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必将得着

犹太典故启示:亲密关系(之六)

作者 尼尔•梅诺丝和纳阿玛•梅诺丝
翻译 艾旦
审校 邹云鹏

“我曾有过幸福的恋情,可如今只觉得悔恨和空虚。这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 “他不顺我的心,不解我的意,连试都懒得试。算了,我也受够了,这样的关系已然不适合我了……”

不适合我、不是我想要的、不顺从我的心意……这些抱怨都暗含同一个字:“我”。“背对背”关系的标志之一,就是我们自觉或不自觉地以“我从这段关系中得到了什么?”这个问题为中心。我们自认对感情苦心经营,对伴侣关心有加,但潜意识里却充满了期望,满心计较着投资与回报:我有没有从这段感情中得到自己想要的?还值不值得继续下去呢?

从获得到给予

要变成“面对面”的关系,就要变获得型意识为给予型意识。在亲密关系的热气球里,我们必须弃掉一切预先期望的包袱,以免招致失望,还要明确地意识到:没有什么是我们应得的,倒要在感情关系和给予他人的方面多下功夫。我们关心的问题,不应该是我有没有从关系中得到该得的,而应当是我对关系的投入是否够多,以及怎么做才能改善这一关系并加强彼此的连结。

其实,早在单身寻找伴侣的阶段就应该问一问这个问题。在“他/她适不适合我?”这种想当然的问题之外,还需问一问“我适不适合他/她?”试试看吧,多提一问,本身就会为你选择伴侣的尝试增添一个崭新的视角(其实,还应该补上第三个问题:“我们两个适不适合彼此?”但我们留待另一篇文章中专门讲述)。

得着还是得知?

据《塔木德》记述,古代以色列有一风俗,人们会在婚礼上问彩棚下的新郎,“得着(Matsa)还是得知(Motse)?”这个问题指的是《圣经》中的两节经文,是犹太人熟知的“得着贤妻的,是得着好处”(《箴言》18:22)以及“我得知有等妇人比死还苦”(《传道书》7:26,此句希伯来语原文“מוצא אני מר ממות את האשה”中的“我”(אני)位于“得”(מוצא)和“妇人”(האשה)中间,语序为“得知我有等妇人比死还苦”。希伯来语原文“得着”——“Matsa”;“得知”——“Motse”,二者都有“找到、寻得”的意思。——编者注)。

当然,这个问题并不是为了取笑新郎而设计的,既然如此,我们可以探讨这里面包含的关于夫妻关系的智慧。新郎需要问问自己:我究竟想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对待自己的妻子——像“得着贤妻”一样(也就因此“得着好处”),还是像“我得知有等妇人”一样(我也会“比死还苦”)?

应该怎样理解这两种方式的不同?我们又能从中学到哪些关于亲密关系的教导呢?虽然问的原本是新郎,但这个问题对婚姻双方也都合适。

要注意,在“得知我有等妇人比死还苦”一句中,“我”隔在了“得知”和配偶中间。事实上,我们可以将“得知我”这个短语中的“我”看做是得知的对象:看似是我得了配偶,眼中却只有自己。这节经文刻画了一个时时刻刻关注自我需求和期望的人。他的问题在于,没有人能够达到他这些不现实的标准,结果也就必然是不断积累痛苦,直至产生“比死还苦”的体验。

反观“得着贤妻的,是得着好处”里,“我”一词并未阻隔在当中,“得”的直接对象当即是配偶。“我”所关心、寻找的都是配偶:他是谁?他经历过什么?他对什么感兴趣?他有什么需要?

从这个角度来看就不会产生遗憾,因为没有无谓的期望——有的只是对配偶的关心。“得着贤妻”中的“得”,不是“我”想象中的无奈的“得”,而是主动去“得”,就像“寻并得着——方才相信”中一样。这样的“得”才能“得着好处”——即进一步惊喜地发现配偶身上的潜在优点。只有去寻觅和挖掘的人,才能得着宝藏。

你若从当今司空见惯的“得知我”转变为 “得着贤妻”,就与那尚未堕落的灵魂联结起来,逐渐便会得着那等待着你的“好处”——“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 (《箴言》31:10)。

作者介绍

尼尔•梅诺丝和纳阿玛•梅诺丝

尼尔•梅诺丝和纳阿玛•梅诺丝

尼尔和纳阿玛•梅诺丝是一对儿优秀的夫妻,他们都是犹太智慧和哈西德主义的老师。他们有不少关于犹太心理学的著作,同时也讲授相关的知识。

有时他们的工作一起完成,有时各自分开关注自己的方面。目前他们居住在耶路撒冷,有六个孩子。他们知道中国的小伙伴在阅读他们的著述非常高兴,我们也会向他们转达朋友们的反馈。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是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他来自以色列,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