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尼尔•梅诺丝和纳阿玛•梅诺丝
翻译 Amit(天佑)
审校 Dan & 邹云鹏

“我已经跟你说了一千遍不是这样做的!我再跟你说一遍……”

你们熟悉这句话吗?当然熟悉,但是它有用吗?当然没有。说了一千遍之后你的爱人似乎也没能吸收你的训教,而我们也不会接受他/她的那套说辞。

上一次,我们介绍了犹太传统典故里的一种看法,关于世界第一个人,他是由两张脸、男女两性器官以及一个身体所组成的,并且他组成了完整的男性和女性,但他们是背对背连接着的。我们解释过,这是修复夫妻关系的比喻。

我们都有自私的倾向,不看配偶的脸。像亚当和夏娃,我们也要被分开,开始转变——即从“背对背”的连接,变成“面对面”的接触。这一次我们要讨论的是,我们怎么批评配偶。

自大狂

我们批评爱人的时候,所表达的其实和他以及他真的需要听到的——并没有关系。想批评人的冲动突然之间就来了,它根本上总是来自于我要发泄愤怒的愿望,并且也是出自一种傲慢的心理——要让别人理解他/她多么的渺小,而我们才是多么的明智。所以大多数时候我们批评别人我们也会生气和愤怒。

批评的愤怒来自哪里?显然它来自于自我(ego)。生气来自于挫折,因为我们配偶的行为或者他/她本身,不符合我们的期待。而我们希望他/她就按照我们所想要的样子,是来自于某种自大狂一般的情结,因为我们认为这个世界必围绕我们运行,因为我们是它的中心。

这种批评来自于“背对背”的态度,我们看不到此刻真实的他/她,并且不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帮助他/她。我们只能看到的是我们埋怨,以及配偶是如何如何的没能够符合我们的希望。

角度的转变

修复这个问题的第一个阶段,是把我们批评的角度由别人转到我们身上。既然我们这么擅长找到他人的问题,并且擅长分析、提供解决方案的话,我们为什么不先针对我们自己使用这些技巧呢?

在我们把批评的角度转到我们内心时,我们发现自己也有不少需要改变、修复甚至彻底放弃的方面。即使开始的时候看起来,我们的问题没有配偶的严重(但是事实上如果真能诚实地看,只在刚开始时,就会发现我们的问题比想象的还要大),但它们毕竟还是来自我们,也只有我们才可以修复它们。

这种发现有几个重要的好处。首先,我们暂时不想配偶的问题,我们就会马不停蹄地修复自己,没有闲暇修理他人。我们开始明白,即使一辈子能改变我们自身的一个缺点,那也受益匪浅。第二个好处是,我们对配偶的缺点会更加的包容。我们自己知道真正改变自己有多么难,也就能够理解他人改变的困难。

建设性的批评

那我们完全不能批评对方吗?可以批评,但是这种批评只能在长期的修复自己之后才表达出来,而它的出发点应该以积极的角度并且有建设性。

什么是“面对面”的批评?很简单,它不是发泄我们的挫折感或者证明我们的优越感。这种批评的前提是诚心诚意地观察对方,体察他/她的精神状态、能力和行为模式,并且自问:什么样的建议会帮对方再前进一步?这种批评不是来自于生气,而是爱,从真正要给配偶提供帮助的心理出发。

积极的批评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说完批评后,完全不会再次提到,也不会去检查配偶是否在遵守。原因是,一旦跟他说了我们的建议以后,这个建议就成了他/她的,而不再是我们的。现在该由他/她来考虑事情是否要听,或者什么时候做、该怎么做。

人听到这种批评之后,他/她反而恰恰会听取和考虑,使得批评被采纳的可能性更高。当我们没有让别人感觉到自己脆弱无能,而是向他们寄予更大的力量和关爱,别人也有更多的兴趣去吸纳我们的意见。

我为什么知道这种方式是对的呢?因为神对待我们便是如此。事实上,我们虽然犯了很多可怕的错误,但作为人和犹太民族,我们还能在大地上生活和繁衍,这正是因为一切都充满着神的仁慈。

作者介绍

44
尼尔和纳阿玛•梅诺丝是一对儿优秀的夫妻,他们都是犹太智慧和哈西德主义的老师。他们有不少关于犹太心理学的著作,同时也讲授相关的知识。

有时他们的工作一起完成,有时各自分开关注自己的方面。目前他们居住在耶路撒冷,有六个孩子。他们知道中国的小伙伴在阅读他们的著述非常高兴,我们也会给他们转达朋友们的反馈。

—————————————-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订阅号“锡安号角”(xahj929)

关于博主:犹太人安天佑(Amit Elazar,微博@Amit天佑)来自以色列,目前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希伯来语部就职。他致力于帮中国人深入透彻地体会犹太民族的内在世界,是“锡安号角”的主要发起人。

所有观点、事实和任何媒体内容都由作者个人发布,以色列时报不对内容责任。如发现恶意言论,点此举报