号,正和岛第三期以色列游学由华制国际承办)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